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乱世 » 正文
| 繁体版

第28章魔法音乐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到了六月,雨就开始成精了,先前还是万里晴空,白云朵朵,转眼乌云密布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大雨。

  雨水就像伴奏音乐的节拍,时疾时缓。疾时如倒豆子噼里啪啦,雨水飞溅出的水花,随风吹成雾蒙蒙的薄烟。

  缓时如乌龟爬行,沙沙声如诗美妙,犹如女子抚琴弹唱,林中小鸟躲在树枝上鸣叫,雨一直下,整个大地笼罩在雨的世界,安宁而详和。

  “叮,张任斩杀潘金,获得一万经验值,宿主获得一千经验值。”

  “叮,张任成功晋级地君,由于宿主手下人物初次晋级,特奖励宿主一次随机抽奖机会。”

  在破庙躲雨的陈阳突然被系统这道提示音,搞得摸不清头脑。

  二天前,四人骑马从庆县出发,每天除了赶路还是赶路,眼看就要到达苏月她们说的昇阳山时,天空又下起雨来。

  雨渐渐下大,这赶路是赶不成了,只能在近处找了个破庙避避雨,寻思着等雨小些,或者停了再走也不迟。

  破庙里,墙角蜘蛛网密布,地面随处可见瓦砾碎片,中间高台摆放着金灿灿的神像,反正陈阳不认识,估计不是他们地球的产物。

  他和高顺在大门左边,苏月和银非烟则在门的右边,男女分开,两个地方中间隔了七八米远,双方互不影响。

  陈阳看了一眼她们,两把佩剑放在地上,交头接耳也不知道低声再说什么,反正他是没有顺风耳,也自然听不到讲话内容。

  “系统,召唤出来的人物也可以自己升级?”陈阳不解问道。

  “没错宿主,不过只有杀了同级修为的人,或者比自己更高修为的人,召唤人物才会获得相应经验,并且宿主能分享到十分之一。”

  “比如张任是天象境九层实力,而潘金是天象境一层,两人属于同级,所以他杀了潘金自然就能获得经验值。”

  听了系统的解释,陈阳顿时眼前一亮:“你的结算成果是最后一击,还是说最高伤害。”

  “常规判定是最后一击,宿主还有什么问题吗?”

  最后一击?那岂不是说高顺可以和于禁组成CP刷怪升级!

  一个专门负责打残,一个专门负责补刀,于禁实力提高升了,自己也能蹭经验升级,单想想就觉得很美妙。

  陈阳立即说道:“系统给我抽奖!”

  抽奖这玩意,留着又不能生孩子,他自然不会存着不用。

  “叮,恭喜宿主抽中魔法音乐盒!”

  “音乐盒?系统你确定你的抽奖系统没出故障!”陈阳忍不住吐槽道。

  上次抽出艘破船他想方设法变废为宝,这次又给他来个音乐盒,难道就没有其它好点的东西,比如那种一刀满级的屠龙宝刀。

  毕竟他还年轻,不想努力了,不想上进,如果能够开挂,谁还傻到一级级去升。

  魔法音乐盒:来至未知文明,每天打开盒子可随机播放一首歌曲,能增加自身属性,或者消减敌方属性。

  备注:你快乐吗?不快乐打开音乐盒听一曲会快乐,快乐打开音乐盒听一曲会更加快乐!

  快乐你妹!我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抽到你这么个玩意儿。

  心念微动,一个绚丽的音乐盒出现在陈阳手中,盒顶装饰着迷你旋转木马,仔细看了看,好像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

  陈阳问着系统:“是直接打开盒子就能放歌对吧!”

  “是得,今天魔法音乐盒的机会还在,宿主可以随时打开盒子。”

  “那要是机会用掉了会怎样?”陈阳反问道。

  “机会用掉,宿主则无法开启魔法音乐盒!只有等到二十四小时过后,方能再次打开。”

  “明白了!”陈阳鼓弄魔法音乐盒,正要尝试着打开。外边“咔嚓”一道闪电划过长空,吓得他差点盒子没拿稳,掉落在地上。

  “陈阳,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稀奇宝贝,给我看看呗!”早在先前,苏月就发现陈阳对着一个精美的盒子翻来覆去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心中好奇喊道。

  “切,我们很熟吗?你说给你看,我就要给你看?”陈阳望了苏月一眼,哈了口气,用袖口擦了擦魔法音乐盒,然后收回了系统物品栏。

  本来他还想试一试效果,但看到苏月对自己的魔法音乐盒来兴趣,果断以后找机会再试。

  这丫头耍泼无赖的本事,陈阳可是领教过了,你要是不满足她要求,她能像个跟屁虫样,缠着费你一天。

  这不昨天,四人找了家野外驿站吃饭,本来那小二都说今天肉卖完了,只有面食。陈阳一合计,反正吃啥不是吃,能填饱肚子就行。

  银非烟不说话,那就表示同意,高顺自然不用说,陈阳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但唯独到了苏月那里,偏偏吵着闹着要吃土鸡。

  人家小二明明都说没有肉,土鸡那种高档货就更不用想了,对于苏月的胡搅蛮缠,陈阳自然是直接无视。

  四碗热腾腾的面端上桌,陈阳难得去管坐他对面耍性子的苏月,爱吃不吃,他乐呵呵的拿起筷子,准备先尝尝味道。

  砰的一声,他面被苏月推出去,瓷碗摔在地面碎成两半,汤汁和面弄得满地都是。

  陈阳还处于懵逼状态时,高顺猛然起身,另一边银非烟手持剑鞘护着苏月,两人针锋相对。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陈阳立马充当和事佬,好说歹说两人才重新坐下吃面,而他迫不得已带着苏月出去找鸡。

  最终,走了几公里小路,两人在一位和蔼可亲的农妇手中,以三两银子天价,买下了院子里唯一的剩蛋老母鸡。

  付钱的时候,两人大眼瞪小眼,后来陈阳一问,苏月身上居然一分钱都没有。

  按她的说法,从小出门就没有带钱的习惯,吃喝玩乐都是奴仆跟在身后结账。

  苏月都这么说了,陈阳还能说什么,只能憋屈的把账结了。

  这都不算什么,最气人的是,在小二鸡炖好后端上桌子,陈阳硬是一口热乎的鸡汤都没喝到,更别说吃鸡肉了。

  整锅鸡肉,全被苏月消灭掉,到头来陈阳忙活了半天,又出钱又出力,最终还是吃的面条。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来气,陈阳干脆躺在地上,假装没听见苏月喊话,望着门外大雨,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寺庙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