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1715章 区长驾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宋书记是从全局工作考虑,其他各位副局长也是从各自的工作考虑,不希望因为刘老三这个事情,影响到其他工作……”柳武峰顿了一顿,才继续说道:“的确,我们局里的工作一直比较紧张,大家的事情也比较多,尤其是咱们汇浔刚刚县改区,有很多工作要做……”

    柳武峰说了一大通话,直到梁锐博、甚至宋雄新的脸上都有了一些不耐烦,他才话锋一转说道:“我认为,犯罪份子我们不能够放过,当然其他工作也不能耽误,锐博同志可以集中刑侦这一块的力量,对案件进行重点侦破,同时,其他部门也尽可能给予一定的支持,毕竟刚刚发生的案子,犯罪嫌疑人应该还没有逃离,这是追捕嫌疑人最好的时间段!”

    “嗯,指导员说得很对!”宋雄新立即说道:“既然大家的意见都差不多,那就按指导员刚刚说的办,锐博同志你继续负责刘老三一案的侦破工作,刑侦那一块的工作重点可以转移到刘老三一案上面,但是你也要注意,在侦破刘老三案件的同时,其他案件你也不能不管,否则季度考核过不去,我也要拿你是问!”

    指导员柳武峰原本是想和稀泥,让梁锐博集中刑侦上的力量来办刘老三的案子,再让其他部门相应配合一下。但是宋雄新直接抓住柳武峰和稀泥的话里的一半,那就是不能耽误其他工作,让刑侦对单独办这个案子,还不能影响手上其他案子的办理,这基本上就是要限制梁锐博在刘老三这个案件上也不能投入太多刑侦力量。

    毕竟,局里的案子确实很多,就算没有刘老三这个案子,也不可能将手上的案子全部侦破。

    梁锐博当即不满地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就算是跟宋雄新拍桌子叫板也没有用。毕竟宋雄新不仅仅是局一把手,同时还是区委常委、法政高官,拥有绝对的权威。更何况其他副局长也都支持宋雄新,其他人不支持他的情况下,他梁锐博叫的在大声也都没有用。

    “那么可不可以发通缉令呢?既然局里没有力量投入,我要求向市局发出协查申请并通缉刘老三……”梁锐博只好瓮声说道。

    “等你们刑侦上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再说!”宋雄新说道:“协查申请和通缉令暂时没有必要,我也不会批!”

    “啪!”

    听到这句话,梁锐博终于还是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宋局长,你这样是耽误我们抓捕犯罪分子的宝贵时间!”

    “梁锐博,你这是什么态度?”宋雄新顿时也拍案而起:“这是局领导班子集体的决定,我们这样安排也是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要知道,局里不是只有刑侦工作才吃紧,而在刑侦工作上,你们手里也不仅仅是只有刘老三这一个案子!”

    “宋书记,这件案子我可以不找别的部门,但是刘老三已经得到消息潜逃,如果我们不能够及时抓捕,一旦让他逃出浦江,找到落脚的地方,那就很难再抓到这个人了!所以我申请通缉令有什么问题?”梁锐博双目直视着宋雄新:“宋书记,我就是很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不能够集中精力侦破这个案子?要知道,这个案子连包飞扬包区长也异常关心,指使要尽一切力量以最快速度去侦破,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轻描淡写的一个小案子,采取一点措施就变成小题大作了?”

    “梁锐博……”宋雄新用手敲了敲桌子,说道:“你尊重领导的意图是好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因为领导一句话就忘记我们警察工作的原则,甚至去自乱阵脚去迎合领导。警察工作有警察工作的规律,不管是谁的指示,也不能使我们罔顾警察工作的规律浪费警力从而影响了我们汇浔区社会治安工作的大局!”

    “所以呢,你也不要拿包飞扬同志来压我!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就是包飞扬同志亲自过来,我也是现在这个态度!除非你们刑侦方面找到铁证,否则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任意将这个案件扩大化,这也是局里班子成员一致的意见,至于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尽可以向上面反映。”宋雄新看着气得脸色黑红的梁锐博,继续说道:“另外呢,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不仅仅是汇浔区警察局的局长,同时还是汇浔区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区里公检法工作都归我直接领导,你作为警察局负责刑侦工作的常务副局长,首先要明白这一点,不要动不动就把包飞扬同志搬出来压人!”

