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抠神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百九十六章 等候程傅的到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二天一早,周大铜退了房,俩人在餐厅吃了点小米粥,便开车上路。

  这一次,当然不再是程煜开车,而是把导航设定为预订的酒店之后,由周大铜开着车,朝着哈尔滨直接进发。

  路上,周大铜突然问道:“对了,程少,您到了哈尔滨,干嘛还要用我的证件帮您开房?”

  程煜早就知道周大铜终究会有此一问,便道:“我不想留下过于明显的在哈尔滨有过诸多停留的痕迹。”

  “为啥啊?”

  程煜偏过头,看着车窗外谈不上风景的风景,不发一言。

  周大铜懂事的闭上了嘴,专心开车。

  过了半天,程煜突然开口道:“那个程翠华,其实是我的大姑。”

  “哦。”

  周大铜很随意的答应一声,但很快意识到不对:“啊?大姑?亲的?她是程董的姐姐还是妹妹?”

  “她跟我父亲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周大铜其实满肚子疑问,但这毕竟是程煜家的私事,他也知道自己不适合问的太明白。

  除非是程煜自己说。

  而程煜也的确说了。

  “我爷爷呢,年轻的时候到东北来过,那会儿不是流行上山下乡么?

  当然,我爷爷跑来的时候,这事儿还没有大规模的开展,他属于自己跑来的。

  当时,他到的就是大红沟子村。

  嗯,那会儿,这里还是个村子,不像你所看到的是个度假村。

  他认识了程翠华的母亲,但很快就遇到了知青返乡这种事,于是他就回到了吴东。

  当时,他并不知道程翠华的母亲已经怀上了他的骨肉。

  那个年代,哪怕是通信都有诸多不便,尤其是当时已经进入到一个特殊时期。

  这一耽搁,就到了九十年代。

  我大姑她母亲生病了,他们到哈尔滨求医之后,那边的医生说咱们吴东的军区总院,有一位专家,对她母亲的病有很深的研究。于是我大姑就带着她母亲来了吴东。

  我大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回事,她母亲也没瞒着她。

  所以,她当时按照我爷爷当年留下的街道名称去打听,没想到还刚好遇到了一个和我爷爷认识的街道干部。

  于是,我爷爷也才知道,他在东北居然还有个女儿。

  当时,我爷爷把家里的老宅子给卖了,三十多万,自己留了几万,把整数的三十万都给了我大姑。

  但因为那个年代卖房子以及凑钱等等都不容易,时间耽搁了不少。

  因此等他把钱送到大红沟子村的时候,我大姑的母亲已经因病去世了。

  原本我大姑不想要这些钱,但我爷爷当时是拎着一麻袋的现金去的,又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丢下钱就跑了,大姑和她丈夫,也就是劳大鹏的父亲劳进步,才收下了那笔钱。

  他们开了个食品加工厂,赶上改革开放以及国营企业改制的契机,赚了不少钱。

  但我爷爷没把这事儿告诉任何人,全都装在自己的心里。

  但我爸是什么人啊?

  九年前,他自己查到了一些线索,来了趟大红沟子村之后,才知道我大姑的存在,也才知道了当年我家的祖宅为什么会被卖掉,以及钱去了哪里。

  那之后,他们和我爸算是逢年过节都会有些联系,当然,也是瞒着我们全家的。

  他们开度假村的事儿,是我爸给他们的出的主意,在这方面,我父亲肯定比他们看得准。

  如果他们依旧守着食品加工厂,现在估计身家反而会缩水不少。

  不过我却并不知道,我父亲居然还偷偷摸摸的把劳大鹏弄到了吴东上大学,甚至还在吴东,我们家自己开发并且做物业的小区里,给他留了套房。

  甚至于,劳大鹏的户口,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通过我爷爷落在了吴东。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父亲还真是遗传我爷爷的基因遗传的很彻底,这俩人都那么能瞒得住事。”

  程煜絮絮叨叨的,说了老半天,周大铜一直也没敢打断他,直到他最后叹了口气。

  周大铜回味着这里边的诸多信息,说:“所以,那个劳大鹏,其实也算的上是您的表哥?”

  程煜点了点头。

  “那这小子也忒不是东西了,他受了您父亲,也就是程董这么大的恩惠,居然还会跟你那个表弟程傅沆瀣一气对程董不利,这孙子……”

  程煜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说:“他到底怎么想的,并不重要。

  但现在,能证实这事儿并非是他一人所为,而跟程傅也有关系的人,只有他。

  所以,不管怎样,我还都得保住他的命。

  还算好,这事儿难度不算太大,只需要花钱就行了。

  所以,我得先把劳大鹏安顿在哈尔滨,而我又不能暴露过多的信息,万一程傅查到我也来过哈尔滨,这里边就会多出不少变数。

  程傅能找到那么多人给劳大鹏做推荐人,找个人在暗网上帮他下个单什么的,大概也不会有太大难度。”

  说到这儿,程煜扭脸看着周大铜,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房,而要让你帮我了吧?”

