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乱世 » 正文
| 繁体版

第11章与美郊游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如今距离上次遇刺已过去数天,这段时间内,陆县一片安详宁静,连个小偷小盗的案件都没有发生,就更不用说劫狱了。

  阳光明媚,惠风和畅,陆县不远处的芹溪河畔风景秀丽,草色青青。

  今天陈阳闲着没事,干脆带着勤儿一起出来野外郊游。

  勤儿像是很久没这么玩过了,一个人在前面欢呼雀跃,双手背着蹦蹦跳跳地走得很快。

  陈阳则在后面,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不说,还要跟上她的步伐。

  失算啊,早知道自己就找个大头兵,帮忙提东西的。

  唉,好像也不行,多了一个电灯泡,那岂不是和勤儿暧昧的空间都没了。

  想想陈阳还是摇了摇头,咬着牙坚持往前走。

  好不容易到地,从坡上往下望去像极了黄绿相间的地毯,地毯上偶尔点缀几朵小花,静静的和着微风摇曳。

  溪水清澈见底,如一条银白色的细蛇,在草丛间蜿蜒,叶缝中,射进一束束的阳光,将小溪照得粼光闪闪。

  陈阳找到一棵柳树旁,把东西放在地上,使劲抖了抖发酸的胳膊,累得半死,刚一屁股坐下,就听到勤儿大声喊去帮忙放风筝。

  在青草地上,勤儿无忧无虑的奔跑,手里牵着一个燕子形状的风筝。

  奈何她放风筝的技术似乎不咋地,那只风筝总是飞不了多久就落下来。

  于是,陈阳就悲催了,每次风筝掉下来,他都要跑过去替勤儿捡起来,然后再送到她面前。

  反复几次,陈阳终于忍不住道:“笨死了,拿来我教你怎么放?”

  “哦!”

  勤儿噘着嘴,宛如受了气的小媳妇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线轱辘递到陈阳手里。

  “看着啊!”陈阳骚里骚气拂了下额前刘海,拉着风筝线一个助跑,然而风筝没飞起来不说,倒给他在地上拉得破烂不堪。

  捡起风筝的尸体,陈阳老脸一红:“这风筝质量有问题,绝对不关我技术的事。”

  站在远处的勤儿,一袭蓝色齐胸襦裙,嘴角微微上扬,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天地良心,陈阳真的会放风筝,只是这异界的风筝好像跟他们那个世界的不太一样,所以才会闹出笑话来。

  “我真会放风筝!”

  “嗯!”

  勤儿尖削的下巴轻点,双眸似喜似愁的看着陈阳,传出一声鼻音。

  “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我没说不信啊!”

  ……

  两人并肩坐在溪边,脚下的青草郁郁如甸,踩上去软软的,很是舒服。

  陈阳悠扬静静地望着远方,思绪随着微风飞扬飘远。

  记得在他小时候,家里乡村也有这样的美丽风景,不过后来征地拆迁,他们搬到了城市里,至此就再也没见过了。

  难得在异界看到相似的场景,想起在地球上年迈的父母,一滴泪水悄然滑落在脸庞。

  “公子,你怎么呢?”

  身边的勤儿慌了神,连忙拿出绢帕,伸出手将陈阳眼角的泪水擦拭掉。

  “没事,看着这里的风景,难免有些想家了!”陈阳没有说谎,不过他想的家是地球上的那个家。

  勤儿的头轻轻靠在陈阳肩上,安慰道:“那公子何不哪天回去看看?”

  陈阳苦笑摇头:“回不去了!”

  “为何?”

  陈阳抬起头,看到阳光斑驳的从树荫空隙处洒下来,照在地上,影影绰绰。

  “我从小就父母双亡,四海为家,要不是琅县县令看我可怜,赏我一口饭吃,说不定我早就在那个角落饿死了。”

  听了这句话,勤儿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神色,微动的眸光落在陈阳身上,忽然道:“公子,以后我们要是分开了,你会不会不习惯啊!”

  陈阳想都没想,伸出手扶正勤儿身躯,承诺道:“说什么呢?傻丫头,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统帅千军,马踏九州,把你从别人手中再抢回来。”

  “嗯?”

  陈阳笑着,食指和大拇指并拢,掐了掐勤儿的小脸蛋,然后直接躺在草地上,二郎腿晃荡着,似乎很舒畅。

  “公子真霸道!”她脸蛋绯红,羞答答地低垂着头浅笑,好象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勤儿坐在一旁,看着陈阳安闲自得的样子,心中竟生出微不可查的羡慕之色。

  许久,陈阳两只胳膊肘撑着草地,半坐起身来,碎碎的阳光洒在脸上:“躺下休息一会儿吧,你这样坐着很累的。”

  勤儿点点头,然后学陈阳的样子躺下,双手放在脑后枕着,小腿弯曲并拢。

  陈阳也躺了下来,说道:“闭上眼睛放心大胆的睡吧!我就在你身边,不用担心别人靠近占你便宜。”

  勤儿闭上眼睛,阳光照得她浑身暖洋洋的,眼皮中也是被阳光映得一片橙红色,浑身感觉都很温暖。

  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的勤儿仿佛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心想怪不得每日午后,公子都会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小寐,原来在阳光底下睡觉,真的很舒服。

  当勤儿迷糊着睁开眼睛时,陈阳却不见了踪影。

  慌忙之中,她站起身来,入眼小溪边出现一道熟悉的背影。

  石头重叠搭起的火坑,上面放着一根根铁签串着肥嫩的鸡翅。

  郊游怎么可能没有烧烤,陈阳为了带这些东西,差点没累趴下。

  等到鸡翅快要熟透,陈阳往上面撒下独家秘制调料,一股浓郁的香味,慢慢从鸡翅上飘了出来,即使在远处的勤儿也闻到了。

  很快,陈阳把烤好的鸡翅装入盘子,放在事先铺在地面的麻布上。

  “好香啊!”

  陈阳对着勤儿招了招手:“小馋猫,饿了吧!来,鸡翅熟了,你尝尝我手艺如何?”

  坐在麻布上的勤儿也不再矫情,食指大动,拿起一串忍不住张口咬下!

  “咔嚓!”

  一道轻细的脆响传来,勤儿睁大了眼睛,顾不得烫嘴咽下口中鸡肉,抓着陈阳的胳膊轻轻摇道:“太好吃了,公子你是怎么做的,快教教我。”

  “想要学还不简单,回去之后我就教你怎么做!”陈阳宠溺地点了点勤儿的鼻尖,拿起一串鸡翅,低头大快朵颐起来,鸡翅被烤得又香又脆,里面的肉又滑嫩又香甜,一咬下去,外焦内嫩,满嘴芬香。

  说到烤鸡翅,其实哪有什么技巧,不过是陈阳的调料齐全,要知道为了找这些调料,他可花费了不少功夫。

  单是这些调料的价值,就可以买一箩筐的鸡翅了,要是不好吃才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