阿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左道倾天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小念的怀疑【第一更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咳咳……接下来的战斗……”

  蒋长斌道:“还是韩老师讲述,我这点修为实在没资格说道,我也不是直接参战之人……”

  说着说着,长长叹了口气。

  自己的失误。

  若是记着老校长的话,先望望气,或许这些牺牲,都能避免。想到这里,蒋长斌心如刀割。

  那边,韩松还没开始说话,先是哀恸的叹了口气,道:“此次战斗,堪称是我平生经历的最凶险一战……尚青云本身实力,已臻化云高阶,远在我们之上,而且还能够沟通天地,星光恢复……乃至星宿借命……”

  “要说此役,蒋局长运筹帷幄得宜,令尚青云开战伊始就中了毒,令到我们在交战初期还占据了相当的上风,只可惜对方修为实在太高……”

  “而且……昆仑道门这次的援军中,竟然潜伏有一名巫盟奸细……临阵倒戈;令到杨宇杨兄受到了致命伤损……导致此战完全无力抗衡。而杨宇在反手击杀那奸细之余,甘舍生机,以自爆之法强攻尚青云,终于陨落……”

  听到这,蒋文洲脸色大变,眸子中泛起水光。

  随着韩松将战斗细细的说了一遍,所有人都是感觉,这几个人现在还活着,简直是……天大的运道!

  韩松说到最后:“此役最终,尚青云伤势大好,占到了绝对的上风,我等已是自份必死……却不知道是哪位不世出的隐秘强者出手,一锤砸死了尚青云,否则,我们是必死无疑,全军覆没在当时已经是定局……”

  “但是尚青云死后,天空中随即就出现了劫眼,致令出现了动荡整个凤凰城的动静,令到事件进一步升级,我对再之后的情况就难有判断了,只能将之归结为怪异。”

  韩松将事情说了一遍,道:“再后来,我们所有人都被震晕了……实在是,天雷的力量太大了……而我们伤势,也实在是太重了……”

  听完了整个过程,所有人尽都面沉如水,半晌无言。

  片刻之后,何圆月最早开口,瞪着眼睛盯着蒋长斌:“我让你去找……看看,你,没看?”

  蒋长斌恨不能将脑袋塞进裤裆里,惭愧到了极点:“我把所有事情都算了一遍,事无巨细全都考量到了,唯独把这件事情……我给忘了……”

  “你……”何圆月一口气险些上不来。

  忘了!

  你现在是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再记得其他事情,再如何的事无巨细又有什么用!

  只要找左小多看看,或者可以避免这一战的惨烈状况,或者等待更完美的机会,现在这局面,绝不是在场任何一人所乐见的。

  若不是那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的神秘高手出手,那么……秦方阳穆嫣嫣以及韩松这些人……恐怕真的就在这一战之中,全军覆没,无一幸免!

  如果这些人全死了,那么整个凤凰城,将陷入一片空城的地步!

  到时候凤脉冲魂……

  何圆月想到这里,登时一阵后怕,毛骨悚然,忍不住指着蒋长斌就是一顿大骂。

  “混账东西!你说你做点什么行?从小就是这样子,越重要的事情越忘,如今脑袋都秃了还是老毛病不改……”

  蒋长斌自知理亏,乖乖认错不敢还嘴。

  蒋文洲看得啧啧称奇。

  特么的,这么个对着亲老子都能拍桌子骂娘的惫懒货,居然在这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面前,这么老实……

  只不过你骂就骂,但能不能不提秃脑袋这件事?

  “这件事情后续,需要处理好。”

  蒋文洲咳嗽几声,来了个一锤定音。

  “万总督,你那总督府之中很大机会不止尚青云一个潜伏者……还希望您能大力协助调查。”蒋文洲道。

  “那是当然的。”

  万平原长长的叹息,神情寥落道:“这件事情,我存在有严重失职行为,会自己上书请罪的。”

  “至于后续调查,自然全力配合,无有怨言!”

  蒋文洲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全权接手这件事情,事无巨细的安排一遍,然后才开始寻思:“那个突然出现的锤子,到底是什么人的?”

  “一锤子砸死了尚青云,然后劫眼出现了?又意味着什么?直接轰得化云高手都被震晕的雷电……这么大动静,又是为什么?”

