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暖君 » 正文
| 繁体版

第19章 不讨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霍文灿盯着滴漏,再等了一刻多钟,深吸了口气,吩咐小厮,“上去看看。”

  小厮垂手应了,一溜小跑上楼。

  他比他家三公子更着急。

  他家三公子下午还有公务呢,中午吃饭的功夫有限,再多耽误一会儿,他家三公子今天这中午饭可就一口也吃不上了。

  饿着了三公子,这可就是他们这些小厮侍候不周了,就算不扣月钱,那也是件极其没脸的事儿。

  小厮步子轻快,到雅间门口,隔着帘子恭声道:“姑娘,车子已经备好了,我们三爷一直在楼下等着呢。”

  李苒刚刚盛了点儿羊肉汤,示意焌糟掀起帘子,看着小厮道:“我刚才不是跟你们三爷说过了,不用他送,我自己回去。替我再谢谢你们三爷,告诉他,我自己回去。”

  小厮垂着眼皮,欠身应了,退了两步,转身下楼。

  霍文灿气的一甩袍角,直冲上楼,一把甩开雅间的帘子。

  周娥忙拧身回头,看了眼霍文灿,转回身接着喝茶。

  她不管这样的闲事,也轮不着她管。

  “小妹是不周了些,我已经给姑娘赔了礼,姑娘还这样拿乔,也太过了吧!”霍文灿真的很生气。

  这位姑娘太不讨人喜欢了。

  李苒听的连眨了几下眼。

  他竟然是这样想的,有意思。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第一,令妹很好,第二,我不用你送,第三,吃好饭,我还要逛一逛,逛到天黑,再吃了晚饭,才能回去呢。”

  “你!”霍文灿气的脸都要青了,“怪不得……”话冲到一半,霍文灿硬生生咽下后一半,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苒端起酒抿着,想着霍文灿这个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怪不得大家都不喜欢她?

  她是不讨人喜欢,从前是,现在肯定更是了。

  李苒慢慢悠悠吃好喝好,又喝了几杯茶,摸出张金页子准备结帐时,已经又过去两刻多钟了。

  没等她开口,焌糟忙上前笑道:“三公子已经会过帐了。”

  李苒低低哈了一声,收起金页子,下了楼。

  果然,刚才上楼催过她的那个小厮正垂手等在楼梯口,见她下来,迎上一步,欠身道:“我家三爷吩咐小的等在这里,侍候姑娘回府。”

  李苒站住,片刻,示意小厮,“走吧。”

  周娥跟在后面,很有几分意外的看着跟着小厮往边门上车的李苒。

  她以为她真要逛到天黑后,吃了晚饭再回去呢。

  李苒回到长安侯府。

  这一回跟上一次不同,她进到翠微居时,翠微居里的丫头和她出去时一样,一个没少。

  她一进屋就有热帕子擦脸,热茶润喉。

  只有秋月,脸色相当不好看,眼角仿佛还有点儿泪光。

  三娘子走后,她先被夫人一通训,又被老夫人训了一通,这会儿,心里还正堆满着扑天盖地的委屈。

  她有什么错?

  这么位姑娘,她有什么办法?她能怎么办?

  夫人和老夫人不也拿她没有办法吗?

  她一点儿也不想当这个主事大丫头了!

  ……………………

  霍文灿中午真没能吃上饭,回到府里,换了衣服,包了一包点心带上,就急急出城,往几十里外的京畿大营清点查看刚刚运到的冬衣。

  到京畿大营没多大会儿,留在丰乐楼送李苒回去的小厮就赶到了。

  听小厮说李苒又过了两刻多钟才下了楼,下了楼倒是直接上了车。小厮是看着她进了长安侯府才离开的。

  霍文灿莫名松了口气,随即又想错牙。

  这位姑娘,真是一点儿都不讨人喜欢。

  ……………………

  长安侯府里。

  陈老夫人听门房禀报说,是霍三公子的小厮湛金送李苒回来的,一下子就沉了脸。

  陈老夫人耐着性子,等三娘子李清柔回来,和张夫人两个,仔仔细细盘问清楚了,打发走李清柔,陈老夫人就咬牙切齿上了。

  “这个祸害!我就知道这是个祸害!你看看,是灿哥儿送她回来的!这事儿,柔姐儿竟然不知道!”

  张夫人脸色也很难看,“灿哥儿说要找个好看的。”

  “柔姐儿不好看?柔姐儿多好的孩子,多端庄多好看,哪儿不好看了?还好生养!

  武将之家,这子嗣最要紧!

  柔姐儿哪儿不好了?

  这不是灿哥儿的事儿,这是那个祸害!跟她娘一样,狐狸精,害人精!

  她这是使了什么法术?她怎么搭上灿哥儿了?她是怎么搭上的?

  灿哥儿是个好孩子,哪见过经过她这样的狐狸精?

