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长 » 正文
| 繁体版

第1713章 宋雄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姚齐紧紧皱起眉头,这个包飞扬简直就是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上次开碰头会,姚齐想要给包飞扬一个下马威,直接以到市里开会为由,将包飞扬给晾着了。没有想到包飞扬在没有他在场的情况下,直接拿走了他分管的财政、经济建设和招商等大权,并且形成了会议记录,下发到各单位部门。

    姚齐是汇浔县改区之前来到汇浔任职的,而且他自视甚高,在县里的人缘也不怎么样。包飞扬将这份文件发下去以后,当即就有好几个部门的负责人跑到包飞扬那边去汇报工作了,还有很多人在观望,或者是脚踩两只船,如果再有什么风吹草动,势必会彻底倒向包飞扬。

    不管怎么说,包飞扬这个区长,哪怕是代区长,也是名正言顺的一把手,他签了字的红头文件,大家都是要认的。

    现在,碰头会刚刚开始,包飞扬又二话不说,就要将北沙洲这件事丢给他,还不让他反对,如果真的再让包飞扬故技重施,那姚齐可就真的被动了。

    姚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开口的机会,他连忙说道:“包区长,你就不要再给我戴高帽子了,要说区里的工作,我责无旁贷,也自信能够做好。但是北沙洲的问题牵涉到通北市,我在通北那边可没有什么关系啊!但是包区长你就不同了,你说一句话,连通城市法政委的陈书记都会出面帮忙,可见你跟通城市那边的关系很不错。而且我们都知道包区长你以前在江北省工作过,北沙洲牵涉到江北省,你对江北省的情况是最熟悉,也是最合适解决这个问题的……”

    不得不说,姚齐给出的这些理由也非常充分。一方面,包飞扬在江北省工作过,北沙洲牵涉到江北省和通城市,包飞扬对江北省的情况比较熟悉,在江北省有很强的人脉关系,他确实要比其他人适合。

    另外一方面,包飞扬刚刚化解了一次北沙洲的冲突,给冲突双方流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不管是五丰村的村民,还是通北市临江镇几个村的村民,现在对包飞扬的观感都还不错。其中五丰村的村民对他是非常敬佩,而临江镇那几个村的村民也因为包飞扬出手救了丁晓虎而对包飞扬产生了一些好感,还因为通城市法政高官兼警察局一把手陈雨城亲率特警的到场帮包飞扬维持秩序,心里对包飞扬很有一些敬畏。

    相信如果现在五丰村和通北市临江镇那几个村子再发生冲突的话,只要不是那种很激烈造成人员死伤的冲突,只要包飞扬出现在现场,说上几句话,差不多就能把冲突化解于无形。

    “包区长,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你是我们汇浔区的区长,虽然暂时还挂着代理两个字,不过我相信只要你解决好了这件事,汇浔区的代表大会代表一定在选举大会上会票支持你正式担任区长的!”姚齐笑眯眯的开口说道:“这可是关系到群众切身利益的事情,对树立包区长你的形象,争取群众代表的支持,非常关键。咱们的群众都很淳朴,谁愿意为他们做事,他们就支持谁,谁要是罔顾群众利益,他们就会抛弃谁……”

    姚齐为了推却北沙洲这件事,也算是不顾一切了,几乎就差指着包飞扬的鼻子说,你如果还不担起北沙洲这件事情的话,那么群众代表就会不给你投票。至于为什么姚齐担下这件事,代表们就会认为包飞扬不敢有担当,那自然是有心人会添油加醋地将这件事传播出去。

    包飞扬毫不怀疑,如果他真的乾纲独断,将这件事交给姚齐负责,姚齐肯定会将这样的消息传播出去,让汇浔区的干部群众都认为包飞扬罔顾群众利益,因为一点小困难,就推三阻四,不肯承担责任。

    无风还起三尺浪,更何况姚齐都已经将坑都挖好了,不管包飞扬跳不跳,都不好办。

    包飞扬不由笑了笑:“呵呵,既然姚区长都这么说了,似乎我不接下这个任务,群众就一定会认为我不肯承担责任,就会不让我当这个区长啊!”

