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云霸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百五十一章 秦淮河畔,乌衣巷子【五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南京,华夏的六朝古都,大概是西安、洛阳与京华市这一类级别的城市,都是属于那种历史人文底蕴特深厚的地方,古代的许多帝王将相都觉着这四个地方有龙脉一样,反正是上赶着往这里挤,作为天子脚下的浮华地久了,这些个地方也就渐渐超脱了其他城市。阿甘小说网

    龙脉这玩意儿,说实话,叶无双还是不太信的,但也不会去犯那个忌讳,毕竟那些玩风水的说的时间长了,也难免心里边有些犯嘀咕,就像山西,历史上一直都是个出皇帝的地方,人们传言在山西就有一条大龙之脉,蛰伏在晋中一带,也是到了一千多年前的时候才苏醒,所以自五代十国开始繁盛,也不知道蹦出了多少皇帝,就连大唐的李家都是出自于这个地方,中间虽然王权易主,被个武瞾给拿捏在了手中,但那武则天也是山西人,弄的就跟那个时代山西人祖坟上长了蒿子一样,出来个皇帝就要跟山西搭上点儿边,结果到了宋代的时候,姓赵的都快给吓出屎了,赵光义整天做梦梦着的都是山西人要夺他的天下,一大堆丁字街丢到山西,要往破了钉龙脉,是不是因为这个龙脉破了撇开且不说,但山西从那以后还真他妈的再没出过皇帝!

    这种事情,一般应验上一件就难免让人犯嘀咕,叶无双也是这样,所以对这风水学说,他是信也不信,对这些历史人文浓郁,据说山山水水下面蛰伏这一条大龙的城市,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倒不是敬畏,总觉得怪别扭的。也很少会游览这种地方,毕竟就算龙脉这东西真的存在,和他也没关系,佑的那个真龙天子也不是他,说不得还克他,毕竟一山不容二虎,他这个隐藏在暗黑中的怒龙跑来华夏是来抢地盘来了,和那些华夏的“真龙天子”有冲突,没准儿打南方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己宰了那么一两个了。

    所以,在时隔八年回到华夏的时候,叶无双数过南京而不游,对自己那二比岳父口中“就连山水都风流”的景色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就是居住在京华,也从来没去看看八达岭长城啊、故宫啊什么的,嘴上嘴上笑眯眯的说着诸如“八达岭是用来防匈奴人的,是个埋死人的地方,自己感受不到历史的悲伤,只觉着阴气森森的。”、“故宫是满人呆的地方,就算爱新觉罗亡了百多年了,但进去了还是能闻到他们大辫子上带的脑油味,晦气!”之类的话语,但心里说到底还是对那什么劳什子的龙脉颇为不爽,即便是虚无缥缈的也不爽,因为那不属于他。

    但如今既然被许定国都拉来了,也就不推辞什么了,索性迈开了步子坦坦荡荡了跟着上了秦淮河上飘荡的那些颇具观赏性的船,还别说,真挺有那么点儿古典气息的,就跟回到了古代的金陵河畔一样,挺有那么点儿味道,换成个什么劳什子的复古文艺青年,估摸着还得装B兮兮的立身船头,负手朝后吟上一首诗词什么的,且不管诗词怎么样,就冲着人家不怕船不稳一个跟头栽水里面这一点,就值得表扬,勇气可嘉!没辙,文艺青年嘛,一般都喜欢用生命来装B,装B已经逐渐变成了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之一。

    叶无双没那情怀,所以在跟着许定国是上了一艘定制的船以后,就一屁股坐在外面静静看着那汨汨流淌了好几千年,甚至可能已经好几万年,从石器时代就存在的秦淮河的风景,看上去倒是挺有境界的,但心里酝酿的全是一些龌龊到极点的画面,估摸着比某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都激烈……

    对于秦淮河,说实话,叶无双了解的不多,听过的传说故事也不多,但却知道秦淮八艳,据说是八个美的逆天、男人看见就得射一地存在,心里也是对这八个才名艳名流传里千把来年的娘们挺好奇,正YY着这八颗水灵的大白菜究竟诱人到了啥程度,做人猥琐到这程度已经不是逆天了,而是天理难容,乘船秦淮河上,不看风景却YY八个死了都快一千年的娘们,有够挺煞风景的了。

    至于秦淮八艳是谁?好吧,如果你不知道的话还真不是个爷们。

    陈圆圆听过没?那就是秦淮八艳之一,就是那个让吴三桂那呆比二杆子“怒发冲冠为红颜”的那娘们,说着倒是挺动人,其实也是陈圆圆被人家别人强J了以后他才澎湃了一把,说的好听点儿叫悲情男人,说的难听点儿就是一脑门子上绿油油的衰货。

    剩下的七个,也都挺强悍的,诸如李香君、柳如是什么的,哪个不是风流传千年?做妓做到她们这份上,也确实是成精了,可比一炮五十块的货色牛叉多了。

    一路走马观花似的游览,叶无双不看风景看美女,倒是打心眼儿里觉着南京的女人确实漂亮。

    对于一头走遍世界,看了太多娘们的牲口来说,综合总结一下,其实南京的妹子是真美!

    这是叶无双的真心感受!

    人都说在中国美女最多的地方在哈尔滨,但在叶无双看来,哈尔滨的妹子虽美,但骨骼略大,带着一股子北方人的“剽悍”,不满足女人如水这一条。

    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中的烟雨江南的妹子,叶无双倒是挺喜欢,娇小,说话嗲嗲的,确实跟群小妖精似的,瞅着就嗨屁,但却失了一点儿灵气。

    较之而言,叶无双还是喜欢南京的妹子。

    身材高挑,说话的时候软软的,喝着秦淮河水长大的她们不缺少灵气,堪称尤物!也无怪乎一些个骚人总会感慨,南京自古就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了。当然,每个地方总是有那么一些逆天级别的,也有那种跟被上了黑火药的红衣大炮炸了一样的货色,不可一概而论,只是说个平均水平罢了。

    就这般,转眼之间,他们便已经靠岸。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古香古色的巷子,挺有那么些味道。

    不过叶无双心里却没有太多的心情,毕竟被这二比岳父拿导弹驱逐舰“请”来,换了谁都不会爽。

    可在步行出的将近百多米,来到一间颇为寂静的地方时,叶无双心里的所有不爽顷刻间烟消云散,只因,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穿着笔挺军装,肩膀上扛着穗花三星,不怒自威,宛如一头虎王,往那里一立,就比别人活上一辈子来得强,是座丰碑!

    叶震麟!

    叶无双怔怔看着眼前这个竟然已经能下地行走的老人,一时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不禁道:“爸,您怎么来了?”

    见着叶无双,叶震麟的眸光柔和了下来,笑了笑,道:“我的儿子就要征战沙场去,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来送一下?”

    话一出口,叶无双的泪好悬没直接飙出……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叶震麟在自己即将奔赴血与火中时,亲自来送自己!

    (汗、、老楚好不容易十更一回、、昨晚上一晚上没睡在存稿、、、结果却被轰在了榜单后面。。这太残酷了、、兄弟们把基础花给俺鼓励一把吧,,让俺看看十更的威力,增加点儿动力、、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