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不想被吃掉的人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八章 我是异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铬金属打造的武器,上面的探测仪只能探测到第二阶段异种的气息,而且最多不超过十米。

  当浑身缠满绷带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时,所有成员都感到了一阵恐惧与绝望。

  第三阶段,相当于B级搜查官,他们与对方的实力相隔着天渊,今日注定难逃一死。

  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想拼命试一下,毕竟谁也不想就这样死去。

  然而实力相差太大,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一场屠杀正在进行,血液洒满了整条街道。

  凄惨的叫声响彻夜空,让其它方位的驻扎军队,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发生什么事情了?”

  士兵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难道异种真的出现了?

  在他们恐惧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突然出现,是顺着风从远处飘来的。

  众人顺着风向望去,只见一个高瘦的人影正在向他们走来。

  一条又一条染血的绷带缠绕在他的身上,还有一些垂挂下来,在地上拖动。

  脸部的绷带有些松垮,露出了几道缝隙,当士兵们看过去的时候,心脏顿时猛地收缩。

  那是一双丝毫没有感情的眼睛,通体赤红,大量血丝从眼角部位向着四周蔓延出去。

  “异种!”

  一名年轻士兵尖叫道,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眼睛瞪大到了极致,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是真的。

  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惨叫......

  内心填满愧疚,灵魂被痛苦撕裂,陈曦看着自己的母亲,变成异种后缺失的情感,在这一刻仿佛全部回来了。

  眼眶里满是泪水,表情在疼痛和伤心的双重折磨下,变得极度扭曲。

  他声音颤抖,哽咽道:“对不起...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咬牙忍受着肉体被融化的痛苦,他跪在了母亲面前,眼里充满了悔恨与无助。

  中年妇女没有开口,只是摸了摸陈曦的额头,饱经风霜的脸上带着一丝柔和,嘴角轻轻上扬。

  此时的陈曦浑身染血,但她丝毫不在乎,直接将其拥入了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脑勺。

  熟悉的感觉让陈曦暂时忘却了痛苦,他也不管为什么死去的母亲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只想好好依偎在母亲怀里。

  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母亲没有生病之前,回到了自己小时候。

  布满血迹的脸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哪怕下一秒会死去,他也毫不在意。

  母亲的死是他目前为止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因为他的迟到,母亲死不瞑目。

  可以说,如果不是变成异种后缺失了情感,他可能会被愧疚活活折磨成疯子。

  陈曦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母亲的怀抱,失而复得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然而,美梦终究会有醒来的那一天。

  不管眼前的一切再怎么真实,陈曦的母亲都确实去世了,甚至可能已经被火化,躺在了狭小的盒子里。

  殷红色的血液滴落在陈曦脸上,泛着热气,带着一种特有的血脉相连。

  陈曦猛地被惊醒,抬头看去,顿时骨寒毛竖。

  眼前的画面让他无法接受,破碎的瞳孔一下子愈合,同时溢出了惊涛骇浪般的血丝。

  母亲的脖子断了,是被一剑砍断的。

  鲜血汨汨而涌,喷射在他的脸上,犹如一张血丝幕布,包裹住了他最后的人性。

  伤口平滑的脑袋滚落在他的脚旁,温暖慈祥的表情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痛苦与伤心,以及憎恨!

  嘴唇颤抖,恐惧填满了陈曦的脑袋,身躯一直在发抖,他想要伸手将那颗头颅捧起来,但又总会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收回。

  眼神里的惊惶无措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各种各样的情绪一股脑出现在他的脸上,面目简直扭曲到了极致。

  看着母亲的脑袋,他先是轻轻笑了两声,期间泪水一直在流淌。

  笑声不断增大,同时也变得越来越疯狂,到最后直接是发出了一道声嘶力竭的哭喊。

  “你小时候不是答应过要好好保护妈妈的吗?”

  “小曦,妈妈的脖子疼,好疼...”

  “去世的时候你没有来,现在我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却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人砍头,你还是人吗!?”

  脚下的头颅,眼里满是憎恨,此时此刻居然开口说话了。

  那一连串的话语,当真是字字诛心。

  陈曦痛哭着摇头,拼命捶打自己的脑袋。

  他感觉自己像是跌入了无尽深渊,愧疚与无助压得他喘不过气,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陈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无助的看向四周,饱含伤痛与惊慌的眼神让人无比心疼。

  此时,他迫切的希望有个人能来解脱自己,让自己远离眼前的一切。

  然而,他被孤立在了这个世界,周围没有一个人。

  徐腾张倩,还有手持长剑的秦风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母亲的尸体,以及那颗会说话的脑袋。

  从刚刚到现在,那颗头颅就一直在用憎恨的眼神看着陈曦。

  “你别看我,我求你了,你转过去,你转过去啊!”

  “为什么?你不是生养我的母亲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

  陈曦大叫着向后爬去,声音嘶哑,双手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血痕。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母亲慈祥的眼神竟会变得这么可怕。

  那种被看着的感觉,简直比身体融化还要痛苦数百倍!

  可无论他走多远,那颗头颅都会滚动着跟过去,继续用那种眼神死盯着陈曦。

  并且,它还在不断开口说话,语气阴冷,道:“你让你的母亲死不瞑目,你让你的母亲被活生生砍头,你不是异种吗?你的力量呢?”

  “连续两次让你的母亲经历悲痛,你还算是个人吗?”

  “你是人吗?”

  “你是人吗?”

  .........

  重复的问题在陈曦耳边不断回荡,折磨着他的神经,摧毁着他的心理防御。

  此时此刻,陈曦就像是个精神病人,悲恸的躺在地上哀嚎,双手抓挠地面,力度之大,以至于十个指尖全都烂掉了。

  “回答我!”头颅尖声叫道,带着无比浓郁的怨念。

  “你给我闭嘴!”

  终于,被折磨到极致之后,陈曦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他咆哮着站起身来,直接将那颗脑袋打成了碎渣!

  同一时刻,他的眼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愈合的瞳孔再次破碎,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一颗又一颗散发着晶莹的光点出现在了眼白部位,取代了原本的血丝。

  瘦弱的身躯缭绕冰冷的气息,所有的伤口都在一瞬间全部愈合,并且没有留下一丝伤疤。

  陈曦颤颤巍巍的站直了身子,诡异的瞳孔看向母亲的尸体,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我不是人,我是异种!”

  这句话说出的之后,周围的一切便开始燃烧起来,所有的事物都在消失,另一片世界缓慢出现。

  秦风手持长剑,心头突然涌现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紧接着,陈曦的身体便开始高速愈合,血肉再次变得饱满。

  “什么?”

  秦风大惊失色,在自己的肉体气浪之下,这家伙居然还能恢复?

  之前他可是看着陈曦缓慢融化的,并且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一个第二阶段的异种,凭什么这么强?”

  随后,他摇了摇头,看向陈曦的眼里满是惊诧,道:“不对,这家伙的气息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对面,呼出一口浊气之后,陈曦缓缓将头抬了起来。

  四目相对,当看到对方那双破碎的瞳孔之时,秦风的身体当即一颤,眼里流露出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