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非卿不许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八十三章 等待着风暴的爆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她的举动让白倾倾有些愕然,脑子里闪过曾经林乐棠道歉的画面,那个时候的她眼里有的是委屈和不服,每一句的都对不起都在碾碎她的倔强,但今天的这句对不起,就是发自心里的抱歉和愧疚,也许这才是林乐棠请她喝咖啡的原因,想和她说上一句真诚的对不起。

  “你赶紧坐下来吧!好多人看着呢!”咖啡厅里不少的人都朝这边透来了奇怪的目光,白倾倾赶紧拉着她坐下来。

  经她提醒,林乐棠也发现自己举动在这咖啡厅里显得突兀,立马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白倾倾,神色有些黯然,“白作家,我知道自己之前错的很离谱,你不接受我的道歉我也能理解,我只是觉得自己欠了你句正式的对不起。”

  看着她紧张无措地紧捏着自己的手指,“以后叫我倾倾就好了,白作家这个称呼我听着脑子发疼。”表情释然地冲她笑了笑。

  林乐棠表情微愣,嘴巴微张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人,“白……”有些激动,想起了白倾倾刚刚的话卡顿了尾音。

  ”嗯……”扬了扬眉稍,抬高了音量,像是在抗议她下个字要发出的音调。

  “倾倾……”两个字卡在喉骨,用力的吐了出来,白倾倾闻言笑了起来,戏虐的说道,“我的名字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叫,对吧!”重新拿起面前的果汁杯点了点,吮了管果汁,“好喝!”

  “倾倾!”在叫似乎就顺口多,“谢谢你!”林乐棠凝重的表情松懈下来,仿佛一个困扰了她很久的问题终于得到了圆满的结束。

  白倾倾回了个笑,继续喝着杯里的果汁,看着窗外那片依旧亮如明镜的天。回想起在云都百货见林乐棠的那次,也是在类似的咖啡馆里,也是这样晴白天,只是心境已然大不相同,没了剑拔弩张的硝烟气,心平气和的面对面坐着,而对面的那个张牙舞抓女孩也收了自己尖锐的抓牙,变得温顺可人。

  时间就像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能削去人事的偏见和矛盾,也亦是一面光可鉴人的照妖镜,无论你炼的什么幻行术,终有一天会现形,无所隐藏。

  见完苏墨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饭的时候,本想将车直接开到车库库里放着,却见门口站着两排的黑衣人。黑色的西装服、黑色的皮鞋、黑色的领带、带着黑色的墨镜,无任何的表情,统一把手交叠的握着,那站姿笔挺得就像是大学军训里教官站军姿的标准。

  心里带着疑惑车开得很是缓慢,细看了那些人里没有熟悉的阿森或者是阿树的面孔。

  这是阿思新雇的保镖?

  只见一个人走了出来,直挺挺的就只身挡在了她的车前,还好她行车速度不快,轻点了刹车,车就停了下来。

  可那人的举动,还是惹得白倾倾心里感觉不快,就不能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来示意她停车吗?非要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她不禁怀疑自己要是不停车,那人是否也会以这种不要命的方式挡在车身前。

  当然她不会去试这样的可能性,而且那人也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就在她心里还冒着那些疑问的时候,拦车的人已经来到她的车窗前,敲了那扇玻璃车窗。

  近距离的观看,白倾倾才发现拦车人居然是个棕发蓝眸的外国大叔,正用手示意她摇下车窗。白倾倾按下车窗键,“你是?”疑惑地看着他。

  棕发蓝眸的大叔端着一副没有什么表情蜡像脸,机械地说道,“老爷要见你!”说完这句话就弓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白倾倾打量着眼前的人好一会,发现他似乎和那边站着的那些人不同,虽然都是白衬衫黑西服,但他没有像那群人一样带着墨镜,而且打的是领结而不是领带,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也十分的强硬,像是经常指使人做事的姿态,说话的语气也是傲慢自大,虽然他面部没有什么表情,但她还是从他的眼神捕捉到一丝鄙夷。

  一点保镖的样子都没有!

  哪怕他现在正躬着腰,一副恭敬的样子,但行为上大有强迫她一定要下车,否则就不起来的意思,根本就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

  白倾倾只能推开车门,跟着他去见他口中说的“老爷”。

  其实她大概能猜对对方是谁,这样的阵仗除了那位,估计也没有其他人了。

  走进大厅里,就见那位“老爷”坐在正中央花梨木沙发上,许思舟则坐在另一侧,许思舟见她进来便起身示意她过来。

  白倾倾注意到那老爷的嘴角的纹理皱了些许,像是不满意许思舟对她那么殷勤,可也没出声制止,任由着许思舟将她带到一旁。

  走近了的白倾倾将老爷看得更加细致。一身宽松休闲衫,配了宽裤,衣料的剪裁是像时下流行的慵懒风,但款式却不是青年人的浮夸,是中规中矩的老人衫款式,像是时尚和复古的结合版。

  也是一头的棕发,不过眼珠亦是棕色,瞳孔一深一浅,如果这是张年轻人的脸,这样的眸白倾倾一点会说有妖气,但现在这双眸在一个老人家的脸上,却有种看不透的神秘,你无法读出他此时的喜怒哀乐,平静得骇人,可又透着能洞悉人心的精光,让她不敢直视。

  也许这就是M财团掌舵人的气度和威压,像她这样的凡夫俗子自然是无法与之对视,白倾倾有些自嘲地在心里想道。

  她知道许思舟的爷爷不喜欢她,一开始也没希望威廉能用慈眉善目的柔光看着自己,心里自然也没觉得有多难受,而且阿思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她,表示他此时此刻和自己是同一阵营,哪怕是心里慌乱,她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眼前这个气场强大的老人。

  “你就是白倾倾。”语调沉稳,听不出话里其他的感情色彩。

  但听在她耳里却是如暴风前隐秘在夜色的海面,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实则是海面深处是暗流汹涌,在深海里一点一点积蓄着力量,等待着风暴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