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红尘篱落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卷第三百二十三章 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陈子建正在病房里和二秀还有陈天天一起说笑,病房里笑语连连,一片温馨。

  陈子建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来了,陈子建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脸色立马就变了:“果然是她,好狠毒的人,不过我现在也不需要了。”

  二秀看着陈子建变了脸色就问陈子建:“怎么了?”

  “是天天她妈发的信息,你看。”陈子建将短信给了二秀和陈天天看了。

  “告诉她,你的资料已经找到了,你不知道有什么资料在她哪里。”二秀看了一眼陈天天。

  “什么资料?”陈天天看着陈子建和二秀问,陈天天从来都不知道冯睿和陈家真正的矛盾在哪里,只是口头听冯睿说。

  “没有什么,是你爸之前的东西在家里放着,被你妈保存起来了,等有时间了让你爸回去取。”二秀笑着对陈天天说。

  陈子建看了一眼二秀,二秀的心肠真好,于是陈子建也配合着二秀说:“是的,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东西都在家里放着呢。”

  “天天,这几天要是有时间了你去看看你的妈妈,顺便和你爸爸一起去看看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二秀笑着说。

  “哎哟,你这是怕我爸旧情复发,让我替你监视着呢,我才不去呢。”陈天天撅起了嘴巴。

  “你爸要真的能旧情复发我倒是祝福他啊,多好的一家人,干嘛要分散呢。”二秀知道离散的痛苦,万不得已谁愿意分开?

  “二秀姐,我和你开玩笑的,我爸都和你要结婚了,还能旧情复发,别那么憋屈的,我就喜欢你这敢爱敢恨的样子。”陈天天哈哈大笑。

  陈天天是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对婚姻看得比较开,能过就过,过不了就离婚,何苦要绑着自己痛苦俩个人,有些人其实口口声声的说着为了孩子,却不知道不和睦的家庭对孩子的伤害更大。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二秀笑骂着陈天天,按说,陈天天应该叫她阿姨的,可是陈天天天天的喊着他们“二秀姐,子建哥”。

  二秀好奇陈天天为什么要这样叫,陈天天调皮的说:“你们的春天来得比我早那么一丢丢,所以你们勉为其难当哥哥姐姐吧。”

  二秀很喜欢陈天天那活泼可爱的性格,俩个人相处了几天竟然有说不完的话。

  陈天天也觉得二秀人不错,最起码坦坦荡荡的,做人就应该坦诚相见。

  几个人开开心心的说笑着,时间不久,陈子建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是陈子建吗?”电话那端问道。

  “是的,你是?”陈子建实在是不想接陌生的电话,可是这个电话不屈不挠的响着。

  “我是某某警局的,我们在朱恒路发现一个人昏迷不醒,送医院了,好像是你老婆,你赶紧过来看看。我们在红会医院。”

  “我去一趟红会医院,冯睿好像出事情了。”陈子建站起来。

  虽然和冯睿离婚了,冯睿有什么事情他还是会着急的。

  “我和你一起去。”陈天天听说冯睿出事情进医院了,心里也很疼。

  “我也去,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二秀也要一起去

  “行,你们赶快去看看,这里有我呢,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冉灵卉也着急了,毕竟他们婆媳一场。

  “去吧去吧,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进医院?”陈元良挥挥手,赶着陈子建他们走。

  当陈子建和陈天天他们到达红会医院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几个警,察。

  “同志,我想问一下,刚刚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我的爱人住院了,我想问问她在哪里?”

  “你就是陈子建?”

  “是的。”

  “人已经送进去抢救了,你来我们问你一些问题。其余的人在旁边等着。”

  二秀和陈天天听说人已经送去抢救了,俩个人的都握在了一起。

  过了半小时,陈子建出来了,他的手中拿着冯睿的手机,手机上还有没有发出去的信息,是发给陈子昂没有编辑完的短信:“子昂,二嫂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我心理扭曲的利用了你,我要告诉你.......”

  “怎么回事?”二秀和陈天天同时问。

  “说是出车祸了,驾车的人已经逃逸,目前还找不到,那一片比较暗,也没有监控,问了我一切问题。”陈子建眼含热泪悲伤的回答。

  二秀听说出车祸了,心里一紧,软软的靠在了陈天天的身上,她孩子的爸爸就是出车祸走的。

  “不要紧吧?”陈天天扶着二秀担心的问陈子建,她也已经浑身颤抖了。

  “我看了照片,现场很惨,脸上全是血。”陈子建默默的看了一下陈天天。

  “我去看看,她在哪里?”陈天天声音尖利,虽然冯睿做事情有些让她看不上,可是那毕竟是生她的亲娘啊。

  “抢救室抢救呢,我们去哪里等着吧。”陈子建一手拉着二秀的手,一手拉着陈天天的手。

  半个小时之后,抢救室的门打开了,陈天天和陈子建看着大夫问:“大夫,人怎么样?”

  “你们是病人家属?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力了。”大夫看了他们一眼,摇了摇头,救死扶伤是他们的职责,可是他们没有能力挽回伤者的生命!

  “妈。”陈天天哭喊着,她怎么都想不到冯睿会离开啊,她那么活泼乱跳,心机很重,为了想留住她,前一段时间天天给她做好吃了,为了留住她,天天装着重感冒。

  冯睿躺在手术车上,身上盖着白色的床单,陈天天颤抖的伸出手,揭开床单,她的双眼紧闭,脸色苍白。

  “妈,你别吓我啊,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妈,你看看我,快看看我啊,我是天天啊,你说了要给我天天做饭吃的,妈,妈!”

  “病人家属来这边签个字。”护士机械的声音响起来。

  陈子建也是泪水长流,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这样和冯睿告别,冯睿对他的好一一在眼前划过。

  “陈子建,我是信息管理学5班的冯睿,我要追求你!”冯睿笑颜如花的脸庞似乎还在昨天。

  “冯睿,你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你不是说你要追求我吗?为什么现在就走了,我,我......”陈子建泣不成声。

  “子建,签字了!”二秀泪水长流的扶着陈子建,提醒着陈子建,这父女俩个人趴在手术车上哭得死去活来。

  你原本是一朵洁白无瑕的海棠花,只是在红尘俗事里迷失了本性,当你想回头时,才发现一切都不能重来。

  你爱过,恨过,嫉妒过,贪婪过、奢望过,可是这些都不是你想要的,当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许,你想要的很简单,可是生命随着灵魂已经消散,在天之涯,你看到了你爱的人在痛哭,你才发现,你的愚昧导致了他们的苦痛。

  你多想说:逝者已逝,活着要珍惜彼此,如果能够重来,你想好好的重新活一次!

  你生命之光越来越暗淡,直到融于到空气里,什么也看不见,只留下一副千疮百孔的皮囊!

  你多想重新来过、重新爱过!一切都不能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