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日月同辉 » 正文
| 繁体版

第714章 迎战月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无可抵赖,便不抵赖。

  黄生义正言辞地怒斥李菡瑶,说他们是为了光复大靖,行的是大义,才不惜己身与反贼周旋……

  尚未说完,就听魏若锦惊叫,众人循声一看,只见坐在椅子上的何陋狂喷一口鲜血,向前栽倒。

  他身边的魏奉举身子一抬,手脚齐出,抢步去搀扶,到底年纪大了,力气不足,反被何陋冲击得跪倒,好歹挡住了他,没跌个大马趴,不然将鼻子磕扁。

  魏若锦和魏天方也同时出手,魏若锦闺阁弱女,力气更小,况且魏奉举还扶着一个人,她一把没拉住祖父,差点被带倒在地;魏天方站在魏若锦的那边,离得更远,所以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两位老人跌倒在地。

  黄生惊叫,“先生!”

  李菡瑶霍然站起,急叫“快请大夫!”

  立即有两个衙役奔了出去,外面何陋的弟子见事不对,跑得比他们还快,一溜烟奔向济世堂。

  堂上堂下顿时乱了,韩非等学子都痛心不已,都围向何陋,待发现何陋周围已经插不下人,又转身去寻罪魁祸首,有人转向黄生和梅子涵,有人怒视李菡瑶,但梅子涵比他们更快一步,已指着李菡瑶怒斥:“装神弄鬼的妖女!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何先生吗?先生深明大义,绝不会妥协!今日,先生若有个好歹,天下读书人都不会饶你……”

  李菡瑶站在公案后,目光奇异地看着他,也不生气发怒,也不反驳,表现十分的反常,其他乱骂的人都纷纷闭嘴,梅子涵其人和声音便凸显出来。

  这半天工夫,他已经领教了李菡瑶的手段,对她十分忌惮,见她如此反常,便警惕防备,猜她有什么后招,一分心便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骂不下去了。

  李菡瑶见他气势已堕,而那边何陋已经被扶靠在椅子上,也清醒过来了,才绷着一张俏脸,满目凛然道:“居心叵测、畜生不如的东西!来人,堵上他的嘴!”

  立即上来两个衙役。

  黄生见状就要喊。

  李菡瑶嗔目喝道:“把他的嘴也一并堵上!”

  衙役气势汹汹地上前,却发现找不到趁手的东西,忙对同伴使个眼色,那人立即奔下堂,须臾抓了两块擦桌子的烂布转来,一人一块,将两书生的嘴堵上了。

  两人难受地挣扎,“呜呜”叫喊,脸都挣红了。

  众人看得心里作呕。

  拉扯中,衙役将他们摁在地上,想打他们。

  李菡瑶制止道:“不许碰他们,先让前辈处置他!”

  衙役这才罢手。

  李菡瑶又对梅子涵厉声喝道:“畜生不如的东西,你想颠倒黑白,把前辈吐血的责任扣在本姑娘头上,你当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人都眼瞎心瞎吗?”

  梅子涵:“呜呜……”

  谁也不知他想说什么。

  李菡瑶严正道:“前辈生气,非是气你们作恶,大丈夫尚且难保妻贤子孝,何况前辈桃李满天下,出一两个不争气的败类,他还不至于经受不住打击。”

  那何先生为什么吐血?

  众人都等着她解惑。

  李菡瑶幽幽道:“前辈生气,也并非气你们对付火县令和本姑娘,因为前辈自己第一个就反对本姑娘,立场不同,斗争难免,胜负如何,各逞手段。”

  听到这,连何陋也被她吸引了,虽闭着眼睛,两耳却竖起来,听她分析自己为何生气。

  其他人更是屏息凝神。

  李菡瑶陡然提高声音,叱喝道:“前辈是气你们利用他!他品性端方、正直高洁,虽不认同我等造反,竭力讨伐、阻止,却不会为此残害无辜。

  “梅子涵,你利用前辈在士林中的声望和影响,游说同窗学子与你一同作恶;更欺骗前辈,集结这许多人来替你讨公道,落在世人眼里,你所作所为皆有他在后支持,令前辈名誉受损、节操蒙尘,他怎不痛心疾首?”

  围观的文人士子中有许多厉害的,都明白何陋吐血的根源,只不好说的,一来怕何陋受刺激,二来不想助长李菡瑶的气焰,谁知李菡瑶一针见血地揭露了。这下,那些阅历浅、经验不足的年轻学子都恍然大悟。

  李菡瑶还不肯罢休,指着梅子涵道:“你见前辈吐血,竟不思悔改,心生恶念,趁着他神思混乱无暇顾及你,你便指鹿为马,诬陷本姑娘,更令前辈雪上加霜。你想气死他吗,然后你便可以借此大做文章?用心歹毒的畜生,就先让前辈清理门户,本姑娘再判你!”

  众人顿时哗然。

  梅子涵大惊失色。

  黄生也满眼惶然。

  两人都转向何陋,拼命摇头,眼露恳求。

  何陋颤巍巍站起身。

  魏奉举低声劝道:“且等等,为这孽障生气不值得。”

  何陋推开他,道:“无妨,老夫身子硬朗的很,暂且死不了。不像你,一病数月。”他之前确实气闷,吐了一口血后,心头畅快多了,但气还未消。气梅子涵,气黄生,更气李菡瑶等人,又疑心魏奉举看他笑话,所以讥讽魏奉举装病。

  魏奉举无奈撒手。

  何陋冷淡地对李菡瑶道:“李姑娘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不也在利用老夫吗?这个势借得好!”

  李菡瑶正色道:“晚辈确实在借前辈的势,但晚辈明公正道,更未栽赃陷害前辈!”

  何陋哼了一声,暂且不与她争执,先转向梅子涵和黄生,目光犀利,坚定宣告道:“老夫将致函给山长,将你二人和蒋承志逐出青山书院;另,致函湖州学政,夺你们身上功名,至于你们的罪行,就由官府来判。”

  两人面如死灰,膝盖一软,跪倒在地,黄生更是膝行几步过来,望着何陋“呜呜”恳求。

  何陋硬着心肠转开脸。

  衙役便将黄生拉开了。

  韩非等人又痛又恨,悲切道:“你们怎能如此糊涂,跟着他干这没王法的事,你还不如杀了那贱人呢。”说时,眼光瞥向火凰滢,毫不掩饰眼底的痛恨。

  何陋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面,还被李菡瑶借了势,怎肯罢休;况且他心中一直认为,李菡瑶才是罪魁祸首,若非她兴风作浪,便不会会有这些事。

  因此他走到大堂中央,转身,面向堂下和外面无数围观者,举起手,高声道:“取纸笔来,老夫要亲自发檄文,广邀天下士子和各方势力,讨伐李菡瑶!”

  ********

  祝亲们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