    几个副局长,包括指导员柳武峰、副局长杨立涛在内,都不由暗暗摇头。梁锐博这一次算是把宋雄新往死里得罪了,正如宋雄新所说,他不仅仅是汇浔区警察局一把手,更是分管汇浔区全区法政工作的区领导,你把包飞扬的指示搬出来压他,岂不是直接说不把他这个分管区法政工作的主管领导放在眼里吗?

    如果宋雄新一定要计较的话,梁锐博落不了什么好!

    要知道,作为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兼汇浔区警察分局一把手,就算宋雄新手里没有直接把梁锐博这个常务副局长免职的权力,但是他要在局里对几个副局长分管工作进行调整的话,谁也不能指责他什么。

    梁锐博原本凭着自己在刑侦工作上的出色表现,成为常务副局长,在局里仅排在局长宋雄新、指导员柳武峰的后面,因为柳武峰即将退休,宋雄新还兼着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因此局里的日常工作,包括很多重要工作都是梁锐博在负责。

    但是现在梁锐博将宋雄新得罪死了,宋雄新不可能还让梁锐博在局里独揽大权,他只要找个由头,对班子成员的工作进行调整,就能直接将梁锐博这个常务副局长变成空架子!

    张志斌、刘威东等人的眼睛顿时一亮,宋雄新要想撤换梁锐博,或者调整梁锐博的工作,那么必然要找一个人接替梁锐博的位置和权力,而这个人,显然只能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他们的机会来到了!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轻咳一声,就要开口支持宋雄新,谴责梁锐博……

    “好好好,原来汇浔区警察局工作就是宋书记一个人说了算,我这个代区长连发表一点意见的权力都没有!”就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包飞扬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看到包飞扬不告而至闯进会场,张志斌、刘威东顿时缩了回去。姚齐、宋雄新可以不忌惮包飞扬,他们却不行。包飞扬虽然年轻,却是正儿八经的汇浔区区委常委、副书记,代区长,就算他这个代区长还没有转正,但也已经明确了正厅级的级别和待遇,比他们这些普通的副局长高了整整三级。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是三级?

    他们也知道,包飞扬这个时候出现,肯定是来给梁锐博撑腰的,他们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冒头。反正包飞扬要插手局里的事情,势必要通过宋雄新这一关,而宋雄新显然不会那么好说话。

    “包区长,我们正在开会,你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包飞扬,宋雄新脸色顿时一沉,刚刚他接了一个电话,已经知道区政府的碰头会上,包飞扬点了他的名字,而且话说得非常不客气。

    宋雄新非常恼火,官场上最讲究和光同尘,一般来说,大家不管怎么斗得你死我活,都不会撕破脸皮,弄得很难看,但是这个包飞扬竟然在开会的时候,直接点他的名字,这让宋雄新有一种被人羞辱的感觉。

    如果是浦江市委首长、市长,或者哪位副市长点了宋雄新的名字,点名批评,宋雄新也没有话说。但是在汇浔区,作为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也就区委一把手熊必红有这个资格批评他,包飞扬这个代区长,还不够格,哪怕包飞扬是正式的区长,也不能肆无忌惮地批评他这个区委常委、法政高官。

    包飞扬这么做,就是破坏了官场的规矩,也丝毫没有顾及宋雄新的面子,既然是这样,宋雄新也没有打算给包飞扬面子,他要让这个年轻人知道怎么尊重人,让他知道这里是浦江,不是江北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该遵守的规矩一定要遵守。

    所以,宋雄新一开口就没有给包飞扬面子:“包区长,现在是我们法政系统在开会,你有什么事情,还是在外面等一下,等我们开完会再说。”

    宋雄新开口就点出法政系统在开会,他是在提醒包飞扬,这里虽然是警察局,是要接受区里和上一级警察机关的双重领导,但是他作为法政高官,包飞扬还没有权限干涉他的工作。

    柳武峰、张志斌、刘威东等人忍不住小心地放轻了呼吸,宋雄新这是要硬刚包飞扬啊!虽然他们已经料想到宋雄新不会跟包飞扬客气,却没有想到宋雄新会直接当面硬刚,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的节奏啊!

