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望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 游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青姒很生气,这个钱多人傻的长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非要跟着一起走,还老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偷瞄他,好像在看食物一样,一直试探打听着什么?

  先是指着鼻子说我是女人,这也罢了,还试图袭胸要证明,我要真是女的,这还能清白么?

  名字乃长者赐不可辞,要不是为了那东西,不宜引人注意,我早就……

  杀气腾腾也吓不走,啧,这二货又来聒噪了。

  “哎,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嘛。”长泽气喘吁吁的解释。

  “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是女的来着,毕竟你这么高这么俊,那必须是男的了,俊美的人都是心胸宽广的人,你不会和我计较这么多的吧?”

  唉,刚刚在门口说错了话,青姒就再也不理人了,还时不时浑身冒杀气,真可怕!看把带路的小厮都吓得战战兢兢的了。

  “两、两位公子,绕过这座假山就、就到了,请跟我来。”穿过庭院,绕过池水,来到一个花厅前,小厮止步朝内唱到,“青姒公子到,长泽公子到!”

  立即有两位娇美的小婢迎上前来,领着他们坐到指定的座位上。此时花厅中已有不少人就坐了,此时看到他们俩进来也不吭声,都安静的喝着茶,暗自打量着。

  不知是巧合还是主家有意安排,长泽和青姒正是相临的位置。

  四处打量,果然来的都是这年轻才俊,不过都不及我青兄俊之万一,长泽心理暗搓搓乐呵。

  陆陆续续唱了几个名,进来几个人。

  又过了片刻,之前在大门迎客的管家郝福出现在厅中,他拍了两下手掌,大家都抬起头来。

  一个中年人缓缓从右侧走进来,他穿着一身褐色锻袍,双手背在身后,面容肃穆,一双眼睛透着精光,眼神深邃,似在看着你又似在看着远方。

  中年人在郝福左侧站定后,拱手行礼到,“在下郝进林,各位,有礼了。”

  原来这就是郝家庄之主郝员外了,百闻不如一见。

  “多谢大家赏脸参加我庄百花宴。”只听他继续说到,“众所周知,我庄人以侍弄花草见长,现庄内奇花异草,琳琅满目,竞相绽放,有万花源的美誉,稍后福管家将带领大家先赏玩一番,我已在东侧厅准备席面,等候各位前来开宴。”

  郝员外简短说完后先行离开了,福管家笑眯眯地上前一步,“请各位公子跟我来。”

  大家跟随福管家进入庄园深处,一路赏玩花草,等候开宴,长泽和青姒跟在最后。

  “各位请看,我庄不仅有世面上常见的花木草植,也开辟有一些精品茶叶、罕见药草等,现而我庄名下的花店、茶店、药店、以及相关的糕点店、膳食店等今城中已开有数十家。”

  “这、这莫不是帝休?我只在书上看到过图片,这像的很,是真的吗?”一人惊奇又不确定的喊出声。

  “管陵公子好眼力!”另一人凑过去仔细观察,“不错,叶状如杨,其枝五衢,黄华黑实,这应就是传说中的不愁木!福管家,想不到郝家庄竟有上古仙草,佩服佩服!”

  “仲轻公子亦见识过人,不愧是医家传人!”管家呵呵笑道,“这确是帝休,我庄内远不止如此,还有龙刍、玉红、怀梦等。”

  大家都惊讶了,想不到这郝家庄竟有如此强大的底蕴!

  果然郝家庄有那样东西,青姒眼里精光一闪,这趟没白来!

  长泽对所谓仙草不感兴趣,他族里虽然出现危机,仙草还是常见的,再说他是无肉不欢特讨厌吃素的,对仙草一点也不感冒,他对青姒更感兴趣。

  那家伙之前一直都兴趣缺缺,漫不经心,甚至已经隐隐不耐烦了,刚说到仙草,长泽就注意到青姒突然变了,眼神发光,耳朵都竖了起来,注意力高度集中,像是看到猎物一样兴奋。

  难道他喜欢仙草?长泽暗付:喜欢仙草倒好办,体内空间好像有些,之前不喜欢没注意,不知道扔哪个角落了,回去后再找找。

  两人各怀心思,继续跟在众人身后,一路相安无事到达东侧厅。

  东侧厅四面挂着帘帐,中间摆好桌椅,席面已经上齐,郝员外已在主桌恭候多时,大家依次入坐。

  酒过三巡,郝员外站起来说道,“我以百花宴为名,邀各位公子前来,实为为小女招亲。各位公子如约而来,想必心中已有所猜测。”

  “没错,我郝家庄前几日已在回味酒楼发布消息,只需通过三关考验,即可与我独女拜堂成亲,我郝家庄百年家业亦传受于他。”

  郝员外说完摆摆手,吩咐,“阿福,请小姐出来一见。”

  “是。”福管家“啪啪”拍掌两声,只见厅内一侧帘帐往上升起,露出一排珠帘,众人这才注意到,其后竟另有天地。

  小小的隔间,两个角落立着等身高的大青花白瓷瓶,数十枝桃花绽放其中,艳若红霞,两个小家碧玉小丫头守在两侧。中间放着一张矮塌,塌上摆着一张瑶琴,一位梳着飞仙髻的少女坐在后面。

  看到帘帐升起,少女站起身来,双手敛衽腰侧,微低头、轻蹲身,缓缓抬起头来,“云樱这厢有礼了。”

  声如百灵清脆,眉眼盈盈波光流盼,面若芙蓉嘴若樱红,肤若凝脂莹白如玉,身披烟红色霓裳,身姿飘然绰约,神态悠闲大方,说不尽的轻灵可人,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桃花竟也显得黯然无色。

  万福礼毕,云樱复又坐下,双手轻挑银弦,“略有薄艺,请各公子鉴赏。”

  琴声清脆灵动,节奏轻快,韵味非常,宛如天籁之音,仿佛过了许久,众人回过神来,才发现琴曲早已结束,云樱小姐已离开了。

  “云樱小组果真绝色,琴艺亦是一绝。”有公子发出赞叹。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蜞,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有公子开始吟诗。

  ……

  见过如此的云樱小姐后,原本有些不是很在意的人,也打定主意提起了十分的精神了。

  长泽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他举起茶杯喝一口茶,用手肘碰了碰青似,小声说:“青兄,你放心,这云樱小组虽美,比你还是不及万一的,嘿嘿。”

  青姒正发呆呢,这二货又来了,无语,不想理他。

  “各位,”看到现场的气氛更加的热烈起来,郝员外满意的站了起来,他接着说:“在坐的各位都是天峰城内的有名的年轻才俊,我家小女各位也都见过了。我将于三日后进行第二关才艺考验,请诸位于三日后此时再来此地。阿福,务必招待各位公子吃好喝好,玩得尽兴。”

  郝员外交待完,便告辞离开了东侧厅。

  各位公子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或邀管家再去到庄内赏花赏草,长泽和青姒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后者,众人继续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