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正文
| 繁体版

第965章 打的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多福都能看得出来的事,谢显会看不出吗?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徐二郎。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徐尚书了。”

  微微点头示意,人家迈着四方步走了。

  多福也不多留,冲徐尚书拱手施礼,跟着谢显后脚跟就走了。

  “这要如何是好?”他忍不住问。至少据他所知,这大梁朝还没有谢显想干没干成的事儿。先皇在的时候就是说一不二,现在的皇帝是谢显一手扶上去的,谢显说是辅政,其实跟摄政也没什么区别了。什么圣旨不圣旨的,还不是到小皇帝那里盖个章儿而已?

  他只想不到的是,唯一一个和谢显没关系的褚彦人家没起刺,倒是这位和谢显沾亲带故的徐则起了大刺了。

  居然做了拦路虎,在谢显一意重用之下生生给拦了,还当着他的面。

  这算是狠狠扇了谢显的脸了。

  不过多福倒是没看出谢显面上有任何不悦。

  谢显笑笑,“我自有安排,此番有劳公公跑这一趟。”倒没跟他藏着掖着。

  多福有心再追问,可是看着谢显的脸,到嘴边的话就给咽下去了,这位就是容貌太过俊美,总让人容易溜号,手段其实比哪个都狠。

  他还是夹着尾巴,别事事儿往上凑了。

  眼巴巴送谢显上了那辆奢华无比的折牛小牛车走了,要论这架式,二十多个护卫前前后后护着,精气神一看都非同寻常,没遇上事儿浑身都带着杀气,论气势,论人数,论阵仗都能和怕死的先皇媲美了,包裹的那叫一个严实,不是他爱吹彩虹屁,但凡一只蚊子都甭想飞进去。

  甭说人数了,就是坐车头赶车的那位靳将军,那可不是一般人,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鬼见愁,脾气上来自己人都杀的主儿……

  居然给谢显做了牛车夫。

  这是何等的自甘堕落啊。

  虽说坐车上赶车总比在地上走强,只不晓得靳将军是不是也作如此想。

  “……公公,咱上车吧?”跟在身后边服侍多福的小太监细声细气地劝道,他是跟着一路出宫来的,可适才却没跟着进去,不够格。自是不知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看着多福那恭谨的样儿,在皇宫里他都不曾见过,不禁对谢显的官威有了更深的理解,连躬着的腰都更弯了些。

  多福哪理他怎么想的,一见谢显那串糖葫芦串似的队伍已经不见了踪影,心下再好奇再这空等也是没必要了,叹了口气抬脚也让小太监扶着上车了。

  好奇谢显会怎么解决这事儿,或者说怎么解决徐则此人。

  跟心里有猫挠似的。

  不过好在这事儿没困扰多福几天,第二天杀殷青的俩人任命就已经下来了,正八品的游击将军,多福亲手把玉玺印给盖上去的,新鲜热辣的。

  不服不行,徐尚书挡路,人家谢显直接绕开他,找到了吏部司的潘珀潘侍郎。

  当初永平帝身边的黄门侍郎,还是谢显举荐的呢。

  要说亲,肯定徐则和谢家更亲,可是这事儿却偏偏隔着他在潘珀那里办成了,也是够打徐则的脸。

  多福瞅着任免圣旨不禁摇摇头,何苦来哉?

  世家风骨?

  不论前一百年还是现在,有哪个世家还敢和谢家相提并论?

  有也不是徐家啊,以前不过也就是二流世家,倒是现如今世家被几代皇帝给整的七零八落之后,徐家显出来了,和谢家较劲,较的什么劲啊。

  ……想知道后续。

  猫又在挠了。

  ###

  很快,萧宝信也知晓此事了。

  都没等谢显有功夫有闲心与她说,谢家大娘子就回府来了,虽说不是寻衅滋事吧,但直接找上她,话里话外也是挺无奈,既气谢显也气徐二郎。

  到走,谢大娘子也没说出个章程,像是纯粹来跟她吐槽来了。

  “你好好养着,不用管这些,我就是……闲的,和你聊聊,你若有心就和阿郎说说,那毕竟是他姐夫,好歹给他留些面子。”

  “不想说便罢。”

  谢大娘子脸色不好看,再瞧萧宝信挺着个大肚子往外送她,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是你好啊,能生会养,夫君疼,祖母也爱。”

  话尽于此,再不多说一句。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矛盾,谢大娘子没给徐二郎生下嫡子虽说心有愧疚,一向惯着她,可是对谢家她也是一向回护。提拔谢家人,又是立下大功的,这何该是高高举起高高落下,可徐二却非要起高调给撅了。

  不是谢大娘子替谢显吹嘘,他想干的事儿还没有干不成的呢。

  结果怎么样,让人家赤果果地打脸了。

  徐二郎气的在朝堂上当场与谢显闹翻,话里话外骂他手伸太长,回到家又与她发作一番,怪谢显不给他留脸面,是没拿她当回事。

  他拿她当回事,就至于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拿捏她亲弟?

  那是把殷青,这卖国贼,引北吴挥军南下杀大梁数万百姓军兵的罪魁祸首给杀了,功劳不可谓不大了。重重守卫,层层护卫之下把人杀了啊,不过是个正八品的小官,就值得这么上纲上线?

  除了出自谢家这点是原罪,她看不出有任何不予重用的理由。

  不想因为这事儿上与徐则闹的不可开交,做做样子还是要的,至于最后怎么样,她就不管了,也管不了,都不听她的。

  爱谁谁吧!

  谢大娘子甩手走了,三房直接不用去了,他娘被亲爹捧手心上,别说听她唠叨这些,跟她们这些回门的姑娘多说一会儿话都盯着呢,生怕累着他媳妇他儿子。

  糟心。

  越想越糟心。

  看萧宝信那红光满面,一家子小心翼翼对待的劲头更糟心,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时候?

  ——嫁人亲吧,她也曾是建康城首屈一指的才女,家里最受宠爱的小宝宝。

  ……

  萧宝信目送谢大娘子走了,不是不理解大姑奶奶错杂的心情,可她真没把握应下她什么。虽说谢显从来都是拿她为重,可他行事一向有分寸,走一步之前恨不得已经想了一万步,不是她该干涉的。

  徐则,她眯起眼睛,还说是亲戚,当初求着谢显想要起复的时候怎么不说了,现在倒摆起谱,拿起乔。

  她看打脸还是打的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