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暖君 » 正文
| 繁体版

第159章 较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离金县一百来里路的军营中。

  阔大的帅帐中,谢泽阴沉着脸,看向急步进来的安孝智。

  安孝智拱手见礼。

  “伤得重,问了十来句话,就死了。

  是一支百人队。说是,就是让他们来探探虚实,是攻打曹县还是金县,由他们自择。

  因为路上遇到咱们两支小队从曹县往金县过去,他们为了避开那两支小队,就攻打了曹县。”

  “探什么样的虚实,要扔进来一百名轻骑精锐?”

  谢泽眼睛微眯。

  “我觉得是王妃。”安孝智看着谢泽。

  “不是王妃,是我。”谢泽声调里透着冷意。

  安孝智看着他,没说话。

  “去看看,孝明和孝锐要是回来了,让他们过来。”沉默片刻,谢泽吩咐道。

  安孝智欠身应是,出去没多大会儿,就和安孝明、安孝锐一起,进了帅帐。

  “人马都清剿干净了。”安孝明拱手禀报。

  “曹县烧了小半座城,好在县令沈光及时开城,蜀军只把人驱出来,并没有滥杀,百姓伤亡不多。

  金县平安无事,王妃平安。”

  “说说祁伊。”谢泽凝神听安孝明禀报完,看着三人道。

  老五安孝锐看向四哥安孝智。

  “五年前,我和大哥游历蜀地的时候,遇到过祁伊。

  那时候,祁伊已经入幕简明锐,都说简明锐极是推崇他,待他亦师亦友。

  那天正好有个文会,请了他讲学,我和大哥就去听了。

  祁伊三十岁不到,长相穿着,都极普通,不亢不卑,淡然自若。

  那天他讲的是天人之道,极有见地。

  之后,向他询问以及探讨的人极多,他有问必答,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极其明白透彻,而且,他极会说话,所说所答,听起来坦诚耿直,却面面俱到,绝无伤人之处。

  大哥说他耿直却不伤人心,是因为他洞悉人心人情,心地宽厚,我当时也这么觉得。”

  “大哥很看重他,我们想办法打听过他,可是能打听到的,几乎没有有用的东西。

  他遇到简明锐之前如何,哪里人,家境如何,一点儿也打听不到。

  他官话又说得极好,听不出口音。”

  老三安孝明补充道。

  “蜀地把安帅树为武圣人,忠义表率,到处建祠祭祀,还说安家是圣人之家什么的,据说就是他的建议。”

  老五安孝锐一边说一边往下扯着嘴角。

  “这件事,姑婆很生气。”

  安孝智轻轻拍了下安孝锐。

  “姑婆说,安家都是人,没有神。蜀地把安家树成那样,是不给安家留活路。”

  “简家从最早一位简相起,心胸就不够宽广,如今据守一方,更是显露出了这份局促狭隘。”谢泽嘴角往下,扯出丝冷笑。

  “姑婆也这么说,姑婆还说,安家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家,可也不是随便哪个池塘都能容得下的小泥鳅,说简相忧虑得太多了。”

  安孝锐说着,想撇嘴,却又笑起来。

  “祁伊,算是无为县人吧。生父姓夏,祁伊还是襁褓之中时,父母带着他逃难到无为县。

  不到一个月,祁伊生父病死,母亲带着他改嫁给了一个姓祁的游方郎中,祁郎中待祁伊母子极好,特别是待祁伊,爱逾性命。

  荣安城陷落那年,无为县兵乱,之后,再听说祁伊,就是入幕简明锐之后了。

  直到无为兵乱,祁伊一家下落不明之前,祁伊一直姓夏,名继业。”

  谢泽简洁的说了祁伊的过往。

  安孝明和安孝锐一起看向老四安孝智。

  安孝智沉默片刻,看着谢泽道:“大帅声名过于响亮,您成亲这事儿,议论极多。

  去年六七月里,姑婆接到京城安老夫人一封信,很高兴,那么多年,我头一回看到她那么高兴。

  姑婆一个人坐在月下,喝了半夜的酒。

  从那天起,姑婆就开始准备我们到京城的事儿了。

  到您和王妃赐婚的旨意下来,家里讨论这事儿,我们都担心这是为了利用王妃的身份,利用那份血脉。

  姑婆说,她见过小时候的您,说皇上和太子大约不介意利用这血脉,可您必定不忍心、也不屑于欺凌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

  姑婆还说,皇上和太子最大的长处,是先是人,其次才是皇帝和未来的皇帝,他们不介意利用欺凌王妃,却不会拿您来做这份利用。

  姑婆既然能这么想,能看到想到这些,想来,祁伊更应该能想到。

  象刚才大帅说的,这场枉填人命的偷袭,是来试探大帅,来找大帅的弱点的。”

  “祁伊要是象你姑婆想的这么清楚明白,就不会再把这百十名精锐投过来送死。

  阿苒把旗子树起来了。”

  谢泽眼睛微眯,随即露出丝笑意。

  “祁伊必定以为是您竖的这面旗。”安孝智愉快的笑道。

  “阿苒是你们安家人的脾气,遇事先想着往前,从不退缩。

  我不放心她,最好,你们兄弟三个中,能去一个人,护卫她。”

  顿了顿,谢泽声音落低。

  “阿苒不能有任何意外,这一件上,我们之间绝无分歧。”

  “让小五去吧。”

  安孝智看向老三安孝明和安孝锐,答的很快。

  “三哥和小五都极敏锐,临阵之时,料敌极准。可小五运道更好,他是个有福运的,更宜于去护卫王妃。”

  安孝锐一边笑一边点头,“我去吧,最好能多挑几个好探报给我,有什么事儿,知道得早,才能跑得快。”

  “让石南陪你去挑,你也去,帮他看着些。”

  谢泽嘴角勾出丝笑意,先吩咐了句安孝锐,又看向安孝智道。

  ……………………

  栎城。

  简明锐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折扇,凝神听探报禀报完,看向祁伊。

  “李字旗竖到了金县城墙。”祁伊看着简明锐,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谢泽想到你的用意了?诱饵?”简明锐很不确定的问了句。

  “我倒觉得,这是那位姑娘自己竖的旗。”

  祁伊站起来,走到窗前,遗憾无比的叹了口气。

  “那一次,我该跟你一起去。

  这是我的失误,以为那姑娘被关在方寸小院十几年,纵有通天之能,也被关成傻子了。

  我忘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又犯了自大的毛病。”

  简明锐有几分怔神,“那天的事,事无巨细,我都和你说了,那姑娘确实不简单,不过,也不至于象你想的,什么通天之能,不简单一点的普通女孩子,要说不同寻常,是她身上那份血脉。”

  “嗯。”祁伊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再看看吧。”

  “这一趟,白白折损了百余精锐。”简明锐有几分肉痛道。

  祁伊看了他一眼,“不算白白折损,竖起来的这面李字旗,就值得这百余精锐。

  不管是谁竖的,谢泽还是那位姑娘,总之,他们都很看重这面活招牌。

  下一步,这位姑娘身边只怕要增添护卫了,只是不知道谢泽要派谁去,唉,要是能知道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