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女配修仙记之一路登仙 » 正文
| 繁体版

442、问心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很快,金丹上的裂纹越来越大,沐瑶身上的痛苦也越来越加剧,若不是她被龙血芝改造过身体,只怕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痛苦。

  这个过程似乎极短。又似乎很长。终于原本一颗金灿灿的金丹此时彻底碎裂开来,化为点点荧光消散在她的丹田之中。

  沐瑶看着空空如也的丹田,满意的笑了,碎丹过后,就是结婴,若是不能顺利结婴,她就是连金丹修为都保不住,不是结婴失败彻底变成废人,就是死在结婴的过程中,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步很关键。

  沐瑶轻轻吐出一口气,面色凝重了几分,接下来开始凝结成婴。

  凝结成婴的过程倒是非常顺利,这一次沐瑶并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当体内光芒缓缓散尽后,她就看到丹田中多了一个盘膝而坐的小小婴孩。

  说是婴孩也不尽然,而是体型如婴孩大小,模样却和沐瑶一模一样的小人儿,只是这小人儿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就如睡着了般。

  沐瑶觉得很稀奇,这样的体验怎么有种怀孕的感觉似的,虽然知道那是自己的元婴,但她还是忍不住满头黑线。

  就在沐瑶感觉稀奇的时候,突然感觉脑海一疼,天旋地转,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沐瑶隐隐约约的想到,这该是进入了冲击元婴的最后一关,也是最关键最难渡过的一关心魔劫。

  等沐瑶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出现在宗门的山门入口。沐瑶有些搞不清楚如今的状况,四处看了看,顿时一阵疑惑。

  她发现此时昆仑山门大开,迎客的弟子站了两排,个个面带笑意,举止稳重一拨拨的来客被迎了进去。

  除此之外,沐瑶的神识感知道还有不少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服饰各异,明显不是一个门派的。

  沐瑶感觉到有些反常,心中疑惑越来越重,昆仑这样子,莫非是有什么喜事么,难道是哪个前辈从藏神突破炼虚了?邀请各门派修士前来观礼,看这分明是炼虚大典才有的排场?

  沐瑶也没心思猜测是谁,昆仑藏神修士不少,鬼知道是哪个突破了,不过出于好奇,她还是招了山门口的一个筑基弟子过来问问情况。

  其中一位年轻的筑基弟子迎上来,对沐瑶施了一礼,满脸笑意的问道:“不知这位师叔是何派修士,可带了请帖?”

  沐瑶如今一没穿宗门弟子服,二没把宗门玉牌挂身上,再说昆仑弟子百万之多,别人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沐瑶直接扔了一块自己的身份玉牌给对方,道:“我是昆仑弟子,不知道宗门内发生了何事?”

  接引弟子见玉牌没错,随即就把玉牌还刚给了沐瑶,满脸堆笑的解释道:“这位师叔估计是外出历练刚回来吧。”

  “是啊,这不一回来就看见宗门这么热闹,想问问是什么情况吗?”沐瑶随意编了个借口,笑着接口。

  这名筑基弟子也是健谈的,很快就跟倒豆子样的说了出来,“嗨,说起来,这可是我们宗门的大喜事呢,千羽峰的首座楚茵茵跟池清寒前辈不是师姐弟吗?原本楚前辈追了池前辈近千年,大家看池前辈一直不太搭理楚前辈,本以为这是楚前辈的一厢情愿,大家都当戏看的。”

  “哪知道前段时间,突然传出这两人要结成道侣的消息,这下可碎了不少女修的心,如今宗门这么热闹,还能为什么,自然是替池前辈跟楚前辈举行结侣大典了。”

  这么弟子依然还在兴奋的说着,丝毫没有察觉沐瑶越来越惨白的脸色。

  “你说什么,是谁的结侣大典?”沐瑶声音突然拔高了八度,有些尖锐的问道。

  “池清寒池前辈跟楚茵茵楚前辈两人的结侣大典啊,怎么了?”这明弟子似乎察觉到不对,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沐瑶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浑身的怒气,直接掐住对方脖子,红着眼睛,厉声质问道:“你胡说八道,池清寒不喜欢楚茵茵这是整个昆仑都知道的事情,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会结成道侣?”

  这名弟子似乎被沐瑶此时的样子给吓到了,因为脖子被沐瑶个掐着,所以脸色涨红,呼吸开始有些困难,不过来不及思考对方发什么疯,急忙辩解道:“这位师叔,弟子说的都是真的呀,我没事骗你干什么,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凑成一对,结成道侣,我们也不知道。”

  他见沐瑶没什么反应,又接着说道:“也许是到底是千年的师姐弟,楚前辈追了千年,就是石头也会感动吧,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名弟子说道这里时,还偷偷看了沐瑶一眼,生怕对方一失控,就把他的脖子给扭断了。

  这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怎样的状态,头晕目眩还是天翻地覆,激动狂跳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用尖刀扎破,最后又搅碎,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面对筑基弟子惧怕的眼神。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胸中的震惊和痛楚压下,抖颤着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就在掌门居住的太玄峰上,我们这些低阶弟子没资格过去围观的。”

  眼前青色光芒一闪,她已经踏进了山门,以最快的速度往太玄峰赶去。

  踏进太玄峰广场的那一刻。正好响起悠扬的乐声,众多修士凝神屏息,仰望天空。

  只见天空一双鸾鸟拉着四明彩轿从远方飞来,周围立着四名身穿彩衣的金丹女修,手中皆提着花篮。

  漫天的粉色花瓣,纷纷扬扬,簌簌而下。

  伴随着彩骄从天空飞落,一切彷如一场如光似影的梦,但这梦,却是如此的熟悉。

  “看,新娘子出现了?”一炼虚修士身后的筑基小辈惊讶道。

  这时边上的另一个男修忍不住附和道:“是啊,好大的排场,听说新娘子可是千羽峰的首座,是个难得的美人,这场盛宴,绝对要成为这千年来的盛况了……”

  “切,什么难得的美人,倒追了千年才追到手的,如今不过是得偿所愿罢了。”听到两人说话的另一个女修酸溜溜的说道。

  “能把冷得像冰山一样的池清寒追到手,这楚茵茵也算是有能耐了,你们酸也没用。”

  ...................

  因为场面太过浩大,所以现场非常的热闹。一些弟子远远的羡慕观望,却也时不时的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