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摘仙令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三零章 蚯王‘二’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啊啊啊,扎到身上了。

  他要死了吗?

  蚯王惊的三魂出窍,身体下意识地就要蜷在一块,做出求饶的姿势。

  身为百禁山最会隐藏,也最不起眼的小妖,他们的求生准则是,若是不小心被谁逮了去,那就人家要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反正,他们能干什么呢?

  不就是犁地吗?

  在哪犁都是犁!

  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的。

  虽然不小心得了龙冢的机缘,进阶成了八阶大妖,可是大地灵蚯骨子的东西还是没变。

  以前蛟王厉害,他就是最听话的小弟,后来瑛娘厉害,他也是最听话的小弟,如今……

  叮叮叮!

  可是上面的剑气,一声更比一声急。

  蚯王出窃的三魂这才反应过来,外面要抓他的是天外恶客。

  谁都可以投靠,就是他们不能投啊!

  三魂迅速归位,顾不得身体的痛苦,奋力一挣,从伤口处断开,瞬间变成两个蚯王,分两个方向奔逃。

  “嘶嘶嘶~~~(别打了,快跑啊!)”

  身体分开了,他的修为,也迅速下降了一阶。

  不过,他还记得,他要带瑛娘和玄华跑路的事,主导大半身体的蚯王一,以最快的速度从地底冲到星湖边,昂首嘶嘶。

  心急如焚的瑛娘和玄华看到他的时候,差点喜极而泣。

  不过,这种时候,她们都很好的管理了自己的情绪,趁着灵符的威力还没有散尽,朝还想从地底把蚯王掏出来的吉丰狠狠一斩。

  这时候,她们都知道,想用这个符剑杀吉丰根本不可能,放弃杀他的打算后,两人没有犹豫地只朝他其中的一个爪子去。

  叮……!

  吉丰只觉右中路的手臂一痛。

  娘的。

  他其他的四个爪子,迅速做好防御姿势,右下路的爪子还狠狠扎在地底,想把那个骗了他这么久,不停放灵石的家伙抓着。

  可是……

  明明有扎在手里的触感,怎么转瞬就又没了呢?

  吉丰恨得咬牙切齿,爪子在里面乱搅,很快就发现那下面的家伙,居然顺着两个方向逃了。

  两个方向?

  肯定有一个是障眼法。

  吉丰主要心神都在地底,做出防御的四只爪子没等到该来的剑气,他也没在意。

  他的爪子先往顺手的西路延伸,果然,那里泥土松驰,好像没有尽头。

  哼哼!

  被他找着还想逃?

  这里的妖们对付他们的时候,用的是化神修士的符剑,显然,没一个能跟他们打,顶多九阶。

  这九阶的妖兽,全身是宝啊!

  妖丹可以吃,身体可以吃,就是神魂……,他也要一个个地捏破了。

  吉丰一恨主阵的玄华,二恨一直给牢阵添加灵石的不知名地妖。

  这两个,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上他们的当,可把族人害惨了。

  三三相合,又三三相合,跟这破牢阵周旋到现在,他们六十九个人,再分的时候,只怕连三十之数都玄了。

  吉丰恨意滔天,外面主阵的玄华,他还碰不到,就只能死抓着已经要抓到的。

  现在那玄华再没有朝他扔符剑了,肯定是知道,她的破阵支撑不住,要放弃伙伴,自个逃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吉丰也没去帮族人破阵,干脆缩了翅膀,跟着爬了下去。

  啵!啵啵啵……

  没人主持的九方机枢阵,到底被七个化神境的六脚冥强力破开了。

  他们一跃而起,‘嘭……’,飞上的有多快,被撞上的力道就有多强,在空中连翻了两个跟头后,本就重伤的开扬伤上加伤,要不是吉雨拉了一把,就要当场摔到地下了。

  还有一个阵?

  吉雨睚眦欲裂。

  “大哥!”

  这个时候,他也终于发现某处断爪,是吉丰的气息,“大哥啊……”

  “我还没死!”

  吉丰咬牙切齿地又从地底爬上来,“他们全都逃了。”

  他明明看到那个家伙了,可恨就差一步,“我们破了一阵,却还有一阵。”可恨,那个混蛋大概有阵牌,他没有阵牌,就只能眼睁睁地看他逃了。

  “先不管其他,破了这阵再说。”

  也不用再叫大家分开了。

  万一外面还有一阵呢?

