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凌云霸主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百六十二章 风光南下,仓惶北归【一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直到晚上9点钟的时候,雪狐才终于幽幽转醒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苍老的脸颊,皱纹密布,看上去宛如俯瞰荒僻的黄土高原地貌一般,沟沟壑壑,连绵无尽。

    雪狐似乎平静了不少,看着眼前这个老人,脸上也不知道是种什么神色,过了良久,才幽幽一叹:“李老,真是辛苦你了,我这一病,却是让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千里迢迢赶来京华。”

    “您说的是哪里话,老朽伺候您几十年了,如今,您病了,我哪里能不来照看您呢?!”

    李老笑呵呵的回了一句,他便是一直为雪狐看病的那位老大夫了,如雪狐这般混在地下世界的大人物,哪个不需要一个跟随自己的三四十年的私人大夫?毕竟,这人啊,要是一旦生病,往那病床上一躺,管你是镇压多少个春秋的霸主,还是雄心欲吞天下的枭雄,全都是医生手术刀下的一只待宰羔羊,若不是知根知底的大夫,干他们这行的谁敢轻易让别人在自己身上动刀子?

    雪狐点了点头,其实也不过就是客套一下而已,他这种人,最是无情,永远觉得别人为自己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感恩?略一沉默后,才有些迟疑的问道:“我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的。”

    李老道:“只是急怒攻心,您有些承受不住罢了,只要细心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当然,前提是……您不能再动怒了。”

    虽然在闻言宽慰,但李老还是垂下头,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隐忧。

    雪狐哪里是没有大碍啊?今日晕倒的时候,若是自己再迟来三十分钟,就一命呜呼,活活被气死了!

    生气,虽然只是一种情绪,但对人身子骨的伤害真的很大,且看那芸芸众生,能长生的,哪个不是心态特别平和的人?

    这一次雪狐真的是气大伤身,彻底伤了身子骨的根基了,一把年纪的人了,哪里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所以,那调养一段时间真的是应付之言,以李老专业的眼光看来,雪狐能在今夜醒来虽然出乎意料,但他的身体被彻底打垮这一点不可否认,没个半年三个月的休养,想恢复如初简直是做梦!

    “好了,李老,你便出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和父亲谈。”

    就在此时,一道厚重的声音传来,却是左磊从两人身后的木椅上站了起来,身材高大,极具压迫力。

    李老深深看了左磊一眼。说实话,他真的很想怒叱此人的大不孝!可又恐惧对方那残忍的手段,不敢多言,身在洪门几十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种世界里,管好自己嘴巴的重要性,略一沉默后,便垂着脑袋退了出去。

    对此,雪狐并没有阻止,一直等到李老离开后,才轻声道:“说吧,你有什么事情与我商量?”

    “我们下一步的作为!”

    左磊眼神阴沉沉的,一字一顿道:“第一仗,我们大败,吃了大亏,现在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我想……我们应该好好思量一下下一步棋该走了么?”

    “下一步棋?”

    雪狐脸上带着疲倦,但却在冷冷笑着:“你倒是说说,我们的下一步棋,该走向何方?呵……我们已经没棋可走了,被彻彻底底的将死了,如果执意还要走下一步,恐怕连老将都得丢掉了!”

    这个答案,完全出乎左磊的预料,有些不敢置信的瞪着血红的眼睛问道:“父亲,你不会是想……”

    “京华这盘棋,我们下不起啊!”

    雪狐一口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有些疲倦的挥了挥手:“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回北方吧……”

    “你难道这么就认输了吗?”

    左磊忽然咆哮了起来,吼道:“你知道这一次我们损失有多大吗?我们在国外的所有势力已经全部被灭掉了,暗黑议会的人现在还在满世界追杀走出国门的洪门之人呢,几代人的经营,我们曾经做出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一炬了!现在,如果我们认输的话,恐怕全天下的人都会耻笑我们!”

    “耻笑?留着性命活在别人的耻笑中,总比带着赞誉躺在冷冰冰的棺材里好!”

    雪狐轻喝道:“醒醒吧!别忘了,现在有一个不可想象的存在已经加入到了这场争斗中,翻云覆雨,但凭一剑,这京华市……马上就要乱了!这个时候乱搀和,会遭遇灭顶之灾的!”

    “可……”

    左磊张了张嘴,咬牙道:“现在京华已乱,群雄逐鹿,紫禁之巅上即将爆发一场大战,正是大好男儿建立不世威名的时候,虽然混乱,但混乱中却有机会!只要我们抓住时机了,完全可以获取庞大的利益,弥补这些天来我们的损失,甚至更上一层楼!”

    “如果没抓住机会呢?整个洪门都会化为灰烬!”

    雪狐接过话茬子,飞快说了一句让左磊面色苍白的话,这才放缓了语速,幽幽道:“你觉得……有那个年轻人在,你有机会么?他就是隐藏在黑暗中那只最大的黑手,一手导演了这一切,一手推动了这一切,轻轻松松搞死了一堆高官人雄!你觉得谁能争的过他?谁能玩的过他?所有的这一切,都将成为他脚下的枯骨,垫着他的脚,把他送向更高的高峰!这个时候插手进来,那就是在抢他的胜利果实啊,会遭来灭顶之灾的!只要他还是立着的,留在京华,别说吃肉,汤都喝不上一口,到最后反而会惹上一身的骚气!”

    “这盘棋……我们已经出局了啊!现在还在下棋的两人,没一个好鸟!一个阴险卑鄙,贼眉鼠眼的从后面玩了这一手,也不知道拿软刀子捅死了多少他父亲的政敌,用敌人的血在地面染出一条光鲜的红地毯,送他上青天。另外一个就是个疯子,儿子被溺死以后,就彻底丧失理智了,只知道报仇,连坑带骗的把人往火坑里推。我们现在继续留在这里,只能成为这两人争斗的牺牲品!”

    左磊想反驳,却觉得理屈词穷,最后一句话都没憋出来。

    “莫走青帮的老路啊……”

    雪狐闭上了眼,说出了一连串绝对不应该是他这个身份的人应该说的话:“陈中正那个傻吊,混了几年江湖就觉得这个世界放不下他了,和暗黑议会叫板,结果呢?被人诛了九族,到现在养的那几个*还不知道在哪个窑子里被人玩呢。暗黑议会……不可战胜啊!所以,回北方吧。”

    说此一顿,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出去吧,事情就这么定了!现在,我还是洪门的龙头,我做的决定,你还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去准备吧,我们今夜就走,越快越好!”

    左磊脸涨的通红,胸口剧烈起伏着,最终,还是没敢说什么,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雪狐根本不曾看到,他眼中闪过的那一丝怨毒!

    室内安静了下来。

    无人之时,雪狐一直都没有太多情绪波动的脸皮才终于狠狠抽搐了几下,闭上眼的时候,眼角淌出两行浊泪,忽然长叹:“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语落,放声狂笑了起来,笑的有些悲凉。

    他带着雄心南下,如今,却负着屈辱北归,一世英名,全都在这京华之地扫落,曾经的辉煌,全都成了一个笑话。

    当中苦闷,能与谁人说?

    (老楚为了码字,每天坐立好几小时,这是以萎了早泄为代价的,看在老楚付出如此可怕的代价的份上……给几朵花吧?又被爆菊了,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