  周大铜赶忙回答说:“知道了知道了。”

  “我租的车呢,也差不多到时间了,所以一会儿到了酒店之后,你下去帮我开房。你先做十天的预授权吧,然后把房卡给我,我去还车,你就直接离开哈尔滨得了。”

  周大铜挤了挤小眼睛,说:“程少,您这车也得用身份证登记吧?”

  “小租车公司,我当时说没有身份证,直接押了十万块给他们,他们也就放车了。这之后我也用不着租车,在哈尔滨,打车足够了。”

  周大铜点点头,说:“得嘞,那我一会儿帮您开好房,就直接去机场了。”

  程煜闭上双眼,缓缓养神。

  他当然没跟周大铜说实话。

  关于程翠华的事情,程煜其实一早就想跟周大铜说清楚,这么留下个疑问,要是周大铜胡乱猜测反而不妙。

  反正程煜坚信,周大铜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别人提及程翠华的身份,这一点,程煜还是信得过他的。

  而借着这件事,刚好可以编出个不用自己身份证的理由。

  其实实情当然不是这样,程煜根本不怕程傅会把劳大鹏跟自己牵连上,至少在程煜做好准备找他麻烦之前,程煜都相信程傅不会反过头来查自己。

  之所以让周大铜帮着开房,那间房是给劳大鹏用的。

  劳大鹏的身份证不能再用了,程傅来哈尔滨,靠得住另有所图,保不齐就是想亲眼看到劳大鹏是怎么死的。

  所以,程煜一方面要把劳大鹏留在哈尔滨,不能让他回大红沟子,另一方面还不能让人太轻易的查出劳大鹏的所在地。

  周大铜的身份证,还跟程傅住在同一家酒店,程煜估计,程傅就算是想破了头也不可能直接找到劳大鹏的下落。

  剩下的,就是程傅唯一能找到劳大鹏的地方,那就是劳大鹏飞机落地之后,他从机场一直跟着劳大鹏。

  但程煜会有无数种办法让他们无法抵达机场,或者去了机场,却发现劳大鹏已经消失了。

  程傅肯定还是要找劳大鹏,但他动用的手段越多,程煜就能掌握越多的证据。程煜怕的是,即便劳大鹏愿意指证程傅,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毕竟,暗网的事情是不能公诸于众的。

  所以,程煜还得自己想办法,让程傅留下更多的罪证。

  车子很快进入到了哈尔滨的市区,也很快就抵达了程傅预订的那家酒店。

  按照程煜的安排,周大铜下车去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一口气交了十天的房钱。

  程煜算定自己不可能真在哈尔滨呆十天,什么时候掌握的东西足够多了,程煜就打算带着劳大鹏回吴东。

  而这边的房间,只需要他拿着房卡跟前台说一声,就说周大铜是他老板,老板临时有事已经离开了,让他帮着结算一下。

  因为是预授权,酒店只需要径直结算,就能从周大铜做预授权的那张信用卡里直接扣除相应的费用,而并不需要他再出示那张信用卡。

  没多久,周大铜就带着房卡和预授权的收据回到了停车场。

  把这些都交给程煜之后,周大铜说:“程少,那我可就真的走了。您可千万别干傻事儿啊,几百万美元对您来说不叫事,为了抓住真凶,您呐就破个小财吧,可千万别想着从暗网手里省下这点钱呐。”

  程煜哈哈一笑,重重的拍打着周大铜的肩膀,说:“得了,我爸现在躺在医院里,他的那些钱迟早都是我的。你知道我现在有钱到什么程度?我至于的省这几百万么?不过,有个事我还挺好奇。”

  周大铜眨眨眼,小声说:“跟暗网有关?”

  程煜点点头,说:“我挺好奇,明早七八点之后,劳大鹏没把那笔钱交出来,暗网到底会对他有什么行动。如果可以的话,明早你醒了之后,记得打开电脑看一看暗网。没其他的事,我就是纯粹好奇。”

  周大铜哈哈大笑,说:“别说您了,我也好奇着呢。得嘞,那我明儿一早就给您呐打电话。”

  程煜点点头,说:“那你自己上去打个车吧,我跟你方向相反。”

  周大铜不再多言,跟程煜简单的告别之后,匆匆而去。

  而程煜,则是开着车,朝着机场的方向驶去。

  大概率,周大铜不会这么着急的去机场,因为程煜查过,回他家那边的飞机今天只有晚上的一班飞机了,所以周大铜应该会在市里吃个午饭,然后消消停停的等到下午,再往机场去。

  时间是临近中午的十一点四十,这会儿,程傅应该就在天空之上,正朝着哈尔滨的方向以每小时八百公里的时速而来。

  程煜到机场的时候是十二点半。

  他先把车给还了,又找了另外一家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奔驰S级。

  约好一点左右租车公司会把车送到机场,程煜便找了个餐厅,坐下吃午饭。

  接到租车公司的电话,程煜取了车,然后把车停在了停车场。

  之所以他不在酒店等着程傅自投罗网,是担心程傅预订酒店只是个花头,谁知道他在哈尔滨有没有其他的落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