  这个狐狸精,这个害人精,我就知道她要害人!”

  陈老夫人越说越气,把炕几拍的啪啪乱响。

  “柔姐儿是个傻孩子。”张夫人脸色微微泛白。

  “不能由着她害人!”陈老夫人是个果断的,“她娘害了安哥儿他爹,我不能再让她害了灿哥儿,害了咱们柔姐儿!

  给她找个婆家,把她嫁出去,越快越好!

  这样的祸害,不能多留,一天也不能多留!”

  陈老夫人气的啪啪拍着炕几。

  “嗯,这样最好,就算不嫁出去,也得先找门亲事定下来。定了亲之后,她要是再敢作妖……”

  张夫人话没说完,就被陈老夫人打断:“她再敢作妖,那再好不过!她再敢作妖,那就是作死!”

  陈老夫人和张夫人都是干脆利落人,隔天一早,陈老夫人就把一等官媒花媒婆叫进了府。

  花媒婆早先和陈老夫人她们家是邻居,陈老夫人成亲时,就是托在花媒婆手里张罗的。

  当然,当年的花媒婆,还是个不入流的最低等媒婆,后来一路水涨船高,到如今,已经坐到京城媒婆行当的头把交椅,只在象长安侯府这样的高门大户走动说媒了。

  花媒婆带着大儿媳妇乔大嫂子,到的极快,听陈老夫人说让她给李苒找个婆家,立刻满口答应。

  出了长安侯府,乔大嫂子低低抱怨道:“阿娘,你看你,全应下了,这事儿可不好办。”

  “我知道。”花媒婆瞥了儿媳妇一眼,“我平时怎么教你来着?先看脸色再说话。

  你没看到老夫人那脸色?是能说话的脸色不是?

  这会儿,不管她说什么,都得先应下来,不但要应,还得应的干脆,应的利落,但凡迟疑一星半点儿,多说半个字,那就是把人家得罪了。”

  “可这事儿,应完了,后头咋办?她们府上这位姑娘,满京城谁不知道?那身份儿可不一般,谁家……”

  后面的话,乔大嫂子没说出来。

  老夫人要给那位姑娘找个商户,还得是外地来的行商,娶完了就得走,走的越远越好,走了就不能再回来,还说年青的拿不住她,得找个上了年纪能拿得住管得住她的。

  这样的商户人家有,还有不少,可有胆子敢娶她们府上那位的,她觉得没有,一家都没有。

  “你瞧瞧你,又冒傻气了吧。

  我教过你多少回了,我,你,咱们,能比人家老夫人还聪明了?难道人家想不到?

  噢,人家都想不到,就你想到了是吧?瞧把你聪明的。

  我不是教过你,不该聪明的时候,不能犯傻!”

  花媒婆一巴掌拍在儿媳妇后背上。

  “她说怎么找,咱们就怎么找,咱们只管找她说的那样的人家。

  至于人家肯不肯娶,敢不敢要,咱能知道?咱肯定不知道。

  再说了,你咋知道这满京城没一家肯的?这话你敢说?

  这事儿,得一步一步的走,先找人家,别的,”花媒婆一声干笑,“咱们可不能比老夫人聪明了,犯不着!”

  乔大嫂子恍然悟了。

  可不是,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人家,是她们婆媳的事儿。找到了人家,人家肯不肯娶,那就是不是她们的事儿了。

  她不能多管闲事,替别人作主。

  ……………………

  霍文灿一直忙到第二天将近中午,才回到京城。

  太子比他更忙,直到傍晚,霍文灿才找到机会和太子几句闲话。

  霍文灿尽可能详细的说了他妹妹昨天请客经过。

  这场请客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太简单太明了了。

  至于他追到丰乐楼,等了大半个时辰这事,霍文灿一句没多说,只交待了句追上她,让小厮把她送回去了。

  说不清为什么,他不愿意多提这件事儿。

  “她们说了什么?”太子凝神听了,转头看向谢泽问道。

  王家六娘子王舲的阿娘谢夫人,是谢泽嫡亲的姑母,谢泽和姑母还算亲近。

  “她不知道金陵王家,也不知道安家,说是只看过几本诗书,从没见过外人,这些应该都是实话。”谢泽的声音微沉而清冷。

  太子嗯了一声。

  她的住处,是谢泽亲自去查看的,确实是只有几本诗集,确实没见过外人。

  “她说自己是不该出生,也不该活着的人。说乐平公主不该活着。说现在在长安侯府很好。问了长安侯府的过往,问了荣安城,还问了玲珑居。

  说霍大娘子邀请她,只怕是不得已,她不好不到,更不好久留。”

  李苒和王舲说过的话题,谢泽件件都说到了,却又简洁之极。

  “问了玲珑居?”太子眉梢微挑。

  “嗯,她很敏锐。”谢泽点头。

  “是好事儿。”太子不知道想到什么,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