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云霸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一令飚来,乱启【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那会议室里的三合会大佬却是不知道,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已经在有两双眼睛看着这一切。..

    八点十分左右,会议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西服,身形特剽悍的大汉嘴里叼着根烟走了进来,对着会议室的众多三合会大佬挥了挥手,边走便笑道:“各位老大,都来了?”

    此人,不是甘尚武又是谁?

    当家的一来,会议桌前的许多人顿时精神一震,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纷纷问好,甘尚武虽然是他们推选上来的,却有调度下面许多社团人员、财钱的权利,可不是个被架空的绣花枕头,只能摆出来让人看的。

    一时,会议室里的气候倒是热闹了起来。

    甘尚武这人,骨子里糙,但不得不说,在做人这方面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捧人这方面很有一套,把别人捧起来了,也不掉自己的身价,十多米的距离,将社交手段玩了个淋漓尽致。

    率先被他提及的是坐在右手处一个一个中年男子,轻轻一点人家:“汉哥,该向你问好的是我吧?哈哈……新义安的带头大哥,走到哪里都是一号人物,去年在油麻地做的几单子买卖不光给会里带来了钱,还大大长了脸,下面的兄弟都佩服的紧!”

    这中年男子,名叫李汉,是三合会下最大的社团之一新义安的带头大哥,十七岁出道,一口气混到今天,在香港也算是一位手眼通天的人物,作风颇得当年纵横华夏地下世界的青帮大枭杜月笙三味——闯得猛、玩得火、斗得凶!

    李汉身处高位,一生听了恭维无数,对这些基本处于免疫状态,但能听得甘尚武的恭维,嘴角也是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显然心里也是颇为高兴的。

    随后,甘尚武又指了指坐在李汉对面的一人,笑道:“还有忠哥,也厉害,去年玩房产的那几手可是比那些个什么经济学高材生老辣的多,一口气也不知道玩的多少房地产大亨股市崩盘,带来的巨大利润里,下面的兄弟可是都得着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现在都念着你的好呢!”

    被赞之人,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还带着一副无框眼镜,面皮子白净,不想个混黑道的大哥,倒像是个书生,很有典籍里面记载的那种儒将的味道。

    此人,名为罗继忠,是三合会下另外一个能与新义安叫板的大社团和字头的带头狼,作为一个黑道头子,在上流社会都是有一席之地的,人们说起罗继忠三个字,只要是香港这地界儿上的,哪个不得竖个大拇指?为人足智多谋、隐忍薄发、坚韧不屈、蛮横霸道而不露声色。不但出入黑白两道,游刃于商界、军界与政界,可谓是如鱼得水,能在香港玩的这么转,可不是个一般人能做到的。

    此时,面对甘尚武的赞誉,罗继忠只是颔首笑了笑,不温不火,不卑不亢,看上去犹如一潭子平静的湖水,处事方面,姿态最起码是够了,不至于让人看上一眼就得比个中指。

    从门口到座位,短短不过十几米的地方,甘尚武几乎将会议室里的人点了个遍,登时搏来一片善意的笑声,最起码让每个人都是眉开眼笑的。看似不动声色,其实已经将这与人相处之道琢磨了个通透,丝毫没有私下里那丢掉面具时的无耻与冷血。这些,看似容易,但要做到,真挺难!如果一个人能在这四五十号人中间游刃有余,没有贬低一个的话,那在处事方面,已经吃通透了八分,凭此一点,哪怕是做不了那人世巅峰的大枭、霸王,最起码当个人上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至此,甘尚武才终于落座,此时,这些三合会下面的大佬再次瞅着他,眼光比从前还要友善一些!

    这,就是他甘尚武的本事!

    ……

    会议室正对的绿化林。

    灌木丛中,叶无双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挂上了一丝笑容,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见着甘尚武本人,与资料中所看到的截然不同,当下便缓缓自语道:“甘尚武……嘿,有意思!想不到这头披着人皮的禽兽倒是还颇有一手!”

    语落,将目光投向身边的竹叶青,道:“你去把那东西打进那会议室去,我倒是想看看他甘尚武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从容不迫!”

    说着,下意识的睨了那坐在窗前的邋遢男,眼中闪过一丝戏谑——既然今夜这出戏都这么热闹了,那自己怎么能不搀和一腿呢?把水搅浑了,这戏才够劲道嘛!

    竹叶青点了点头,消失了。

    叶无双知道竹叶青是不想让会议室里的人从那东西射去的方向上找出他们的所在,所以才换个地方。

    ……

    五秒后,在黑黢黢的夜色中,一道乌光,横空而过,直直朝着那会议室飚去!

    甘尚武此时正滔滔不绝的做着去年的总结,毫无征兆的,“啵”的一声玻璃就碎了,下刻,一样东西射在他身前的桌子上,将他手里的稿子都穿透了,就像日历一样,直接将之钉在了桌子上。

    会议室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紧接着,“轰”的一下就炸锅了!

    那些老大又叫又嚷,不过却全蹲在了桌子下,这突来的变故已经告诉他们,有人就在窗外,哪里还能不藏着啊?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不过,会议室里却有两人没躲,仍旧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甘尚武没动,是因为被吓傻了!刚才那一幕,来的太快,太急,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仍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眼睛直直看着钉在桌子上的东西。

    那是一块黑铁质地的令牌,一面有铁王座浮沉,一面是烈火熊熊的图样,整个令牌,透发着一种森冷的意蕴。

    邋遢男也没动,只是坐在椅子上,深深看了那桌上的令牌一眼,忽然朗声道:“各位老大,别躲了,没人要杀你们,最起码,今晚不会,我建议你们还是起来看看桌子上人家递进来的那样东西吧,咱们三合会……大难不远矣!”

    语出,那些已经蹲下的各方大佬这才有些迟疑的站了起来,一个个仔细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有几个甚至还凑过去看了,只没认出来,纷纷讨论着什么。

    罗继忠皱了皱眉,这才将目光投向了坐在窗口的那个年轻人身上,缓缓道:“孟狂刀,话别说一半,看你刚才的态度,似乎是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了?”

    “烈-焰-屠-城!”

    邋遢男微微眯着眼睛,口中缓缓吐出了四字,继而道:“暗黑议会之主的令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象征着暗黑议会之主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