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无罪的凶手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一章 M市的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阿翔来到会所一楼,见走廊有位保洁大姐,拿着拖把从一个按摩间出来,转身给房间上了锁。

  他推了推临近几个按摩间,都上锁了。瞟向门锁,这种室内房门的锁倒是不难开,可是……

  他翻遍了身上,别说铁丝了,连根牙签都没找到。

  这时,听到有说话声音传来。阿翔蹑手蹑脚的向那个房间走去,后背紧靠着走廊的墙壁,观察房间里的动静。

  原来这个房间的客人做完了足疗,准备离开。

  客人是一位油腻的中年大叔,足疗师端着记录表让大叔确认了服务项目签字。

  大叔签字后,塞给她一沓红票,小姑娘心花怒放,一脸谄媚的冲大叔笑,哥哥的叫着,听着真肉麻!

  阿翔见大叔准备出来了,快步退到走廊拐角处,想等着客人和足疗师离开,保洁还没来的空档,从房间的窗子翻出去。

  等了半天还没动静,不禁探出头去看。

  这一看,还真是辣眼睛啊!

  那位油腻的中年大叔,看着怎么也有四五十岁了,差不多跟这小姑娘的父母算同辈人了。

  竟然在门口跟小姑娘拉拉扯扯,腻腻歪歪……

  阿翔真是看不惯这种老不正经的东西。

  看到眼前的情景,他不敢想象三楼那个帮过他的按摩师也会也会跟客人有这种勾当。

  为了几百块的小费,不顾廉耻,不顾尊严的跟客人打情骂俏?

  哼!阿翔喘了口粗气。

  终于捱到那两人离开了门口,往大厅去了。

  他几步跑进房间,从窗子往外望去,是一片草丛。

  这是会所大楼后身,又有绿植掩盖,很隐蔽。阿翔双手撑着窗台,一跃而起,刚上了窗台。

  电话响了,谁这时候打电话,阿翔嘀咕着。

  摸出电话一看,八位数,还是固定电话。

  本来想挂掉,结果手滑,按下了接通键。

  “阿翔,是我”电话里传来急切的声音。

  “吴峰……”阿翔有点意外,吴峰怎么不用自己手机打过来,这是专门跑外面找的固定电话。

  难道是他怕留下通话记录?

  “阿翔,我长话短说”吴峰气息不匀,好像刚跑完三千米似的。

  这样最好了,阿翔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草丛,又回过头去,警惕的看向身后的房门。

  呵呵!这会儿,他是背对房间坐在窗台上,双腿自然的垂到窗外。

  “对,我这会儿也有点不方便……”阿翔的目光落到自己在窗台外面晃荡的大腿上,略尴尬的说到。

  “你,现在安全吗?”吴峰一听,有点担心。

  阿翔听到门口有动静,他猛的跳下窗台,轻轻带上窗子,身影融入夜色中。

  “嗯,基本上,算安全吧”阿翔边往会所后面的商业区靠拢,边环顾四周,回答道。

  “阿翔,你那个跟我联系的不记名电话卡,不要用了。警察查到我了。”吴峰捡重点说到。

  阿翔略吃惊,从上次听小勇说警察去健身中心查他的行踪,他就知道警察盯上自己了。

  这么说吴峰也被盯上了。

  他暗暗庆幸:多亏备了好多电话卡,他跟每个人联系都用不同的电话号码。一个号码被锁死了,不会牵连到其他人。

  阿翔穿过商业区,上了过街天桥,他停住脚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M市的夜,正在慢慢苏醒,车灯如梭,霓虹闪烁。

  一辆辆车自阿翔脚下呼啸而过,唯独他被抛在原地,如同不经意间错过的青葱岁月。

  阿翔拿起电话,发现没有挂线:“吴峰,你不用管我,都推我身上来,全是我做的,与你毫无关系!”

  说这话时,阿翔语气深沉低缓,透着决绝和不容置疑。

  “哦,还有,账本,你快递给我!”在准备挂线时,阿翔突然想到吴峰手里的账本。

  账本可是个不定时炸弹,在吴峰那,他怕给吴峰惹来麻烦。

  阿翔沿着马路漫无目的的走着,伸出手,揽过一把空气,看着指尖空空,颓然的放下。

  抬手打车,把自己塞在出租车后座。跟司机说了地址后,就再也不想开口讲话了。

  出租车越开越快,周边高楼大厦的光影不停倒退,恍惚中感觉时间也跟着倒退了。

  若真的能够重新来过,在为数不多的与林玲相处的时光里,他会毫不犹豫的抱紧她。

  不怕她生气,不怕她挣扎,给她温暖与呵护。

  看着出租车车窗上倒映着一张郁郁寡欢的脸,他的手想伸过去安慰,指尖触及玻璃,硬邦邦,冰凉……不禁黯然。

  他不害怕被警察锁定,也不怕被抓。只是想到那就再也见不到林玲了……。

  算了,不去想这个,他有点胸闷,大口的喘着气,过了一会儿,总算感觉好点了。

  阿翔回到家,把背包里的资料一张张又看了一遍,在会所的时候太匆忙,所有与他们有关的都带回来了。真没来得及细看。

  这会儿有时间看了,他从一堆资料里看到有雇私家侦探调查他的一份报告。

  记录了他在什么时间段都在干嘛,详细到了有点变态的地步:几点几分跟谁出去抽烟,几点到几点跟那个女子吃饭,几点到几点跟哪个女子去酒店。

  而这份报告记录了两周里,他跟至少六个不同女子去吃过饭。带两名女子去过酒店。

  他端着报告的手有点抖,他厌恶自己放纵的生活,他不知道林玲有什么特别,但是林玲确确实实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有感情诉求的,自己也是向往美好生活的,自己也想好好谈场恋爱,自己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后悔刚刚疯狂的想法了。就算重来一次,他还是愿意默默的陪在林玲身边,只要能远远的看到林玲就好,抱不抱的,不奢求了。

  阿翔点根烟,顺便用火机烧毁了那些资料。随着尼古丁的味道扩散开来,他的心渐渐平静。

  这样说来,林玲于他而言,像感情的尼古丁!让他迷恋!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阿翔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10:40。

  奇怪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估计是对会所的香薰不感冒。

  手机好多条未读信息,推送新闻有一条关于交通事故的报道:民政局门口一辆大货车碾压一名男子,导致男子当场死亡。

  阿翔本没在意,打算关掉信息起床。却在扫过这条新闻时,看到被撞男子的姓名是郑军。

  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