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粉 » 正文
| 繁体版

第388章 吃不香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李南风不知道晏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猜想他找她定是为了前日程家的事,依言到了角门外,果见晏衡的马车停在树下,车窗里露出他不怎么轻松的一张脸。

  她像往常一样熟门熟路地上了马车,说道:“找我就找我,干嘛让梧桐撒谎?”

  晏衡望着她:“你前儿回来,跟你爹说什么了吗?”

  “都说了。”程淑那事儿她能不说嘛。“怎么了?”

  “那他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李南风觉得稀奇,“当然是觉得不可思议呗,然后也没说什么。”

  晏衡五指握了握,又道:“你没说在那儿玩了些什么?跟谁在一起?”

  李南风这下也打量起他来了,凝眉道:“你指的是什么?”

  “比如有没有说咱们没跟他们一起玩……”

  李南风顿了下。

  晏衡清了下嗓子,别脸看向了别处。

  车厢还是那个车厢,但莫名地气氛有了些异样。

  李南风说道:“就算我没跟他们一起玩,这也没什么吧?咱俩平时单独相处的时候还少吗?”

  虽然说大家一起出去,最开始还是以刹晏驰威风的名义去的,实际上就是去游园,但是那情况下,分开行动好像也正常?

  “是不少。”晏衡道。

  “那你是想说什么?”

  李南风总觉得他有点怪怪的。

  晏衡看她片刻,忽又道:“昨儿还开心吗?”

  “挺好的呀。”李南风边说边打开他的小抽屉找蜜饯吃,又想起前不久有一回还存了点话梅干在这儿,于是伸手摸到了小瓷罐,打了开来。

  因为觉得舒服,又拖来迎枕,顺势歪在了坐榻上。

  晏衡看着她做这一切,把自己这个枕头也塞了给她。然后道:“我的马车还好使吗?”

  “过得去。”

  他撑膝坐着,说道:“可惜过不多久你就不方便坐了。”

  “为什么?”李南风撩眼。

  “说来话长。”晏衡匀了口气,而后抚着下巴道:“那天回去我把晏驰又收拾了一顿,然后被我爹逮了个正着。于是我和晏驰都被我爹收拾了一顿。

  “最后,我爹也不知道听谁说的,那人居然想了个馊主意要给我议婚,觉得让我早点成亲能让我消停,而我爹居然还信了。”

  “议婚?”吃着蜜饯有一搭没一搭听着的李南风耳尖地捕捉到了这个词,她抬起头来:“给你?”

  “是啊,给我。”晏衡撑膝望着她,“所以估摸着我很快就要跟别的女人成亲生孩子了了。这样的话,我的马车你恐怕不太方便坐了吧?

  “对了,还有你以后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的,可能就需要提前打个招呼了,不然的话我可能没办法立刻赶过来,毕竟媳妇儿有可能管得紧。”

  李南风直起了身子,捧着蜜饯的她忽然就吃着不香了。

  “这是真的?”

  “我没事也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李南风屏息了:“你不才刚满十五吗?你们家又不缺人传香火,这么着急议婚给你作甚?”

  “可能是觉得我成了亲生了子才会变稳重吧。”晏衡幽幽地说。

  李南风愈听眉头皱得愈紧,压声说道:“就算十五岁就议婚的也有人在,但你身体也跟不上啊,就这么大点人,能成亲生子吗?再说了,你不是不能生吗?”

  正酝酿情绪的晏衡听到这儿,倏地侧首:“谁说我不能生?”

  “废话,你前世不就没儿女吗?”李南风知道他只娶了一个妻子,但像他这么样的人,房里一定也少不了通房侍妾吧?奇怪的是,他从头至尾没留下过一儿半女呢。难道这不能说明问题?

  晏衡脸色压得有点黑,看她半晌,说道:“没有儿女有很多别的原因,不代表我不能生!”

  “不……这不是重点,我的意思是说,你应该抗争!”

  李南风把腰杆挺直起来了,“你是个有主见有本事的人啊,关键还是个活了大把岁数的人,你怎么能听凭你爹摆布呢?

  “而且你爹这想法真是好没道理,晏驰不还没成亲么?怎么就轮到你了?

  “虽说我是个外人,但恕我多嘴,你应该把你爹这想法给去掉,不能让他牵着你鼻子走!”

  李南风莫名有点恐慌,这怎么能让他这个时候成亲呢?她的事儿还没办完呢,虽说她有六个侍卫,但很多事情还是有所限制,办不到!

  晏衡就不同了,他不但有经验有本事还有官职,关键是他们俩知根知底呀,她要做点什么,根本就不用多废话,也不用瞻前顾后提防着泄露机密,换个人哪有这么方便?

  才刚十五成什么亲?再说他前世成了亲也没落着什么好结果。

  晏衡看到她眼里的郑重,神色未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能怎么抗争?别人反抗还有个理由,我这拿什么理由抗争?”

  “怎么会没理由?”李南风道,“只要你不想成亲,这还能难得倒你?”

  “你不是骂我猪脑子吗?我这猪脑子哪想得到什么办法?唉,议就议吧,迟早要议的。”

  晏衡靠在车壁上,透着那么逆来顺受。

  李南风把瓷罐放下,再也吃不香了。

  晏衡望着她,又道:“干嘛耷拉着这张脸?是我议婚又不是你议婚。”

  李南风瞥了眼他,没说话。

  这消息挺突然的,虽说跟这家伙不对付,但是吵吵闹闹这两年多里,相处的时间最多的反而是他。

  而且他们俩合伙干过那么多桩事情,早前雷劈那桩仇其实更多的只成了一个调侃斗嘴的把柄,并不能说是真的还恨着怨着。

  猛然间他就要议婚,这心里头还是有点酸酸的。

  他要成亲了,像前天在园子里他落单了那样的场合,她该找谁去呢?

  “抽屉里还有麻糖,才买的,你要是不想吃蜜饯就尝尝那个。”晏衡又示意她说。

  “不吃。”

  李南风歪回榻上,又想到他是个很快就要跟别的女人相提并论的人了,便觉再这么不见外地歪着已不合适,又坐直了身子。

  这么一来这马车便也呆着不那么舒服了。

  连带着面前这人也看着不顺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