    因为区政府的碰头会和警察局的碰头会机会是同时在进行,所以他们还不知道包飞扬刚刚在区政府的碰头会上狠狠批了宋雄新一顿,而作为当事人的宋雄新已经接到别人透露给他的消息,所以才会采取跟包飞扬硬刚的做法。

    宋雄新硬刚包飞扬,在柳武峰、张志斌、刘威东等人看来,就算包飞扬是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而且已经明确了正厅的级别,但是在法政系统,在警察局,包飞扬恐怕还真的没有办法奈何宋雄新。

    要是其他部门,不管是财政局、工商局,还是工业局、农业局,甚至计委、经贸委,包飞扬去指导工作,下达指示都没有问题,但是警察系统按规定要接受地方和上级部门的双重领导,具有很大的特殊性。而法政委的存在,更是独立于行政系统,除了警察局、司法局还要受到政府的领导,检察院、法院都具有独立性,就算是区长,也没有办法对检察院、法院下达指令,更不用说对法政委指手画脚。

    虽然包飞扬还是区委副书记,在区委的地位要比宋雄新这个法政高官、区委常委更高,但这一般只会体现在排名上面,因为分工不同,通常副书记也不能对其他常委下达指令。

    当然,一般情况下,就算法政系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但不管是区长,还是副书记,地位都要比法政高官更高,大家也会配合区长、副书记的工作,但真要是硬刚起来,法政系统的独立性会让区长和副书记都无法插手,除非是区委发话。

    以前汇浔县就有一个常委曾经放话说,除了书记是一把手,其他常委都是二把手,谁也别对谁指手画脚……

    这句话并不一定对,但却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常委会上的关系,而在地方上,常委会通常是重大事项最后决策的地方,也是地方最高权力所在。

    现在宋雄新硬刚包飞扬,在其他人看来,包飞扬恐怕讨不了好,势必会在警察局闹个灰头土脸。

    而当包飞扬在警察局出现,并闯进会议室的时候,这个消息已经迅速在汇浔区警察局,乃至区委区政府那边传开了。

    “这家伙想干什么?”姚齐听到包飞扬跑到警察局去的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由感到非常意外。

    这个包飞扬,还真是不按照常理出牌。

    姚齐根本没有想到包飞扬会在这个时候去警察局。

    不过,他这个时候跑到警察局,到底想干什么?是想以区长的身份坐镇,督促警察局抓紧侦破北沙洲的案子?但是他刚刚在区长碰头会上批评了宋雄新,这个时候却跑到警察局,宋雄新会给他好脸色,配合他的工作?

    就算没有立场的因素,以姚齐对宋雄新的了解,宋雄新肯定不会配合包飞扬的工作,甚至可能会……不,是一定会从包飞扬的身上将场子找回来。

    “年轻人还真是冲动啊!”姚齐忍不住笑了起来。

    包飞扬跑去警察局,最终碰壁、丢人的一定是他自己。警察局又不是其他地方,你一个代区长刚刚批评了法政高官,现在跑过去,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包区长怎么去警察局了?”已经到区政府办上班的柳河春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也是忧心忡忡地皱起了眉头,然后他急忙站了起来,夹着笔记本就往外面跑。

    柳河春刚刚跑到门口,就看到同样急匆匆而来的宋妍丽。

    “柳主任你这是要去哪里?”看到柳河春,宋妍丽不由眼眸一亮。

    “听说包区长去了警察局,我过去看看包区长有没有什么吩咐!”柳河春一边说,一边绕过宋妍丽,他希望自己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拦住包飞扬,让包飞扬不要冲动,真的在警察局跟宋雄新干起来。

    宋妍丽顿了一下,看着柳河春离开的背影,她突然摇了摇姣嫰的觜唇,踩着高跟鞋快速追了上去:“柳主任,我正好有一件事情要向包区长请示,我跟你一起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