  分分合合的,反而更会伤大家的元气。

  逃出生天的蚯王二没头没脑地往前钻。

  他如今的意识,其实还是蚯王的,只是,他们大地灵蚯的身体天赋与别不同,若是不小心断了,就好像被迅速斩出了一个分魂。

  但这分魂在三个月内,即是独立的,又不是完全独立的。

  三个月内,断开的身体若能相遇,就还能接上,那时候魂魂相合,他就还是一个整体。

  蚯王二知道,‘一’的身体,比他的更长,他所走的方向,也能更好地去找瑛娘和玄华了。

  那……他呢?

  一想到那个追在屁股后面,死命要杀他,要吃他的化神境六脚冥,蚯王二就忍不住的一抖。

  那个家伙在后面追的那么快,肯定记住他的气息了。

  一会儿破阵后,若是找不到瑛娘、玄华他们,又不敢进绝灵寒漠,肯定还要入地,来找他。

  怎么办?怎么办?

  蚯王二急的团团转。

  他不能往‘一’那里跑,那里还有玄华和瑛娘,要是不小心连累他们……

  蚯王二不想连累他们,偷偷爬出地面,找妖庭方向。

  妖庭长老们正在往这边驰援呢。

  他去迎他们,或许还能引开这些六脚冥虫。

  蚯王二怕了这些合在一块,可比化神境的六脚冥虫,他怕他们一个妖都找不到后,要把他的家祸害的不像样子。

  虽然现在已经不像样子了,可是收拾收拾也还行。

  蚯王二从这边瞄到那边,小小地叹口气后,很鬼地在地面留了一点自己的气息,然后才下潜下潜再下潜。

  哼!

  有本事就到地里追吧!

  在天上,他们有翅膀,可是地里……他打的洞就那么小,有翅膀也只能缩着。

  ……

  蚯王一不知道‘二’的遭遇,当然,就算知道,他也没一点办法。

  又跟玄华和瑛娘汇合了,他是个听话的小弟,带着她们潜到地下的九方机枢阵,藏到瑛娘叫他秘密挖出来的暗洞里。

  “你怎么样了?”

  才入安全地,玄华第一时间问向很惨,身体少一截子,修为也下落了好多的蚯王一。

  “嘶~嗤!”

  可怜,修为下落后,他一不能化形,二……连话都不会说了。

  蚯王一忍不住地沮丧。

  “算了……,他这样已经很好了。”

  瑛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把千道宗赠送的七宝丹塞进他嘴巴,“这是我们能用的养伤丹,你先养伤。”

  平时,蚯王最听话了。

  今天要是没掉链子,也不会这样。

  瑛娘本来想说他怎么就不听话的,可是看他可怜的样子,也只能温和软慰,“另外的身体……只要没被那个吉丰抓住,等他们走了,我们一定帮你找回来接上。”

  “嘶嘶~”

  蚯王一委屈巴巴地看了看自个的断体处,很老实地趴在旁边不动了。

  “不上药吗?”

  玄华看他的断体处,求教瑛娘。

  “……不用吧?”

  瑛娘其实也不知道,他这伤应该怎么搞。

  她只在妖族的藏书里,看到过大地灵蚯的身体特性,知道他们断了的身体,在三个月内都可以接上。

  “现在我们要是帮他处理的太好了,回头找到另外的身体,不是还要……弄开?”

  蚯王知道她们手上有伤药,如果需要上药,哪怕不会说,也会缠着她们的。

  瑛娘指了指角落的镜光阵,“先看看外面什么样吧?”

  对!

