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五零俏花媳 » 正文
| 繁体版

第797章 断臂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既然已经解决了就不说这糟心的事情了。”何红军看着他们俩说道,看向林希言道,“弟妹呢?怎么她自己的事情一点儿都不上心。”

  “这事有什么好上心的。”林希言挑眉看着他道,“知道隐患被排除了就可以了,本身就遭受的无妄之灾。”

  “弟妹整日窝在家里干什么呢?毕业证不是拿到了,还这么勤学啊!”何红军看着屋里好奇地问道。

  “在制药。”秦凯瑟看着他说道,“非常有意义是事情。”

  “你知道了。”林希言诧异地看着她说道,“枝枝告诉你了。”

  “嗯!”秦凯瑟看着他轻点了下头道。

  “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何红军看着他们俩着急地问道。

  秦凯瑟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何红军。

  “哎哎!嘴巴合上,蚊子飞进去了。”林希言好笑地看着目瞪口呆的他道。

  何红军合上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道,“瑟瑟说的是真的。”

  “骗你干什么?”林希言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怎么还相信啊!”

  “只是无法联系起来,在我眼里,那盘尼西林高高在上,她……她……居然研制出来了。”何红军甩甩脑袋道,“不敢相信。”

  “怎么小看自己,他们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林希言食指点着竹桌双眸放光地看着他道,“他们有的我们会有,他们没有的我们也会有,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是是是!”何红军笑着说道,“差不多到点儿了。”他站了起来。

  “我跟你一块儿走。”秦凯瑟撑着竹桌看着他说道。

  何红军见状赶紧上前搀扶着她,站了起来,看着林希言道,“我们走了。”

  “嗯!”林希言起身看着他们俩点点头,目送两人离开才坐了下来。

  何红军与秦凯瑟两人与匆匆过来的陈大力点头示意擦肩而过。

  &*&

  何红军夫妻俩去操场将何天佑给带回了家。

  何红军给儿子洗洗澡,哄着小家伙睡了,坐在秦凯瑟身旁道,“想什么呢?这么入迷?回来就一直是这个姿势。”

  秦凯瑟抬眼晶莹剔透地双眸看着他说道,“嫉妒那么可怕吗?”

  “怎么了?”何红军伸手抓着她的双手道。

  “我也会变成她那样吗?”秦凯瑟身体微微轻颤担心地说道。

  “说什么呢?你怎么会变成她那样?”何红军揽着她的肩膀靠在自己身上道,“那你现在还嫉妒吗?”

  “幸好有你在,不然任其发展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秦凯瑟紧紧地搂着他的腰有些后怕地说道,“我比她更了解花花,看着她最狼狈的时刻,从无到有。”

  何红军亲昵地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

  秦凯瑟轻笑出声道,“现在也嫉妒不起来了,她跑得快的,我是拍马都追不上了。”

  “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何红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道。

  “这是不是叫情人眼里出西施。”秦凯瑟笑着说道,“不用甜言蜜语。”

  “这可不是甜言蜜语,我是发自肺腑的,真情实感。”何红军立马说道。

  “放开我,有点儿困了,想睡觉。”秦凯瑟拍拍他的后背道。

  “哦!”何红军赶紧松开了她,站起来扶着她去了卫生间。

  等她洗澡出来,将她扶进了卧室,“你去忙吧!我睡觉了。”秦凯瑟直接躺到了床上。

  “起夜就叫我。”何红军不放心地说道,“手电筒就在枕头边儿。”

  “知道了,知道了。”秦凯瑟看着他挥手道,“你忙你的去吧!”

  何红军看她躺好了,起身离开,关了灯,顺手带上了门。

  &*&

  假片子事件一下子就落下了帷幕,没有溅起一点儿水花。

  花半枝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提上布兜,打算回家,途径门诊的时候,里面传来吵杂的声音。

  “你们别过来。”尖细刺耳的声音刺穿了耳膜。

  “你冷静点儿,让医生给你处理一下,血在流下去,要没命的。”林希言看着眼前的小徒弟道。

  花半枝本来都打算抬脚离开的,听见熟悉的声音转身朝门诊走去。

  “没命就没命,反正胳膊也没了,从此以后我就是个废人了,还不如死了算了。”他死死的抱住自己的断臂。

  “李忠和。”林希言看着被血染红的他手背在身后,招招手,打算使用强制性手段。

  “你别过来。”李忠和冲着围着自己的人哭喊道,“你们在过来,我立马咬舌死给你们看。”

  “别激动,别激动。”林希言展开双臂拦着上前的人,“我们不上前。”

  走过来的花半枝已经听了个大概,扒拉开围着的医护人员,走了进去。

  李忠和左手抱着自己的右手前臂断臂,一脸的绝望!

  而伤口在救护车上只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经过他激烈的挣扎,出于失控状态,在不采取办法,血流光了。

  这汉子可真能忍啊!不疼吗?居然和他们这般对峙。

  花半枝径直朝他走了过去,李忠和如受惊的野兽一般,狠厉地瞪着花半枝道,“你别过来。”

  林希言只见眼前人影一晃而过,待看清是谁后,惊叫道,“枝枝!”

  花半枝没有时间理会林希言,抬起手臂,一副投降的状道,“别激动,我是这里的医生。”说着坐在病床上,神情自若地说道,“你现在不就是觉得这手臂断了,成了残废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冷气,这花医生咋不好好说话,还刺激他。

  李忠和面部抽搐扭曲,双眸没有一丝光彩,绝望地看着她。

  “我给你接上就是了,多简单的事情,要死要活的。”花半枝目光和善地看着他说道。

  “你说什么?”李忠和双眸迸发出激烈的神采,看着她问道。

  “接上,就是给你在缝合。”花半枝比划了一个缝针的动作。

  林希言着急地看着花半枝,这话怎么能够乱说呢!给了他希望,在失望,那想死的决心岂不是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