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乱世 » 正文
| 繁体版

第27章全场由赵公子买单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河间郡的百花楼是出了名的烟花之地,在临江地界上,假如它排第二,那就没人敢称第一。

  那年艳名满荆州的叶轻眉,就是从百花楼走出去的,后来据说是被某位大人物看上,收入禁脔,从此销声匿迹。

  百花楼里面的美人,都是上等资色,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样样精通。哪怕是临江城主伊平,十天半个月也要偷偷来放松一次。

  不过自从武帝死后,临江前线告急,他整日忙得焦头烂额,早就没有那心思寻欢作乐。

  主干道上,一位锦衣公子哥骑着高头骏马,肆意狂奔,身后跟着大队护卫。

  河间郡见惯这场面的行人,连忙往旁边避让,他们都知道骑在马背上是那郡里赵家大公子赵泰,无论从家世还是自身实力而言,两样任选一样也不是他们能招惹起得。

  今日,百花楼推出了一位清倌人,名唤云秋,据说长得绝代风华,尤其是弹得一手好琴,连临江有名琴法大家,都对她赞口不绝。

  要是继续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她很可能会竞选为今年的花魁。

  百花楼前,一座华丽的楼阁,有三层来高,彩旗飘扬,光鲜明亮,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的欢笑声和姑娘们的娇笑。

  赵泰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守门的大龟.公,吩咐护卫在门外等候,而他搂着那位徐娘半老的老鸨,走进大门。

  大堂里莺莺燕燕,宛如进入了女儿国,香粉熏鼻,令人陶醉,红粉佳人嬉笑跟着嫖客打闹。

  登上二楼,诺大的空间装饰华丽,中央被修成一个舞台模样,周围一圈摆放着桌椅板凳,一群富贾团团围坐。

  赵泰搂着老鸨纤细弹性的柳腰问道:“洛姨,台上那位就是你们百花楼新推出的清倌人?”

  洛姨丰腴身躯紧紧贴着赵泰,单薄的衣服跟没穿差不了多少,娇媚笑道:“可不是嘛,赵公子你那么久没来我们这百花楼,生意都不好了,今个台上那清倌人,你要是相中,就带回去。”

  赵泰一听,顺势在洛姨挺翘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嘿嘿笑道:“还是洛姨最了解我。”

  洛姨酥酥叫了一声,小手故意抚摸着赵泰的胸膛,幽怨道:“洛姨可是精通十八般武艺,赵公子你要不要试试?”

  赵泰嗓子干咳了两下,松开柔软的腰间:“洛姨说笑了,我还想再多活几年!”

  舞台上,白衣蒙纱女子双手轻抚琴弦,缕缕琴声,悠悠扬扬,犹如高山泉水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

  “好!”

  台下高级嫖客叫喊声响起,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反正两个手掌拍的通红。

  赵泰鄙夷看了一眼那群土豹子:“洛姨,这琴法你们百花楼能培养出来?打死我也不相信。”

  站在边上的洛姨白了赵泰一眼,柔声道:“赵公子好眼光,家世败落之前,这位以前可是千金大小姐,怎么能跟我们这些风尘女子相提并论。”

  只见白衣蒙纱女子芊芊玉指加快速度,在弦上来回的舞动,琴声转换,高昂却不突兀,仿佛无数烈马在草原上任意驰骋。

  “不错,这美人儿我要了!”

  赵泰大步向前,身子一跃到舞台中央,在蒙纱女子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大手伸出把她柔弱的腰身扛在肩上。

  “救命…洛姨救我!”被扛在肩上的蒙纱女子大声呼救。

  这举动惹得台下嫖客众怒,纷纷站起来欲要打抱不平,但在看到男子转过身,那张俊俏的脸庞,顿时一个个像焉了的茄子,大气不敢喘一口。

  河间郡土霸主赵家长子,荆州四大门派之一的藏剑山庄亲传弟子。

  谁敢去多管闲事,那指定活得不耐烦了!

  赵泰扛着蒙纱女子给洛姨打了个招呼,然后往楼下走去。

  满脸妩媚笑容的洛姨,走到二楼隔栏处,尖着嗓子喊话:“今天百花楼全场的消费由我们赵公子买单!”

  在阵阵欢呼声中,赵泰众星拱月的被送出百花楼,他把扛着的蒙纱女子丢在马背上,打道回府。

  赵家。

  等到赵泰刚踏进家门,正准备回房白日宣淫,好好宠幸怀中的美人儿。

  仆人慌忙跑上来道:“公子,老爷叫你回来以后,去他书房一趟。”

  脸上笑容凝固,他摆了摆手让护卫架着女子先去自己房间等候,相比美色,他还是更惧怕自家老爹,心想爹这么着急找自己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情。

  赵泰一进门,就见到赵嵩弓着身子,拿着毛笔在书桌前舞动,白纸上大大的“乱”字被他写的活灵活现,笔锋刚劲有力。

  “好!爹,你这字写的连我这外行看着都漂亮。”赵泰笑脸盈盈,拍马屁道。

  赵嵩放下笔,冷着脸说道:“你可知道河间郡太守陈阳还没死?”

  一个月前,赵家就收到陈阳还没死的消息,但那小子似乎长机灵了,不再朝河间郡而来,反而当缩头乌龟待在陆县养老。

  赵泰不知今天父亲为何问起这件事,随口道:“爹,当初你不是说,只要那小子老老实实待在陆县,我们就不用去管他吗?”

  赵嵩长长叹了口气:“养虎为患,是我大意了,据最新消息,那小子趁着临江和建平打的火热,暗中发展势力,甚至还笼络了天象境的高手坐镇。”

  “什么?天象境的人会跑去给那小子当打手?”赵泰抓起桌上的情报,仔细查看。

  开阳米铺遍及河间郡大大小小每个县城,是赵家收集情报的站点,这封情报正是从陆县分铺传来。

  赵泰重重把情报往桌上一扔,怒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点汇报,陆县分铺掌柜是干什么吃的。”

  “天意啊!那小子刚到陆县不久,铺里的掌柜回家奔丧,手底下伙计不知事情轻重缓急,这些情报便搁置起来。”

  赵嵩坐到椅子上,面无表情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要下雨了!”

  “爹,今天你找我来的意思,是想让我亲自带人除去这小子,以绝后患?”赵泰本身也是天象境修为,即使陈阳身边有天象境高手护卫,凭自己精湛的剑术,也有十足的信心把陈阳杀掉。

  “不用,那小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蹦跶不了多久呢,今天我找你来其实是另有原因。”

  赵嵩取出一块红色令牌递上来:“你姑父的大军已经南下朝河间郡赶来,你带着血衣卫前去接应他们,记住务必带他们走小道,走官道容易撞上建平军。”

  “孩儿知晓!”

  血衣卫乃是赵家的王牌部队,由八十一名玄灵境死士组成,专门为赵家杀人放火,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表面上,外界流传说是赵家勾结山贼,实际上就是他们亲手而为,贼喊捉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