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魔改大唐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4章 不会炒菜的模特不是好演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白玉琦可没他们那么好精神。

    忙碌了好几天的他,虽然精神和肉体因为[冥想]始终保持着充沛。

    可心理上的困倦实在是熬不住了,随便他们去折腾的打算回自己的别墅,准备偷懒的好好睡上一觉。

    可不等白玉琦骑着自己的专属坐骑,也就是修养了几天之后恢复过来的狗子回别墅,就被老村正给拽住了。

    说是关在移动厕所……关在小黑屋里的那些山匪都疯了,在里面疯狂的嘶吼喊叫,问他该怎么处置。

    这几天沉迷修建太阳炉,白玉琦都快把那群山匪给忘了。

    再关下去怕是都得疯,白玉琦只好跟老村正一起去处理那些被关了好几天禁闭的“山匪”。

    因为安排了杨瞎子专门给这帮“山匪”送饭,每天一顿稀粥从小黑屋下方开着的石槽里递进去,倒是也没饿死他们。

    就是白玉琦用[化石为泥]融开石棺材把他们放出来的时候,被这帮子“山匪”给恶心了一把。

    只能供一人弓腰歪头站立,或是抱膝蹲坐大小的石棺材,自然不可能让人在里面待的舒舒服服的。

    实际上这些“山匪”被放出来的时候,一个个精神都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弄的神智都不是那么清楚了。

    短短几天时间,原本一个个彪悍的山匪都变的形销骨立脸色苍白,浑身跟过电似的哆嗦着。

    一被放出来,就跟从十八层地狱里重见天日一样,烂泥似的瘫倒在地嚎啕大哭,就跟个遇到失散多年老父亲的二百斤小孩子一样。

    还知道哭的已经算是状态还好的了,绝大部分山匪被拖出来的时候,跟行尸走肉一样两眼无神,对外界环境完全没有反应,整个人都已经彻底的被关废了。

    就是在一间黑屋子里关几天而已,至于这么大的反应么?有吃有喝的蹲里面睡觉还不用干活,多美的事?

    弄的村民们很是好奇,是不是大老爷半夜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仙法严刑拷打过这帮子山匪了?

    实际上小黑屋的作用,可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折磨,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凌虐,比严刑拷打什么的可恐怖多了。

    “都不许哭了,谁再哭把谁再关回去!”

    白玉琦等他们情绪发泄的差不多了,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结果立竿见影的,山匪们像被扼住喉咙的小公鸡一样,瞬间鸦雀无声。

    “现在我问你们答!”

    白玉琦满意的点了点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拒不交代的还给关起来!”

    “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

    顿时山匪们痛哭出声的哀嚎起来,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想要坦白,唯恐再被关进那个可怕的小屋子里去。

    “闭嘴!叫道谁,谁才能说话!不听命令的关起来!”

    白玉琦大喝一声,混乱的现场很神奇的再度鸦雀无声:“互相检举,互相监督,有人说谎的举报有奖!说!是谁派你们来袭击村民的?”

    随手点了一个山匪,没有多废话,这山匪就跟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什么都给说了。

    “右卫将军长平郡公张亮?谁啊?”

    也不理都开始忏悔自己小时候不学好,爬墙头偷看邻家寡妇洗澡的那个山匪,白玉琦对“张亮”这个名字一脸茫然。

    好像在那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记忆根本联系不起来,一说这个名字他就想起后世那个,“不会炒菜的模特不是好演员”的瘦高个,唯一的了解还是看《爸爸去哪儿》知道的。

    但山匪交代的这个“张亮”,肯定不会是后世那个炒菜的模特,除非《爸爸去哪儿》最新一季的剧组也穿越了。

    事情的经过其实很老套。

    因为盐荒,长安城中的各方势力,发现城中新出现的盐源之后,都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

    只不过第一次白玉琦他们来去如风,在长安城中停留的时间很短,根本就没留给各方势力动手的机会。

    再加上摸不清这支,据说是“陇右贵人亲卫商队”的队伍背景来历,也没人敢贸然下手。

    所以杨铁牛他们第二次带着更多的盐币进城之后,立马就被人给盯上了。

    而且因为杨铁牛他们人手太少,看顾不过来大批的物资和牲口,队伍行动起来速度很慢。

    所以被人绕到他们前面抢先进山埋伏,一路盯梢的找到了苦水村的所在,断定杨铁牛他们不会是什么“陇右贵人亲卫”。

    一帮子盯梢的家伙,仗着人多势众又持有兵器,自作主张的乔装成山匪。

    打算赶在杨铁牛等一行青壮回村之前先拿下他们,然后再端掉苦水村逼问盐源来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一帮子军中出身的亲卫,拿下一帮子手无寸铁的山民,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可好死不死,他们碰到了白玉琦这么个根本无法以人力抗衡的“妖怪”,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被一网打尽。

    说起来,这事跟那个长平郡公还真没什么太大关系。

    纯粹就是府中管事起了贪念,想要找到盐源后再向他邀功。

    不管是私吞下这处盐源牟利,还是献于陛下缓解关中盐荒,都是大功一件。

    至于掌握盐源和制盐之法的这帮子山民?

    只要能找到盐源和制盐之法,死几个跑山的泥腿子而已。

    在缓解盐荒的大功面前,哪怕就是陛下也不会在乎这点小事,又能算的了什么?

    在得知他们只是自作主张,出了长安城之后实际上连长平郡公府邸上,指使他们干这事的管事都不知道他们去那了。

    白玉琦便干脆的将这事暂时搁置,宣布他们罪无可赦,判处劳动改造终身,不是想知道盐源在那么?不是想知道制盐之法么?那行吧,都上苦泉盐场干活去!

    为了防止他们逃跑,系统还主动推荐了一个制约这帮身强体壮兵油子的办法,给他们打上[秘法印记]和强制签订[奴隶契约]就好。

    别说在直接作用于灵魂层面的[奴隶契约]约束下,他们无法反抗也无法威胁村民。

    甚至都不能跨出白玉琦划定的范围,就算他们跑了,有[秘法印记]定位,跑到天涯海角给能把他们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