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夜入深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1033此时的何进心中惊惧万分,难以置信的看着何氏颤声道:“妹妹,阿兄绝没有想过要对辩儿不利啊……”

  然而这会儿何进却是感受到一股剧痛自心脏部位传来,甚至七窍之中开始有鲜血缓缓渗出,就算是何进是傻子,也意识到了自己怕是中了奇毒。

  一口黑血喷出,何进猛然之间坐起身来,指着何氏道:“我可是你哥哥,你怎么下得了手!”

  何氏看着何进那一副狰狞无比的模样,却是冷笑道:“是啊,你还知道你是我的大兄,辩儿的舅父,你自己摸着良心想一想,自陛下归天,你何时考虑过我们母子的感受,若非是有平泽乡侯从旁襄助的话,只怕我和辩儿早已经沦为大兄掌控朝堂的傀儡了吧。”

  何进只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渐渐的模糊,甚至因为眼中有鲜血流淌而出,看向何氏的时候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咬牙坚持道:“妇人之见,妇人之见,悔不听人言,早知如此,我就将你们给幽禁起来……”

  一道身影出现在何氏身旁,不是别人,正是何月。

  何月看着七窍流血濒临死亡的何进,眼中禁不住流露出几分悲色。

  看得出何氏所用绝对是其毒无比的剧毒,就见何进终于支撑不住,身子一软,彻底的瘫软在地,四肢抽搐了一番,渐渐没了气息。

  一滴滴清泪自何氏双目之中滚落,渐渐的眼泪越来越多,最后何氏忍不住伏在何进尸体边上放声痛哭起来。

  如果说有的选择的话,何氏又何尝愿意做出这等毒杀亲兄的事情来,但是何进的一桩桩举动却是逼迫着何氏不得不选择自保。

  在兄妹之情面前,何氏最终选择了母子之情,她是何氏女不错,同样也是大汉的皇太后,当今天子的母后。

  如果说何进没有什么野心,只想享受荣华富贵的话,做为太后的何氏绝对会满足何进的愿望,但是人的欲望是无尽的,何进明显不会只满足于当下的一切,不然的话也不会悄悄的征调地方兵马入京。

  也正是何进悄然征调董卓、丁原这些地方兵马入京的举动彻底的刺激到了何氏,让何氏下定了决心。

  然而说到底,何氏同何进终归是兄妹,兄妹之情还是有的,亲手毒杀了自己的兄长,何氏这会儿心情自是不好受。

  何月红着眼睛,颤声道:“姑姑节哀,凤体为重啊!”

  好一会儿何氏才稍稍的恢复一些,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何月道:“月儿,你说姑姑是不是太过狠毒了,我竟然亲手毒杀了自己的兄长。”

  何月长了张口,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说何进对她并不怎么在意,但是再怎么说,那也是她的亲伯父不是吗,如今自己姑姑毒杀了自己的伯父,处在何月的位置,面对何氏,她还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将何月的反应看在眼中,何氏幽幽一叹,取过一件大氅盖在了何进的尸身之上,然后向着何月道:“月儿,你亲自走上一遭,速速召你父亲入宫。”

  何月闻言下意识的露出惊惧之色,显然是想差了,以为何氏毒杀了何进,就连她的父亲何苗都不想放过。

  何氏注意到何月的神色变化哪里还不知道何月的心思,当即便道:“你这丫头,姑姑毒杀了你伯父已经是心痛万分了,又怎么可能会对你父亲下手,再说了,你父亲对朝廷忠心耿耿,对辩儿更是疼爱有加,姑姑只会重赏你父,又怎么可能会对你父亲不利呢。”

  其实何月只是受到何进之死的刺激罢了,她那不过是条件反射,当时就反应了过来,她又不是傻子,何氏是不可能在毒杀了何进之后,再对她父亲不利的。

  毕竟如今何氏所能够依仗的除了宦官集团之外,再就是何氏一族了。只不过先前何氏一族掌握在何进的手中,所以才使得何氏一族成为了天子的掣肘。

  如果说何氏将何苗扶起来,执掌何氏一族的话,那么何氏一族自此必然会成为天子的臂助,所以说何氏是不可能再对何苗动手,反而会如其所说的那般重用何苗。

  何月悄然出了皇宫,当寻到自己父亲的时候,何月向着一身戎装的何苗道:“父亲,太后召您入宫。”

  何苗讶异的看了何月一眼,看了看外间的天色道:“太后此时召我入宫?”

  显然何苗很是疑惑,这天色都黯淡下来了,何氏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召其入宫。

  何月眼睛有些红,神念扫过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这才开口低声道:“父亲,伯父死了!”

  “什么!”

  啪的一声,何苗豁然起身,一下子将身边的茶杯给碰倒在地,当场摔成了一地的碎片,但是何苗却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何月。

  如果说这消息不是何月亲自告诉他的话,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了,不过何苗仍然是盯着何月颤声道:“月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兄贵为大将军,身边的护卫众多,就算是天王级别的强者想要刺杀都没有什么机会,怎么会突然遭劫!”

  何月幽幽道:“是姑姑亲自毒杀了伯父!”

