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筝爱一心人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二章 涨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原来是借口“打电话”拿走她的手机,然后把他和她的同款无厘头大长辫照片合成情侣照,设置成了她的手机屏保。

  白荷举起手机,问他:“你的手机不会也用这张照片当屏保吧?”

  他还没来得及设置,不过正有此意。

  见他不说话,白荷眯起眼睛审视他,说道:“所以,你不会已经爱上我了吧?”

  覃小津一愣,冷嗤:“往自己脸上贴金!”

  白荷被无情地嘲笑自然不服气,她走过去伸手:“把你的手机给我看一下,你一定是设置了和我一样的屏保。”

  覃小津庆幸地拿出自己的手机,他手机屏保是他自己的古筝写真照片。英俊潇洒,卓尔不凡。

  但白荷还是骂道:“自恋狂!”

  覃小津拿回自己的手机,冷嗤:“我自己恋自己有什么错吗?总比你恋着我好吧?”

  居然可以倒打一耙!

  白荷愤愤:“谁恋着你了?”

  “你啊,不然你用我的照片做你的手机屏保干什么?”

  来了来了,这个男人又无赖了。

  白荷严肃说道:“覃先生,这手机屏保明明是你把我设置上去的。”

  “有证据吗?”覃小津说着一脸傲娇走进房间,动手处理电脑。

  无耻!自恋狂!变态!

  白荷在心里还没骂完,覃小津已经摆弄好了电脑。

  他神气地走回白荷面前,说道:“我是生活不能自理,可是可以帮你打理啊!”

  白荷堆给他一个假笑:“谢谢覃先生,有劳了。”

  “不是白打理的。”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白荷知道。她本能捂住自己的领口,警惕看着覃小津:“覃先生想要我报答什么?”

  白荷的反映让覃小津很不爽,他讪讪说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什么时候占过你便宜?”

  性感的唇上下一翻,浑然不认账了,所以此前啃了她很多次的那位男士是外星人?

  “覃先生是真君子,不为美色所动,佩服佩服。”白荷讥笑了一句。

  覃小津也不恼,只是反唇相讥:“主要白小姐并不是美色,长得很一般。”

  白荷仰天大笑两声:“覃先生到底有什么图谋?直说吧!”

  “我要当你小说的男主角,不,是女主角。”覃小津微微笑道。

  白荷:“……”

  “我希望明天可以看到白小姐的新文大纲。”覃小津拍拍白荷的肩出去了。

  白荷目光一闪,眼前不断闪过覃小津画舫中的画面,心里似乎朦朦胧胧涌出一个创意来。

  ……

  ……

  蓝花楹树苗种植园。

  牛叔正打理着那些蓝花楹树苗,老张站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看人劳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销路不错吧?”老张问。

  “预定的单子越来越多了,你看我都忙成狗了。”牛叔手不停活。

  “一头牛忙成了一条狗,这是赚得盆满钵满,你可真能干!”老张乐呵呵的。

  “我只负责打理这些树苗,销路还是要靠我的那两个小子去拓展。”

  牛叔有两个儿子,都从事蓝花楹树苗销售事业,住在城里,并不住在蓝花坞。牛叔的妻子帮儿子们带孙子,操持家务,也不住在蓝花坞。

  牛叔提起儿子挺骄傲的。

  “蓝花楹木质较软,台风天气频繁的地区一到台风天经常会把整棵树树枝刮断。树枝从十几米高空砸下来,能把木瓦结构的平房的屋顶砸出一个大洞,还会伤及市民,所以出于安全考虑,蓝花楹就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了。”牛叔介绍着蓝花楹的发展史。

  “但是她开花的时候实在是太漂亮了,作为行道树,风景独好,所以近几年又流行起来了,有我两个儿子出去跑业务,我这里的订单也就多了。但是蓝花楹生长周期较长,培育蓝花楹树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看这些树苗,冠幅300公分,地径8公分,米径7公分,整棵树苗的高度也就300公分……”

  牛叔介绍其自己培育的蓝花楹树苗比介绍亲儿子更加骄傲。

  “生长缓慢才珍贵啊,价格才能走高啊。”老张乐呵呵说道。

  “那是那是,所以你们老覃家可以涨我的田租了。”

  整个蓝花坞除了牛叔、叶知秋、扬扬、缦缦、莫默几个家里少量的房屋和田地外,大部分的房产田产山林都是覃家的,牛叔要种植蓝花楹树苗,自然得向覃家租用,不过覃老先生在世的时候定下的租金很低廉,此后也没有再涨过租。

  每年收租的事都是老张来找牛叔交接的,所以这么多年下来,老张和牛叔已经颇为熟络了。

  “这我得回去提醒提醒山海。”逛到蓝花楹树苗种植园,偶然听到牛叔和老张的对话,向前挺兴奋的。

  向前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赚钱这件事上绝对不能吃亏。

  高金娴却咳了咳,给了向前暗示。

  从牛叔的蓝花楹树苗种植园离开,向前问高金娴:“你咳嗽是为了暗示我吧?”

  高金娴不说话,这还要问吗?

  向前乐道:“我就知道你这么壮不可能生病的。”

  高金娴:“……”她哪里壮了?

  奈何向前看不懂她除了咳嗽以外的其他暗示,比如不满的眼神。

  他甚至还要补一句:“你最近真的胖了,一定是春节吃多了常苏做的饭。”

  一旁,常苏不好意思地笑。这是在夸他吗?

  “伯父伯母晚上还是要留在蓝花坞吃饭的吧?村里有一种野菜叫大青叶,摘回去炒成一盘菜,味道特别好的。”常苏说着已经去路边寻找大青叶去了。

  高金娴看着常苏的背影心里欢喜:真是个勤劳的好孩子。

  向前却说道:“这样的人当女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怎么不好了?”高金娴马上反问,语气里尽是不满。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欢喜的。

  “男人嘛,总归是要以事业为重,他要是成天围着厨房转,会不会太没出息了?”向前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高金娴立马反驳:“世俗!你这个当爹的不会搞事业吗?咱们向清自己不能搞事业吗?一个家里要那么多人搞事业干嘛?总要有人主外有人主内的啊!我看萧占就挺好,长得帅,脾气又好,关键厨艺好,能够牢牢抓住咱们女儿的胃。”

  “是抓住你的胃吧?”向前真相了。

  高金娴斜睨了向前一眼:“你的胃就没被抓住?”

  两个人无言以对,不过并没有什么羞耻心。

  “你刚刚在那个种植园里咳嗽,是想暗示我什么来着?”话题终于回到了最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