    包飞扬意味深长看了姚齐一眼,然后话风突然一转,说道:“并不是我不愿意承担责任,而是我刚刚来汇浔,有些情况确实不太熟悉。尤其是区里的工作还没有理顺,对一些部门还没有充分的了解……”

    “包区长,这个你大可以放心,区里肯定会积极配合你的工作……”姚齐连忙说道,不想让包飞扬有任何推脱的机会。

    “支持我的工作?”包飞扬摇了摇头:“那也不一定吧?就比如昨天北沙洲发生事情,我亲自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抽调干警,赶赴北沙洲维持秩序,防止意外的发生,结果呢?就只有一个副局长带了几个人赶了过去,其他人都去开什么动员会了,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刚刚姚区长也说了,北沙洲涉及到群众的切身利益,那到底是开会重要,还是群众的利益重要?”

    “确实,我在江北省那边工作过,也认识一些那边的领导,也幸亏我认得那边的一些领导,才能够及时和通城市法政委的陈雨城书记进行沟通,让陈书记亲自带通城市特警赶到北沙洲,替我们汇浔区来维持秩序,才避免了冲突的发生……”

    包飞扬将手上的钢笔重重拍在桌面上:“要不是陈书记和通城市特警来得及时,现在我跟大家就不是在会议室里碰头开会,恐怕就是大家来医院看望我了,甚至连医院都不用去了!”

    “包区长,你说的这个有点夸张了……”姚齐讪讪地笑道。

    “夸张?不,一点都不夸张,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几百个临江镇的村民冲过来,我们都被淹没了……”包飞扬大声说道:“而且根据通城市警方和区刑侦队时候进行的调查,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这一次在北沙洲发生的事情,是有人故意煽动组织,妄图挑动两地百姓进行械斗,性质非常恶劣。”

    “你们大家可以想想看,既然是有人故意煽动两地百姓闹事,其目的就是事态闹得越大越好,当时如果不是通城市法政委陈书记亲自率领特警及时赶到,形势会恶劣到什么程度?”

    “竟然是有人故意煽动?”副区长郭昆麟惊讶地问道:“通城市警方已经抓到幕后组织者了吗?都查清楚了吗?”

    包飞扬摇了摇头:“通城市警方已经抓到了此案的关键人物,并且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件事是有人故意煽动的。而此案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昨天就在我们汇浔区,咱们汇浔区分局的梁锐博副局长连夜带人对这个人展开追捕,只是这个人竟然在警方人员抵达的前一刻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逃跑跑了,目前还在追捕当中。”

    “说到这个,我就不得不再次提及汇浔区警方的工作了。昨天让他们派人去北沙洲,他们要开什么动员会;昨天夜里要抓人,又有人说这是通城警方的事情……我就想问一问,这个北沙洲到底是咱们汇浔区的,还是通城市的地盘?我这个汇浔区代区长,还算不算汇浔区的领导干部?”

    包飞扬说着,转过头对姚齐说道:“姚区长,我来汇浔还不到一个星期,有些情况真的不熟悉,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北沙洲到底是不是我们汇浔区的辖区?”

    姚齐不由干咳了一声说道:“北沙洲的情况包区长你也知道,有点复杂!”

    “嗯,姚区长也说了,北沙洲的情况有些复杂。我在现场也进行了详细了解,这个地方以前是属于沙浜镇五丰村的,那里的村民一直不愿意放弃对北沙洲的诉求,而在之前与通北市的沟通当中,区里也是据理力争……”

    包飞扬的声音陡地严厉起来:“那为什么到了我们汇浔区警察分局某些领导的口中,北沙洲上发生的案子,就成了通城市的案子,难道在他看来,北沙洲已经跟我们汇浔区无关?”

    “姚区长,你也看到了,咱们区里的意见都不统一,有人已经认为北沙洲跟我们汇浔区无关了!”包飞扬一边说一边摇头:“所以我才说我对情况不了解,我觉得姚区长你对情况更了解,你来处理北沙洲的问题才是最合适的!”