  何苗闻言顿时如遭雷击一般,身子忍不住一晃,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之上,堂堂七尺汉子,竟然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

  可想而知何月所带来的消息给何苗带来了什么样的刺激,如果说何进是被人刺杀而亡的话,那倒也罢了,毕竟何苗也是带兵之人,甚至亲自统兵平定过黄巾乱贼,见惯了生死。

  所以何进若是被人给杀了,他也不是不能够接受,但是现在何月竟然告诉他,何进不是死于他人之手,而是死在了自己的妹妹的手中,这是何等的打击啊。

  他们兄妹三人可以说是一母同胞,乃是至亲兄妹,何氏一族有今日之荣耀,一者是因为何氏贵为皇后,一者便是何进贵为大将军。

  随着皇子辩登基成为大汉天子,怎么看他们何氏已经是成为天下最为尊贵的家族,何氏女贵为皇太后,何氏家主贵为大将军,权势、荣耀,放眼天下,哪怕是四世三公的袁家、甚至就是杨家也无法同他们何氏相比。

  只是何苗怎么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手足相残这等人伦悲剧竟然会在他们何家上演。

  何月看着何苗那头发变得苍白无比,哪里不知道何苗这是受到的刺激太大,导致精气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的缘故。

  何月连忙上前轻抚何苗背心道:“父亲千万要振作,伯父想要的太多,已经触及到了太后的底线,可以说是咎由自取,就算是今日不被姑姑毒杀,怕是也难逃劫数。”

  长吸一口气,何苗总算是稍稍的平静了几分,看了何月一眼,幽幽一叹道:“我同你伯父素来不和,就是因为你伯父野心太大,却是没有同其野心相称的手段以及能力,我也曾劝过你伯父,只可惜你伯父早已经被权势蒙蔽了双眼,自那之后,我便知道,大兄早晚会死于权势,只是没有想到来的如此之突然罢了。”

  听到何苗开解自己,何月总算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要是自己父亲想不开的话,那才是问题的。

  何苗缓缓站起身来,向着何月道:“入宫吧,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你姑姑这会儿怕是也召了平泽乡侯入宫吧。”

  何月微微点了点头道:“父亲大人果然明见万里,姑姑的确是派了人请平泽乡侯入宫。”

  何苗同何月悄然入宫,却是不知道他们的举动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袁氏府邸在京师当中倒是没有那么的显眼,但是占地面积却是一点都不小,给人一种古朴厚重之感,让人一看便知晓其家族底蕴之深厚。

  袁槐坐在那里,看着站在下首的袁绍、袁术兄弟二人,缓缓开口道:“本初,公路,你们这会儿前来见我,莫非是有什么要事吗?”

  袁绍先是看了袁术一眼,不过袁术却是微微侧首,昂着脑袋,一副不屑于理会袁绍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兄弟二人之间关系并不怎么样。

  袁槐将袁绍同袁术的反应看在眼中,却是心中苦笑不已,对于这一对兄弟之间的关系,他们袁家族老都没有办法,他训话了两三次没有什么成效也就懒得再去开口。

  袁绍缓缓开口道:“叔父,我们的人注意到何苗连夜入宫了。”

  袁槐捋着胡须道:“何苗连夜入宫又有什么可惊讶的,想来是太后召见罢了。”

  袁绍摇头道:“不单单是如此,不久之前大将军的轿子也入了宫,可是这一去就是几个时辰,也不见大将军出宫,现在就连何苗也入了宫,难保没有什么意外啊。”

  袁槐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哦,若是如此说的话,那却是要重视,何进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推出来的傀儡,眼下还有大用,却是不能出了什么差池。更不能让何进失控。”

  说着袁槐看了袁术一眼道:“公路,你即刻派人秘密联系我们袁氏在宫中所发展的眼线,我要知晓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后召见大将军以及何苗兄弟,意欲何为!””

  这边袁氏想方设法的打探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同时,何苗同何月也来到了太后寝宫。

  哪怕是已经从何月这里得知何进身死的消息,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当何苗看到倒在地上的何进的尸体的时候,何苗仍然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平日里兄弟二人关系再怎么的不和,好歹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眼看着何进身死,何苗要是没有一点的反应的话,那才是怪事。

  “二哥,你要怪我的话,小妹也认了!”

  眼睛通红的何氏坚强的看着何苗道。

  何苗缓缓的将大氅给何进盖上,站起身来,向着何氏一礼道:“太后说哪里话,大将军心怀叵测,居心不轨,娘娘赐其一死,却是其咎由自取……”

  看何苗那一副生分的模样,何氏心中一痛,上前一步盯着何苗道:“二哥,你这是在怪我啊!”

  抬起头来,何苗看着何氏,脸上努力的挤出几分苦涩的笑容道:“小妹莫要多想,大哥有今日,我早有心理准备,眼下大哥身死,却是留下了烂摊子需要收拾,还是大事为重,区区儿女私情,暂且放在一边吧。”

  说着何苗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楚毅一般道:“怎么不见平泽乡侯。”

  何氏深深的看了何苗一眼,神色一正道:“我已经派了人前去相请,若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会儿也该到了才是。”

  正说话之间,就见殿外传来楚毅的声音道:“臣楚毅,奉命前来。”

  说话之间,楚毅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大殿入口处,一身锦服的楚毅龙行虎步而来,迎面带着一股子威势。

  当楚毅目光扫过地上的何进的尸体的时候,楚毅不禁讶异的看了何氏一眼,虽然说先前何氏的反应让楚毅有所猜测,但是说实话,对于何氏能够下决心毒杀何进,还真的有些出乎楚毅的意料。

  楚毅从来就没有将何进视作大敌,便是因为何进根本就不具备枭雄之资,只不过是一个幸运儿罢了,哪怕是有今天的权势地位,说到底也不过是被世家大族给推出来的一个傀儡而已。

  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智谋,没有什么心机的傀儡,历史上死在了十常侍之手,如今被何氏轻易毒杀,可见何进之能到底如何了。

  何氏向着楚毅微微点了点头道:“平泽乡侯,大将军已死,本宫召你前来,却是希望你能够联合车骑将军稳定局面。”

  何苗被封为车骑将军、济阳侯,统率三河精骑,在京师之中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只不过平日里被何进所遮掩压制罢了。

  何苗向前一步,冲着楚毅微微拱手道:“大汉天下乱不得,此番却是要拜托平泽乡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