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魔改大唐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6章 以盐冒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陇右贵人亲卫商队”什么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是为了遮掩身份打着的幌子。

    陇右那地方能称得上是贵人的,无非是军中的那几条牲口一样的粗汉。

    李大大自信手下那帮铁打一般的牲口,得了制盐之法绝不敢隐瞒肥私,所以说什么“贵人亲卫”纯属子虚乌有。

    而这些人能够在短短几天内再度运来大批食盐,显然绝不是往返于山东、关中之间。

    要么就是背后还有大批人马候在某处,等这一小撮人手带着少许盐币来长安投石问路,一探盐价和这种盐币的销路之后再大肆贩卖。

    要么干脆就是在距离长安不远的关中某处发现了盐源,第一次制盐来卖尝到甜头之后,回去又大肆制盐牟利,这才有了第二次进长安贩盐之事。

    而且这些贩盐的“贵人亲卫”,每次以盐当钱充作货资大肆采买的。

    都是粮食、牲畜、家禽、香料、铁料,各种药材之类的民生物资,除了极为庞杂之外也就是一个量大而已。

    这显然不可能是为了长途跋涉贩运到陇右去牟利的……谁听说过从长安,往被吐谷浑和突厥包夹的陇右,贩运牛马驴骡等牲口的?这不是跟后世那个笑话所说的,从平顶山往山西运煤卖一样么?

    所以英明神武的大唐帝国最高领导人李大大睿智的断定,这一伙盐贩的盐源、老巢,必然就在长安附近!

    而根据打探而来的情报,这支盐贩离开长安之后,也的确是往秦岭终南山的方向而去,甚至没有过多的遮掩行迹。

    这说明对方并不是很忌讳身份暴露,之所以打着“贵人亲卫”的幌子,无非是为了避免麻烦而已。

    而对方这种看似毫不遮掩的行径,也正是长安城中诸多权贵不敢贸然派人盯梢的原因,因为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

    那就是这支盐贩所售盐币,怕不是山中那家道派使秘法炼制而成,用来换取粮秣物资充实观宇的。

    当今李唐崇道,道家又势大,不是哪一家一户的权贵招惹得起的。

    但权贵招惹不起,并不意味着李大大招惹不起,冷笑一声,指间用力,将一枚所谓的“大罗玉宝”捏的粉碎,顺手将手指放进嘴里嘬了一下,点了点头。

    道家的地位是他李氏抬起来的,谁敢不给他大唐皇帝面子?

    唯一有所顾忌的是,这种出自终南山中的盐币,也不知道跟前些时日的紫火祥瑞有没有牵连?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这边终南山中刚出了祥瑞,立刻就出现了这种雕琢着“大罗天阙”的盐币?

    不过这种“大罗玉宝”的确是纯净无比、咸鲜极美,下面将从市面上搜罗来的这种盐币进献上来不少。

    经宫司检验无毒后,因为着实是精致味美,李大大也忍不住当作赏赐,分赏给宫中诸人。

    连他这个皇帝也对这种精致的“大罗玉宝”喜爱无比,也难怪会在长安城中大行其道,备受权贵追捧了。

    实在是这东西看起来精致美丽,吃起来味道咸鲜,用起来也异常的方便快捷……这东西的重量精确的吓人,说一百枚就是一合,就是一百枚一合,丝毫不差!

    再加上价值直接与市间盐价挂钩,“玉、青、赤、墨”四种不同品质的盐币,互相之间的兑换价格很是清楚,十分便利那些苦于铜钱布帛沉重,携带起来不便的大户人群使用。

    仅一枚玉宝就值钱一贯,这可比扛着一串七八斤重的铜钱压的腰疼可要方便多了,以至于在权贵间都已经炒到了一千四五百钱还供不应求。

    也不知道究竟是那家高人,能不嫌繁琐的炼制出如此精美的盐币?

    之前运来的数十石盐晶折合盐币三百余万枚,不但稍稍缓解了坊间无盐的窘况,而且还极大便利了市面上的买卖交易。

    这种明显是模仿开元通宝铸就的盐币,实际上已经触犯了不得私铸钱币的唐律,一旦叫他发现……自然是不吝赏赐!

    皇帝陛下也很无奈,大唐施行钱帛兼行,规定交易货价超过十贯者,须得用布帛支付,但民间百姓用布帛者多,使钱币者少,更是有“不知钱”的说法。

    这都是因为铸币艰难,代价还极为高昂,能流入民间的钱币数量,远不足以供百姓使用。

    再加上哪怕从武德年间起铸发开元通宝,但受到时局混乱的影响币值始终动荡不安,民间对钱币的信任不足。

    百姓宁可用绢帛布匹、粟黍粮谷等保值物以物易物,也不愿持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钱不值的铜钱。

    所以盐币这种既具有绢帛、粮食等保值物的特性,又具备钱币兑换、流通特性,其本身又是百姓生活必需品,度量还很精确的“货币”一出现在市场之中,立刻就受到了广大民众的欢迎。

    特别是在目前盐荒的状态中,获得盐币的百姓最不济还能将此盐币当盐吃,算起来怎么都不会亏。

    所以“大罗盐宝”的出现,看似触犯了不得私铸钱币的唐律,威胁到了朝廷的权威。

    但实际上,它一没有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仅仅只是随行就市而已。

    二也没有私铸钱币,仅仅只是作为盐来“以物易物”而已,度量精确只是为了买卖和兑换方便而已……唐律可没规定说,盐块不能制作的大小太一致,也不能制作成钱币的形状吧?

    人家盐贩并未触犯任何一条唐律,还缓解了盐荒,便利了民间买卖,凭什么拿人问罪?

    所以说,大唐皇帝陛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帮盐贩“以盐冒币”的行为,为了缓解盐荒还不得不对他们大加赞赏,鼓励其贩盐救市的义举!

    说实话,李大大对这帮盐贩子卖个盐,还制作的这么精良难以仿制的行为感到外肾抽痛,你们有把盐晶雕琢成一枚枚盐币的功夫,多制点盐出来缓解盐荒不行么?

    也没见他们制作的精良一些,就卖的更贵一些啊?这帮人到底是图的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