  外面还有六脚冥虫呢。

  大家全都撤走了,那些家伙冲出最后的八门锁天阵,如果不服气,肯定……

  玄华连打手印,很快就看到八门锁天阵被那些化神境的六脚冥虫撞的一闪又一闪。

  此阵……

  她翻手又是一面阵旗轻轻挥动,尽量不让这些六脚冥虫发觉的同时,让八门锁天阵坚持的更久一点。

  一刻钟后,在吉丰和吉雨的合力下,八门锁天阵的一处阵眼‘嘭’的一爆,整个大阵‘嗡’的一声停止运转。

  他们终于再得自由了。

  吉丰吉雨神识四放,发现屁都没有。

  这里的妖们果然全都撤走了。

  他们同时往绝灵寒漠一个展翅,就在开扬等也要展翅追上的时候,又迅速退了回来。

  “妈的,怪不得跑那么快,那里没灵气。”

  吉雨又气又怒,“飞入……我们就不是称霸宇宙的六脚冥。”

  不仅没灵气,还会把他们的修为弄没了。

  人家有那么多,他们这么少,飞过去才是送死。

  后面的话他没说,可是开扬几个还是懂了,忍不住都露了失望之色。

  大家拼了这么久,结果就这样吗?

  “水里,水里会不会有鱼?”

  重伤的开扬急需肉食维持身体机能,要不然,不要说溶在他体内的族人死光光,就是他……,就算将来养好伤,修为也会下落。

  透过镜光阵,玄华发现他们一齐盯向了星湖方向,眉头一拧,迅速又摸了一根阵旗出来。

  不同于百禁山的其他妖们,水族离不开水,虽然她已经喝令大家潜伏水底,可是,这些六脚冥若一心往下跳,她还有蒲水大阵等着。

  哪怕杀不了,她也要崩下他们一颗牙。

  “这水……不太对劲。”

  吉丰不是不想捞鱼,“我们的神识透不下去。”他抬脚踢出一块石头,水面刚起一点涟漪,一条又一条的水线就阻住了。

  “这水应该也布有阵法。”

  这是什么妖?

  不是说这世间的妖,都是一根直肠子的吗?

  “避开那处绝灵之地,这天下大着了。”

  族人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再被诓到什么阵中,他们大概就只有八个了。

  吉丰不敢赌,“你们闻闻这里什么味?”

  他一个闪身,就到了蚯王二曾经停留的地方,“这里有一个至少九阶的地妖,就是他在玄华主阵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往各个阵眼里装灵石,他现在受伤了……”

  吉丰转向吉雨,“你与大家在上面,我从下面追他。”

  两手准备,或许不仅能找到那个藏了的地妖,还能在这里,找到一二漏网小妖。

  就算没有小妖,找个蛋呢,也能填填肚子。

  玄华不知道他们的打算,吉丰所去的地方,恰是地底镜光阵的死角,又听不到声音,她只能看到,他们发现水中不对后,放弃了那里,也再未向绝灵寒漠去,调转了方向,离开了她能探查的范围。

  这是真走了吗?

  这么好说话?

  玄华不信,瑛娘不信,蚯王一也不信,他们一致怀疑,人家要装着走了,再来杀他们一个回马枪。

  好在不管修仙界还是妖庭,都让他们善自保重自己。

  “等着吧!”

  瑛娘微松一口气时,又另提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妖庭长老们的事了。”

  长老们驰援他们的时候,也在征调整个百禁山的大妖们,“没意外的话,长老们要布万妖大阵了。”

  别的阵法都太过高深,大家布不好,可是万妖阵却灵活机动,只要大妖们处此配合得当,也可以集中大多数妖的力量,给一个妖用。

  ……

  埋头在土里遁形的蚯王二从身后的动静,查知果有六脚冥虫追下来了。

  他又紧张又害怕,心若擂鼓劲,血液几近沸腾,还有种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激动。

  追来了就行。

  至少‘一’和瑛娘、玄华都安全了。

  蚯王二努力想他自己的辙。

  现在若还走直径,凭人家的速度,可能很快就能追上他。

  而且,他还不知道,从地底追来的有几个,若是,他们分开,走直径,万一人家在前路堵他呢。

  不行!

  蚯王二想了又想,在地底迅速绕起弯来。

  东西南北四面乱晃,到最后,除了家园方向,他完全天马行空。

  好半天后,不仅地下的吉丰追晕了,就是上面的吉雨七个也追得有些晕。

  好在他们在地上捡了不少死鸟吃,不至于没耐心。

  三个时辰后,吃饱喝足的他们,也终于摸到了蚯王的某些规律。

  吉雨七个,很快各据方位,用爪子犁出了丈二宽的半圆沟来,就等着他挖过来了。

  与此同时,陆灵蹊背着银月仙子的水晶棺,也差不多到了三百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