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乱世 » 正文
| 繁体版

第13章天下钱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县,张府大厅。

  “民女孙颖,拜见张县令。”白衣少女福身一礼,银铃般的声音,又亮又脆,清音娇柔。

  张辰笑道:“侄女快快请起,我和你父亲乃是至交好友,按辈分你还要叫我一声张伯父,既然是自家人,在我这里就无须多礼。”

  “多谢张伯父!”孙颖淡淡一笑坐在客位上,随她来的一名破旧灰衣衫的老者,静静站着她身后。

  很明显,这老者一看就是孙颖的贴身保镖。

  张辰打量了老者一眼,接着就哈哈大笑:“侄女不在孙家堡享清福,大老远跑到庆县,不会就是为了见我这个老头子吧!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只要你张伯父能办到的,一定给你办好。”

  这字面意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事情简单好办,看在她父亲的脸面上,可以帮她办,但难办的事情,就要看孙颖的诚意了。

  孙颖放下茶碗,笑着接过话题:“伯父说笑了,小女子听闻临江龙牙水军,曾经用过的楼船还停在渡口?”

  张辰爽朗道:“看来侄女的消息有些落后,龙牙水军的楼船原先确实停靠在我庆县渡口,但前几个月楼船已被城主收回,渡口现在仅剩下两艘坏掉的楼船了。”

  “三万两!”孙颖伸出三根葱白纤细的手指,好像就在说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就别装了。

  张辰苦笑着说道:“如果侄女是想要那两艘破船,我可以做个主,以五千两卖于你,用不了三万两。”

  “张伯父,我听说沙江近段日子冒出了一伙水贼,好像叫……白浪?”孙颖好奇的问道。

  张辰脸色大变,显然被被刚才孙颖的话所震惊。

  老奸巨猾的张辰在震惊过后,便一脸凝重地开口道:“侄女,话可不能乱讲,我身为朝廷命官,岂能于贼寇为伍。”

  渡口楼船的确被临江城主收回,这张辰没有说谎,但这些年张辰以腐烂为由,拆掉了二十艘楼船。

  实则那都是借口,其实那些楼船并没有坏,只是被张辰偷偷转移了,而那些被拆掉楼船的木屑残渣,不过是他刻意叫人伪造出来,应对上面检查的。

  他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恰好这一失,就被有心人所发现,继而推算出事情的真相。

  眼见张辰依旧死活不承认,孙颖只好实话说道:“白浪中的大当家名叫黑熊,草莽出生,此人不足道也,但这二当家可就有点意思了,外号花里郎,本名张寻,乃是张伯父的……亲侄子!”

  张辰的脸色瞬间惨白,瞳孔猛然一缩,仿佛没想到孙颖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强装镇定道:“侄女何意可明言?”

  孙颖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伯父,我还是那句话,三万两银子一艘,有多少我要多少。”

  别看孙颖年轻,张辰可知道,她数年前就已经执掌了孙家堡偌大的家业,商场如战场,孙颖已经被锤炼的老成稳重,完全没有十八岁少女的轻浮气躁。

  既然已经被孙颖知晓,张辰也就不再遮遮掩掩,说道:“侄女可知道我这些楼船,都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搞到手的,现在叫我以原价全部卖给你,我岂不是很吃亏?”

  孙颖不以为然道:“伯父,账可不是你这样算的,据我所知,沙江十几股水贼常年劫持商船,搞得往来做生意的商贾人心惶惶,临江城税收大不如从前,所以城主有意重建水军,为得就是清理江河,剿灭水贼!”

  “这些我都知道,但现在临江和建平正交战在即,一时间双方难分胜负,你说的组建水军怕是要无限期的推延,到那时我的船都出手了,所以这并不是你说服我的理由。”张辰面色沉静,尽量为自己手中那批楼船争取更高的价格。

  孙颖斩钉截铁道:“此次,临江军必败,因为我是代表天下钱庄来的。”

  皓腕一翻,她手中出现一块铜质圆形令牌,上面雕刻着龙飞凤舞的‘天’字。

  “执令人?”

  张辰大惊失色,猛然从座椅上站起身来。

  圣灵大陆上,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没有哪个势力的人愿意去招惹天下钱庄,毕竟他们掌控着整个大陆的财脉,绝对是一个用钱可以砸死任何势力的恐怖存在。

  从生意上来讲,天下钱庄什么都做,名贵药财、粮食、盐业、马匹、兵器、茶铁、丝麻,这些主打的产业每一项都是顶尖的。

  另外,他们还贩卖消息,甚至公开拍卖天象境修士,只要你开的起价钱,你想要什么,他们就都能跟你弄到手。

  武帝在位时期,因惧怕天下钱庄的实力,曾多次下令要求他们解散,谈判到最后甚至都不惜起兵镇压。

  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赶赴到天下钱庄门口的军队突然收到撤兵命令,自此这件事情成为了一桩悬案,无疾而终。

  有的人说是当天帝后以死相邀,逼武帝下令撤兵,也有的人说,武帝被久居深山的老怪物警告了,才不得已撤兵。

  但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都可以看出天下钱庄在这方面的可怕关系网,真正意义上做到了无敌于世间。

  实际上,天下钱庄并没有名义上的掌舵人,他们内部是由圣灵大陆各个阶层的势力拼凑而成。

  执令人分为五个等级,玉、金、银、铜、铁,即使是最低级的铁令,也能调动大量的人力物质,绝不是谁都能拥有。

  孙颖手中的铜令,真要是运作起来,不比一个城主的权利小,当然能得到铜令,她也是为天下钱庄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否则天下钱庄的四大巨头绝不可能让她成为执令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当得知孙颖是执令人这层身份,张辰态度放得无比端正,孙颖提出的一切要求他都点头允许,不敢有半点讨价还价的念头。

  很快,双方谈拢,孙颖也起身准备告辞,谁知这时候突生变故。

  “县令,大事不好!”

  一名传信兵,神色慌张从门外闯入大厅。

  “何事惊慌?”张辰脸色镇定的问道。

  县兵心急火燎的说道:“从东面来了大批人马,正朝着咱们庆县而来,估计现在距离庆县已经不足十里,我们斥候快马加鞭,所以提前赶了回来。”

  “对方有多少兵马?”张辰眉头皱起,追问了一声。

  “黑压压一片,大约有……有几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