    姚齐不禁有些头疼,包飞扬突然发作了一通,又将话题绕回来了。

    姚齐当然不肯接过这个担子,他连忙说道:“这件事汇浔区分局处理确实不合适,北沙洲的案子,当然是我们汇浔区的案子,区长你可以跟宋书记沟通一下,我想他也会支持你的!”

    “宋雄新?”包飞扬摇了摇头:“说这个案子应该归通城市警方管辖人,就是宋雄新本人。他都已经认为北沙洲是通城市的辖区了,姚区长觉得他还能配合我的工作吗?”

    姚齐等人的脸色顿时有些异样,宋雄新不但是警察局局长,同时还是区委常委、区法政高官,包飞扬这个代区长还没有转正,在区里的份量很难说就比宋雄新这个法政高官高多少。

    包飞扬直接称呼宋雄新的姓名,而且不满之情溢于言表,这是公开指责一名区委常委,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姚齐不由在心中轻蔑地笑了笑,包飞扬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他这样做只会彻底跟宋雄新决裂,而且给人留下年轻鲁莽的印象。如果包飞扬是正儿八经的汇浔区区长,他敲打宋雄新两句倒也没有什么。如果包飞扬在区委能够占到优势,在常委会上直接指责宋雄新,那也没有问题。但这些条件包飞扬都不具备,他只是一个代区长,常委会上的份量也就跟宋雄新差不多,他拿宋雄新根本没有办法。

    包飞扬现在公开指责宋雄新,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让宋雄新公开决裂,以后警方更加不会配合包飞扬的工作,而包飞扬又没有办法处理宋雄新,结果只能是自取其辱。

    至于将事情闹到市里去,姚齐倒是希望包飞扬真的会那么做,市里对他这个外来户本来就很不满意,刚上任又闹出这种事情,市里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他调开。

    一个不能够妥善处理与同僚的关系,就足够让包飞扬喝一壶的!

    在姚齐看来,包飞扬无疑是出了一记昏招,一记足以让他万劫不复的昏招。

    “姚区长,你不肯接这件事我也能够理解,毕竟连我们自己人的意见都不统一,事情就很难办。就好比昨天的事情……”

    包飞扬说道:“让我接这件事也可以,不过我需要姚区长,还有各位的支持,在处理北沙洲这个问题上,各位必须支持我的工作,否则我一个刚刚到汇浔区还没有一个星期的代区长,肯定没有办法处理这么复杂的事情。”

    看到包飞扬刚刚还怒叱法政高官宋雄新的劲头突然一变,又想要借故撂挑子。姚齐连忙说道:“这个你放心,我们对包区长你的工作,肯定全力支持。”

    “对对对,我们肯定支持。”其他人也纷纷表态。

    包飞扬这才点了点头:“那行,我在北沙洲遭到了有人刻意煽动群众的围攻,我要求汇浔区警察局就这个案子一查到底,大家有没有意见?”

    姚齐最不希望包飞扬揪着这个案子不放,北沙洲的事情,就是他叫人做的。虽然他足够小心,包飞扬再怎么查都查不到他的身上,但是包飞扬总揪着这件事情,他也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包飞扬都搬出自己受到围攻袭击的事情出来了,他也没有办法反对,只能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件事必须严查。”

    其他几位副区长也纷纷点头同意。

    包飞扬又说道:“宋书记那边我不敢劳烦,我看就让副局长梁锐博全权负责这个案件吧!”

    对于包飞扬的这个安排,姚齐和其他人也没有反对,但是他们对包飞扬的安排并不看好,他们相信今天包飞扬开会时说的那些话,很快就会传到宋雄新的耳朵里,宋雄新身为法政高官、区委常委,肯定要有所表示,起码在法政的那一亩三分地上,宋雄新的影响力要比包飞扬更大。

    包飞扬真要是强势插手,势必会跟宋雄新发生冲突,既然大家都撕破脸皮了,宋雄新也肯定不会给包飞扬面子,包飞扬想要让汇浔区警察分局配合他的工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