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史上最强乱世 » 正文
| 繁体版

第1章穿越危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后元六十五年,四月,河间郡陆县境内。

  傍晚时分,天空下起蒙蒙细雨,官道上深坑水洼,激起一圈圈涟漪。两匹驽马拉着一辆破马车,飞驰而过,车轮压过泛黄的泥潭,溅起大片水花。

  平日里,官道上行人南来北往,十分热闹,但在接连几天阴雨的影响下,官道上此时很难再见到人影。

  一望无际的麦田,金黄一片。四月正是小麦收割的时间段。

  再远处,可见巨大的水车缓慢转动,渠水从水车下方流淌而过,装满了的水斗倾斜向下,将水注入渡槽,流到灌溉的农田里。

  几滴雨水从外飘落进来,打在男子苍白的脸庞上。陈阳感觉到一丝凉意顺着颈部,滑入到胸口,迷迷糊糊睁开眼眸。

  “我还活着吗?”陈阳心里暗想。

  所谓久走夜路必撞鬼,陈阳作为一名酒吧服务员,那无意是家常便饭了。

  凌晨下班,记忆中的最后一个画面,红绿灯十字路口,满载着渣土的卡车,毫不费力将他撞飞。

  他的身体犹如断线风筝,时间似乎变的缓慢起来。

  紧接着“啪”的一声,陈阳摔在不远处的水泥地上,再无声息。

  马车内,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陈阳勉强接受了自己成为百万穿越大军中一员的事实。

  这具身体的主人在陈阳穿越过来时已经死去,然而他不知道怎么的一觉醒来就李代桃僵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原身体以前的主人正好也叫陈阳,与他同名同姓。

  按照脑海中多出的记忆碎片,他处在的地方名为圣灵大陆。

  一个月前,掌亿万生灵的武帝突然驾崩,朝纲动荡,几位皇子为了争权夺利,不惜代价分封官爵拉拢人心,各地诸侯群雄并起,上演了一出史上最强乱世!

  陈阳自幼父母双亡,因读了几年圣贤书,机缘巧合在琅县某得一份县主薄的美差,小日子也算过得不错。

  近日,河间郡第十七任太守离奇死亡的消息传遍临安官场,比之上任太守侥幸多活了十来天。

  民间小巷流传出的谣言,说是得了顽疾不治身亡,但他作为一县主薄,别看官不大,倒也知道些内幕。

  这河间郡本地的赵氏豪族,仗着身后有晋城城主撑腰,勾结山贼作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太平年间尚且如此,何况现在乱世当道,人命如草芥,他们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可以说,谁要去当这河间郡的太守,那等于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但不管河间郡口碑再差,这太守之位,好歹也管辖着上百个县城,数亿人口。如此重任,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九品芝麻官身上。

  哪知无巧不成书,就在七天前的清晨,他一如既往去衙门处理当天事务。

  在他往常办案的桌上,中央显眼位置,多出一张印着临江城主大印的上任文书,用沉重的砚台压着。

  上面无非先是长篇大论的夸赞表扬,这些年陈阳为琅县做出的贡献,哪怕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文书里面也被人无限放大,最后一句特别申明,破例把他从一个小小的县主薄,提升到一郡之地的太守。

  这要是其余郡城的任命书,陈阳可能会大势感恩戴德,美滋滋的走马上任。

  可河间郡,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明显有人故意把他往火坑里推。

  君命难为,不得不从!

  当晚,收拾好行李的陈阳,独自一人,在昔日同僚一道道虚情假意的恭贺声中,坐上了前往地狱之门的马车。

  剥丝抽茧,昨晚他和马夫两人在驿站待了一夜。

  期间,陈阳吃了一碗素面后,便发困回房休息了。

  早上起床时,陈阳就感觉头脑微微胀痛,四肢乏力,起先还以为是几日的长途奔波,感染上了风寒。

  哪成想,这分明就是中毒已深的征兆。

  河间郡已经病入膏肓,陈阳怎么说也是白纸黑字,临江城主亲自任命的太守。

  在上任途中,被人下毒身亡,摆明就是拿他的死,向临江官方传达一个讯息。

  大致意思应该是,河间郡是他们赵氏一族的地盘,除了他们本家人能当这太守以外,其余人来一个,杀一个。

  这是何等的猖狂,敢和官方势力叫板,要不是有着绝对的实力,就是脑子进水了。而赵氏一族,恰好是属于前者。

  想明白事情种种缘由后,陈阳带着几分沉重与复杂的心情,背倚车厢,思索着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

  倘若赵氏一族的人知道他还没有死,肯定会再有所行动。

  不管是暗杀,亦或者故技重施投毒下药。

  陈阳一个手无寸铁的瘦弱书生,根本没有应对之策,哪怕有一线生机,他也不想坐以待毙。

  “该死,我现在身边既无士卒也无猛将,等于是光杆司令一个,他们下定决心要害我,还不是易如反掌。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好不容易穿越一回,难道就这么憋曲的被害死?”陈阳暗暗咬牙,阴沉着一张脸,眼中浮出浓浓不甘之色。

  从记忆中知晓,但凡有人敢去跟赵氏族人作对,除了死的更惨一些以外,陈阳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下场!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一穿越,就碰上个这么一个难缠的对手,他表示鸭梨山大。

  “不给我金手指也就算了,还穿越到陌生的异界,贼老天你坑我啊……”无处发泄,陈阳只能在心里抱怨几句。

  叫他以一己之力,去对抗地头蛇的赵氏一族?

  他知道,这是找死!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陈阳甩了甩头,难得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两眼一闭,不久便陷入沉睡。

  ………

  “大人,咱们到陆县了。”

  马车停靠在城门口,马夫在外面压着嗓子唤他,似乎察觉到陈阳睡着了,但又怕惊扰到他,故不敢大声呼喊。

  恍然,马车外有人交谈,接着低沉的开门声响起。

  陈阳睁开眼,视野先是模糊不清,他下意识的掀起门帘查看。

  火光把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昼,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穿县令官服,走在人群最前端。

  “臣,刘匀,恭迎太守大人!”

  紧接着,他身后一万县兵纷纷单膝下跪,气势如虹高呼道:

  “恭迎太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