  想来想去,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

  另一边。

  左小念已经回家了。

  这一夜忙碌下来,她也是累得够呛。

  尤其是吴铁江很郑重的告诫她:千万不要透露自己的存在。

  左小念自己知道轻重,自然是一口答应。

  至于捡到的空间戒指,则是第一时间就交给了恢复神智的穆嫣嫣。而穆嫣嫣也是立即交了上去。

  “我不放心师傅,所以在没有声音之后冲过去看……”

  这个理由完美的解释了她为什么在那边出现的事情。

  毕竟,左小念根脚干净,也没什么可查的。

  但是凤凰城从黎明开始,却直接陷入了全城禁严的状态。

  蒋文洲从总局那边调来了不少高手,就这件事情展开调查。

  甚至连梦家宁家,也列入调查范围,总督府失踪了两个人,也正在全城搜捕。

  值得一提的是,就铁锤劫眼这件事情,蒋文洲直接打电话问星盾部领导,得到了一个严厉的封口令:“停止调查劫眼事件!将这件事,全都烂到肚子里,任何人,不得再提!”

  “尤其不允许传出去!”

  蒋文洲惆怅的快要上吊了,我来接管这件事情,也太倒霉了吧?

  那劫眼,少说也得有几百万人都看见了吧,就在天上太阳一般明晃晃挂着,要我怎么封口?

  封口几百万自由人?

  你特么你来封口试试?

  但这种话,对上级怎么说的出口?

  早晨。

  左小多一如往常一般的出门上学,左小念与他一起出门,她则是要去星盾局看望自己师父。

  两人并肩出门,快到拐角分手的时候,左小念突然就在拐角隐秘处站住了。

  “狗哒,有件事情,我已经怀疑了许久。”左小念这会的脸色很是郑重的样子。

  “什么事?这么的郑重其事?”左小多一脸纳闷。

  “你说……咱爸妈是不是那种隐士高人啊?”

  左小念皱着秀眉,道:“其实这种感觉,我早就有了,早在南叔叔来之前,我就有这种感觉。但又看不出任何异常……”

  “但那位南叔叔,分明就是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我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过师傅,给我还有你那点修为的人施以灌顶之术,还要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这种手段,师傅别说做,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左小多默默听着,默默点头。

  “还有这次,给咱们打造兵器的吴叔叔,莫名其妙的在咱家店铺旁边开了个打铁店,这先都不说……可是,那个一锤子砸死尚青云的,九成九就是吴叔叔……否则不会这么巧。”

  “我可是前脚通知了吴叔叔,后脚尚青云就被一锤头砸死了……”

  左小念道:“这么轻易砸死化云,吴叔叔的修为,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难以形容,无可描述……狗哒你说,这一件件的,哪有一点正常的事情!?”

  左小多皱着眉头,默默的往前走,半晌一言不发。

  但左小念显然对这个问题已经积压了许久,说起来,几乎就是滔滔不绝的。

  “你想想看,常言说得好,龙不与蛇居,凤不同雀舞。爸爸妈妈若当真是普通人这么简单,南叔叔和吴叔叔这等人物,怎么会……”

  左小念道:“而且,他们分明对老爸老妈很尊敬,不对,不是尊敬,应该是说有些惧怕的那种感觉,这岂不更加的不正常了。”

  左小多翻翻白眼,道:“我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你想多了吧。”

  左小念为之气结,瞪着眼睛看了左小多半天,气鼓鼓道:“你这小子鬼心眼最多,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的。”

  左小多摊手:“我能有啥发现,我就知道老爸老妈一点修为都没有,跑个稍远的道都得累个够呛!”

  左小念顿时扑上来,两手一边一个擒住了左小多耳朵,凶神恶煞的道:“狗哒你暴露了!”

  左小多:“????”

  “哼,要是啥问题都没有,你绝不会说‘能有啥发现’这种话。既然没啥能发现,那就是有怀疑才会这么说。”

  左小念手上开始用力:“狗哒!你招不招?!”

  “饶命啊……”

  左小多两耳被擒,本能低头求饶,谁知竟无巧不巧地撞上了人间凶器,顿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升起,随即居然被弹了回去。

  一时间,只感觉一股凉凉的气息,透体而入,竟是说不出的舒服。

  左小念一声惊叫,松手后退,满脸绯红:“狗哒你死定了!”

  随即就展开追杀!

  左小多抱头鼠窜,连连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再说,没撞上……真没……真美啊……”

  左小念越发气往上冲,胸前奇异的感觉,似乎还有残留,一时间羞怒交加,出手更不留情。

  于是乎,左小多手舞足蹈的飞上了半空……开始高空蹦极。

  片刻间就连续蹦了七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